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简史」香烟,一种文化工具_文化_好奇心日报

苏琦 2014-10-03 17:30:07

香烟紧紧和文化捆绑在一起,亲密地与我们的日常生活融为一体。以至于我们根本分不清,香烟是以文化为工具,还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工具。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它近期将会关注的内容包括,集装箱,铁路,水,气候,T恤,航海图,武夫,香料鸦片咖啡,贸易,大豆,玉米,黄金,白银,石油,天然气,奢侈品,抗生素,有线电视,广告,探索频道,商人,传教士,冒险家,瘾,航线,棉花……

它是一个与书和我们的生活相关的栏目。如果读者想了解什么,请留言给我们。

没有文化,香烟不可能全球化。

作为一种非生活必需品,而又不像咖啡和糖那样为穷人能够提供热量和兴奋剂,也不像下午茶那样能够提供一种从沉重繁冗的日常工作中解脱(tea break)的仪式感,如果没有人为地赋予其文化象征与内涵,仅凭尼古丁本身所释出的令神经放松的欣快感,香烟可能永远不会如此漂洋过海风靡全球,尤其是作为一种工业制成品。

说到这里,你脑海里肯定想起了若干深入人心的香烟广告。且慢,早在人们的生活被广告淹没之前,香烟就开始了其社会化过程,其发展历程的每一个关节点,都映射着社会的演进,以及随之而来的消费人群的扩大。

西方人与烟草的初期亲密接触并未留下美妙体验的记忆,而是相反。一位船长坦承:“我们试过像当地人一样吸食烟草,那滋味就像王嘴里撒了胡椒粉,辛辣无比。”一位神甫则坚称:“正如我之前所说,烟雾从他们的嘴鼻里喷出,就像香炉一样。这种烟雾多少有点令人不舒服。”

直到现在,这种感觉依然袭扰着初尝香烟威力的懵懂男女们。所以,赋予香烟以文化意义,对于人们尽快克服吸食它所产生的生理不适,就至关重要。

醉心于异域风情和东方格调的浪漫主义作家们成为香烟的核心拥趸,从巴尔扎克、大仲马的小说,戈蒂埃的诗歌、雨果的作品集,直到波德莱尔的《人造天堂》,整整一代的浪漫主义作家在自己的作品中把香烟塑造为“撩人的烟火”。在烟草带来的全新感官刺激下,作家们更容易设计出浪漫的桥段和情节,比如在莫泊桑的小说《漂亮朋友》里,每当男主角“得手”后,他总会走到窗户边上,点燃一根香烟,感叹道:“天呐!这感觉真棒!”

“漂亮朋友”几乎就是若干年后《卡萨布兰卡》里亨弗莱·鲍嘉的鼻祖,只不过后者因为电影这一光影艺术而显得更加立体迷人。

这一切并非偶然,19 世纪上半期的法国社会正经历着一场“现代性”革命,巴尔扎克将“茶、咖啡、酒、糖以及烟草”称作“现代兴奋剂”。新的时代已经来临,渴望探索内心世界、追逐快感的人越来越多,而包括香烟在内的用于享乐的产品也随之增多。

接下来,伴随着女权运动、青年运动等一波波社会潮流的兴起,香烟的消费者群体也不断扩军,跟香烟有关的形象也更加深入人心。当《蒂凡尼早餐》里的奥黛丽·赫本优雅地点上那支足足超过 20 厘米的香烟时,观众深深陶醉了。从“像男人那样抽烟”,到“抽烟的女人更有女人味”,无需广告,人们就能充分体认到,香烟已经如此亲密地和我们的日常生活融为一体。至此,香烟是以文化为工具,还是本身就是一种文化工具,已如鸡生蛋,还是蛋生鸡一样渺不可闻了。

后来,当人们发起禁烟战争时,发现他们面对不仅仅是一场医疗战争,而更多是一场文化战争。他们被迫采用和对手一样的文化工具,然而效果却总是那么不尽如人意,禁烟战争也因此变成一场最漫长的战争。

推荐阅读:《烟火撩人:香烟的历史》《中国的大企业——烟草工业中的中外竞争(18901930)》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