惠普分家,10 张图告诉你曾经的硅谷招牌如何走到今天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夏雨青 唐云路2014-10-09 18:19:28

本周,惠普宣布拆分为二,剥离个人电脑业务。此次分家是惠普长期积累问题的体现。作为硅谷的缔造者之一、车库创业文化的代表,惠普是怎么走到这一天?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惠普在过去十四年应对消费者电子市场变化的策略,那就是:不合时宜。1939 年诞生于帕洛阿尔托 (Palo Alto) 的惠普经过大半个世纪的发展和管理者的变动,已经丧失了当初的活力。

它也曾经辉煌过。

惠普创始人 Bill 与 Dave 那间梦想开始的车库被称为“硅谷诞生地”。它经过电子仪器、计算器、打印机和个人电脑几个阶段的发展,抓住了消费者电子领域发展的趋势。在每一个惠普曾经专注的领域,它都做到了行业规模的前几名。惠普于 1981 年推出的金融计算器 12C 还在销售,仍然是银行家们的随身装备。

惠普赶上了计算设备的几乎所有重要转型


除了移动设备市场,惠普没有错过重大计算设备的转型。不过它对于时机的把握不是太早,就是太晚,总之不合时宜。

表面上看惠普的履历丰富,也赶上了每一次变革,但它的发展后期缺乏真正意义上的创新。

1970 年代笔记本电脑已经出现,作为硅谷先锋的惠普却直到 1984 年才推出第一台笔记本电脑,又等到 1995 年才进入家用机市场。2010 年收购 webOS 准备进军移动市场时,iPhone 已经改变了智能手机市场。

过去十年间,惠普的只有两个颇为前瞻的产品系列:iPAQ 掌上电脑和 TC 平板电脑。

iPAQ 早在 10 年前就用上了 4 英寸的触控屏、WiFi 无线网络和指纹识别,整个设备正面几乎完全被屏幕占据。而基于 Windows Tablet PC 操作系统的  TC1100 平板电脑可以说是当时技术条件下的 iPad,在其它 PC 厂商都在生产 2-3 公斤重的笔记本造型的平板电脑时,惠普带来的 TC1100 剥离了键盘,完全依靠触控输入,只有不到 1.5 公斤重。

但这两个产品线都来自被并购的康柏。而且惠普得到的只有硬件,缺乏将 iPAQ 变成 iPhone 的软件创新能力,只能依靠微软的系统——事实证明微软在移动设备上走错了方向。在微软的移动产品策略失败后,惠普没有像 HTC 和三星一样及时转向 Android,而是过早放弃努力。

行业趋势是什么,惠普只管投钱照做。从个人电脑到服务器业务,它一直试图模仿 IBM。这次拆分也不例外——拆分后的惠普企业集团看起来就像是 IBM 的缩影。

惠普一直是个跟随者。

很少有科技巨头换 CEO 像惠普一样频繁,感谢惠普董事会

如果说惠普在近十年有什么能被称为业界传奇,那就是它的董事会。

惠特曼接手前,惠普的董事会连续任命并开除了三任 CEO,媒体每一次都比当事人先得到解雇消息。从这家董事会里还出过政变、窃听门、并购门等多个花边消息。无法正常运转的董事会被认为是惠普衰落的一部分原因。

每一任 CEO 都有不同的战略,惠普就这么疲于调整方向做拉锯战,浪费了很多时间和资金。

卡莉从传奇的普拉特手里接过惠普公司。她赶上了一个不幸的时机——担任 CEO 一年后,硅谷的互联网泡沫结束了。

她不顾董事会反对收购康柏电脑公司也遭至很多不满。尽管与康柏的联盟在后来为惠普带来了大量收入,收购初期两家公司的磨合并不完美。

不满意卡莉表现的董事会先是建议她降职至部门经理,遭到拒绝后就解雇了她。

马克·赫德是位精明的职业经理人。在惠普担任 CEO 期间,他沿用了自己在 NCR 公司的经验:削减开支,增加销售额。这的确是很多经理人成功的要诀。

赫德带领惠普成为市场份额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利润连续增长 22 个季度。

削减开支则从大规模裁员开始——赫德上任后随即砍掉 1.5 万个工作岗位,占当时惠普 10% 的员工。他还缩减了公司在包括软件等各方面的支出预算,并将惠普的数据中心从 85 个缩减到 6 个。持续的缩减开支遭到员工的抱怨,但让惠普的财报看上去很漂亮,也安然度过了经济危机。

消减开支并没有妨碍他对公司资本投资。惠普的研发经费不断被压缩,也源于赫德更偏爱收购技术成熟的公司。他收购了 EDS 公司,组建成惠普的企业服务部门。

惠普员工对于赫德评价并不都是赞美。很多人认为他削减研发经费,导致惠普面对 iPad 等竞争对手时无动于衷,是后来惠普衰败的主因。

事实上正是在他的任内,放弃了原本颇具竞争力和掌上电脑和平板电脑研发。等苹果推出 iPhone 和 iPad,在移动领域起步并不算晚、一度拥有大量热诚追随者的惠普毫无还击之力,直到 2010 年才通过收购 Palm webOS 回到移动市场。

董事会同样解雇了赫德,一起争议颇多的性骚扰案件结束了他在惠普的生涯。

惠普在普拉特之后的每一位 CEO 都倍受争议,但李艾科是其中最受非议的一位。对他的任命曾遭到包括甲骨文 CEO 在内的很多人质疑。李艾科在来到惠普前,为商用软件公司 SAP 工作了 23 年。

糟糕的财报表现让李艾科认为,他需要对公司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彻底的变革。不同于专注于惠普现有领域的卡莉和赫德,李艾科对于惠普的未来有完全不同的构想。他认为云和企业服务才是公司的未来,硬件业务只会拖累公司。

2011 年 8 月 18 日,惠普发表声明,宣布了三个重要的转向决定:放弃移动市场、专注企业 IT 服务、准备卖掉个人电脑部门。公司股价第二天下跌了 25%。

赫德刚刚通过收购而来的移动业务只过了一年时间,还没来得及证明自己便被放弃。

消息公布一个月后,他也被董事会解雇了。

外来的经理人解决不了问题,惠普董事会干脆任命了一位自己人。惠特曼加入惠普董事会九个月后,成为惠普十年来的第四位 CEO。

惠特曼执掌惠普后,决定重振个人电脑业务。惠普的现金、个人电脑的利润率都趋于稳定。

拆分面对企业与消费的部门是她至今最大胆的一步。

今天的惠普

十年间惠普到底有多大的变化?得益于马克·赫德当年的策略和惠特曼的业务调整,几经波折的惠普在十年后利润增长了一倍,个人电脑和打印仍然是它的支柱之一。不过惠普的隐患也显而易见——受平板电脑侵蚀,它在个人电脑市场的占有率下跌了 4.8%。

你可以说平板不是电脑,但是全球个人电脑在 2013 销量下滑了 10%,它们毕竟同属一个生态系统。

个人电脑产业在全球的下滑是惠普式微的主要原因。它固然丧失了当初的创新能力和快速应对市场变化的敏捷,但作为明星业务的个人电脑业务下滑,才是惠普危机的导火索。

在对待个人电脑业务上,几任 CEO 的策略也不尽相同。从普拉特手上接过惠普 CEO 职位的卡莉极力促成了惠普与康柏的并购,使得惠普成为世界最大的个人电脑制造商。不过她在位期间,康柏与惠普的磨合一直不太顺利。

马克·赫德成为 CEO 后,发展个人电脑业务的同时,也看到了移动端的潜力。与卡莉全力惠普内部研发不同的是,赫德更倾向于购买已经成熟的公司。他离职前主导了对 Palm 智能手机公司的收购,在当时被视为惠普终于转向移动市场的标志。

李艾科则为惠普绘制了完全不同的前景:摆脱硬件业务,成为一家 IT 服务公司。这与他在商业软件公司 SAP 的 23 年职业生涯有很大关系。在李艾科 11 个月的 CEO 生涯中,惠普放弃了整个移动市场,甚至打算出售个人电脑业务。


对于惠普来说,打印及成像业务是一块鸡肋。从金融危机爆发以来,这个部门就一直维持平平的营收和利润水平。

它看起来更像是零售业才有的“现金牛”业务:不需要高投入,但也别指望什么增长,有稳定现金流入的成熟期企业。

有稳定的收入对于分割后的惠普公司是件好事:2013 年打印与个人电脑业务的营收相当,税前利润却是电脑的四倍。比起个人电脑,打印业务的衰落还要慢一些。

服务器业务被分配到惠普企业集团旗下。这个部门在李艾科担任惠普 CEO 期间得益于战略转向,有过小幅增长。随着李艾科的离开,它很快跌回之前的营收水平。

惠普的服务器业务不可避免的受到云服务挤压。目前云基础设施服务规模还不足以撼动整个服务器市场,但它的增长速度已经非常惊人。

惠普的服务器业务受到冲击只是个时间问题。当然,它也在发展自己的云服务——这个时代,做 IT 咨询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没有云呢?

原本需要通过惠普购买服务器的公司正在越来越多的通过亚马逊、微软的云服务解决自己的问题。而另一方面,这些云计算厂商虽然需要采购大量服务器,但它们都开始绕过惠普,自行设计服务器、寻找制造商生产,以节约成本和时间。Google 因此成为了世界上最大的硬件生产商之一,最大的云服务商亚马逊和 Facebook 也采用了这样的模式。

受这个趋势影响,惠普在寻找服务器业务的新增长机会。今年 5 月,惠普宣布它将与富智康合作推出低端服务器产品,目标是 IBM 逐渐放弃的低端服务器市场,也是与广达等承包服务器生产的 ODM 直接竞争。

拆分后的惠普

惠特曼现在也走到了拆分这一步。经过三年的业务重整,个人电脑部门的利润率逐渐稳定。它被打包、分拆,自负死活。


惠特曼的惠普拆分计划预计将于 2015 年 10 月完成。惠普还没有公布业务拆分之外的重组信息,目前看来它是简单的把公司面向个人和企业的部门分开。在不久后的 2015 年财报会议上,我们应该能更详细地了解这两个公司的前景规划。

拆分后惠普将成为两个公司:惠普企业集团(Hewlett-Packard Enterprise Group)和惠普(HP, Inc)。两者的营收、利润差距都不大。惠普就是惠普的个人电脑和打印机部门,与戴尔、联想等直接竞争。

惠普企业集团则整合了公司其它所有业务:服务器、存储、IT 咨询、云服务等,与今天的 IBM 非常相似。

祝拆分后的惠普企业集团好运——学习 IBM 摆脱个人电脑业务的拖累后,它也许终于能实现半个世纪以来追上 IBM 的梦想了。


题图来自路透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