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快乐,新干线!_文化_好奇心日报

陈思吟2014-10-02 17:34:03

东海道新干线不仅是日本铁路交通安全神话的承载者,也见证了一代日本人的打拼,以及整个国家的兴荣。

还记得《铁胆火车侠》里希望号与阳光号吗,它们正是东海道新干线。2014 年 10 月 1 日东海道新干线迎来它的 50 岁生日,它是全球第一条投入商业运营的高速铁路,开通 50 年来累计运送了 56 亿人次旅客,至今保持着无重大安全事故、零死亡率的傲人记录。安全、快速的新干线与富士山一同成为了日本的象征之一。

东海道新干线的建设费用高达 3800 亿日元,相当于当时日本 GDP 的 10%,它曾被日本国民揶揄为 “继金字塔、万里长城、大和战舰后,又一个无用的存在”。但正是这样一个“无用的存在”串起了东京、名古屋、大阪三大都市圈,成为了日本的交通大动脉,至今深深影响着日本经济与百姓的日常生活。

日本人的新干线梦想可以追溯到 1930 年代。1938 年当时的日本铁道省开始构思“子弹列车”,由于二战战事吃紧这一计划随之落空。

二战后,日本国内铁路运输需求猛增。1954 年铁路分别承担了 80%、60% 的旅客与货物运输需求,旺盛的运输需求以战前10 倍的速度在迅速增长。1955 年原先的干线铁路东海道本线的运载能力已逼近极值。日本国有铁道(现 JR 前身)开始内部商讨应对方法,一派认为在东海道本线的复线铁路旁增加复复线即可;另一派则认为不如直建设一条新的干线,他们在 1957年的一场演讲会上提出了“建设最高时速达每小时 250 千米、3 小时连接起东京与大阪的高速铁路”的构想,要知道当时从东京乘坐东海道本线到达大阪需要耗费7个半小时。

1958 年年末日本内阁所属的“国内铁道干线调查会”发布了调查结果,考虑到东京与大阪将于 1964 年与 1970 年分别举办东京奥运会与大阪世博会,彻底解决东海道本线不堪重负的运能压力显得尤为重要,最终决定兴建东海道新干线。在东京奥运会召开前的 9 天,东海道新干线正式开通运营。

曾不被看好的东海道新干线优势逐渐凸显,它缓减了东海道本线的运营压力,令一度被认为是夕阳产业的铁路运输业再次焕发了生机,更极大影响了欧洲高速铁路的发展。运营一周年之际,平均每 4 个日本人就有 1 人乘坐过新干线,70% 的使用目的来自于因公出差需要。作为经济高速增长期象征的新干线改变了团块世代上班族的生活。

所谓团块世代,大抵可以转化成另一个说法“婴儿潮一代”,即二战尾声及之后大量出生的新生儿。

“20 年前我在大阪做销售,因前任统筹负责人突然辞职,我不得不匆忙赶赴名古屋工作,半年后我又被调去东京。在那之后的6 年里,我每周都持续着大阪的自己家、名古屋老家、东京职工宿舍三点间的移动。”一位团块世代上班族这样写下了自己乘着东海道新干线奔波于东京、名古屋、大阪三地的工作经历。

1976 年,堺屋太一出版了小说《团块世代》,书中描写了日本第一次婴儿潮(1947-1949年)期间出生人们的人生历程。这群战后诞生的第一批日本人为了改善生活每日辛勤工作,常常以公司为家被人们称为“企业战士”,他们如“团块”一般紧密地聚集在一起,支撑起日本社会与经济。

为了应对客户的投诉,不得不在元旦乘着新干线去大阪出差。在站台送行的恋人用唇膏在车窗写上“I love you”。这是描写团块世代上班族的人气漫画《课长岛耕作》里的一幕。作者弘兼宪史(67岁)如此解说道:“我们团块世代的男性十分憧憬1964年开业的新干线。这一幕象征了在泡沫经济时期勤奋工作的上班族。”

大时代下的普通人与新干线的点点滴滴都被记录在一个叫做“我与新干线”的纪念栏目中,森见登美彦、万城目学等知名作家也写下了自己与东海道新干线的那些事。

“那个时候可真有干劲啊,团块新干线族。如果是团块世代的话,或许也会有相似的关于新干线的记忆吧。”──大阪府 70 岁男性

“我小学4年级时东海道新干线开通了,第二年父亲被调去名古屋工作。乘新干线的话从大阪到名古屋大约需要一小时,对儿时的我而言这是十分遥远的距离。父亲在周末时会回到大阪,当他又要赶去名古屋时,我总觉得来去匆匆的父亲十分神奇。”──东京都 59 岁女性

日本政令指定都市(即主要都市)共有 20 个,其中一半聚集在东海道·山阳新干线沿线。JR东海名誉会长葛西敬之曾表示:“东海道新干线沿线地区占据了日本人口与 GDP 的 60%。”

1980 年代后期,泡沫经济使得日本房价不断高企,一批无力在主要城市购房的上班族选择在新干线沿线小城市置业。以东京为中心的首都圈新干线通勤族每天单程的上班距离超过 100 千米,通勤对这群人而言成为了“痛勤”。

大量企业在新干线沿线城市开设分公司、工厂,城市与城市之间交通出行的时间成本因新干线大大降低。在尚无铁路的 1880 年代,从东京去一趟大阪需要2周的时间,车资更接近当时平均收入的半年收入。1890 年代铁路开通,这一路要耗去 18 小时,攒上一个月的工资够买一张火车票。但现在乘坐希望号东海道新干线,从东京到达大阪只需 2 小时 25 分钟,车票价格相当于平均收入的1天收入。与 1890 年代的旧式铁路相比,时间距离缩短了 1/9,经济距离缩短了 1/25。

东海道新干线开通后,山阳新干线、上越新干线、东北新干线等新干线陆续开通,日本1日交流人口比例随之大幅上升(即指单程三小时内能从一地前往另一地的居住人口比例)。1975 年日本全国1日交流可能人口比例为 42.5%,10 年后上升至 49.1%,1998 年更是攀升至 60.5%。随着明后两年北陆新干线与北海道新干线的开通,这一比例也有望继续提升。

根据南山大学商学研究科与JR西日本进行的一项研究,东海道新干线在 1970 年给日本三大产业带来了 6178 亿日元的经济影响,当时日本尚以工业为发展中心,它带给加工装配类产业的经济影响尤为明显。

在如此繁忙的运输节奏中,新干线的安全管理几乎是个奇迹。《经济学人》曾在 1998 年 2 月号中推算,如果没有东海道新干线,人们以高速公路进行运输,以东京至大阪的稠密人口的流动数量,每年将有 1800 人死于车轮之下,还有 1 万人受伤。但事实上不管是东海道新干线还是之后开通的其他新干线,它们无一例外地保持了无重大事故、零死亡的记录。如此高安全性更是建立在高密度发车、全球最高的准点率之上。还有极为重要的一点,日本是一个自然灾害频发的国家。

说新干线的安全性建立在自动列车控制系统(ATC)之上也不为过。ATC 系统能够对列车的运行方向、运行间隔与运行速度进行控制。ATC 系统又基于 Fail Safe 基础之上,即任何列车在运行途中发生技术或人为故障后,必须确保故障列车能够立刻实施制动。

2006 年 3 月,JR东海为东海道新干线引入了新 ATC 系统,原先运行中的列车需要根据地面信号分阶段进行制动,新 ATC 系统允许车辆根据自身性能与前方路况一次完成制动,这不仅增强了列车的安全性还增强了列车时刻表的弹性。2014 年盂兰盆节期间(相当于中国的春运),东海道新干线在8月8日一天发了 426 趟车,ATC 系统确保了列车不会在如此密集的运行间隔中发生追尾事故。

2004 年是东海道新干线开通 40 周年,当年 10 月新潟县发生 6.8 级地震。运行于东京至新潟的上越新干线とき 325 号发生脱轨事故,这是新干线唯一一次在载着乘客的情况下发生脱轨。事发新干线多节车厢脱轨但并未出现倾覆,因此无人员伤亡。这建立在阪神大地震后加强铁路高架桥抗震能力的基础之上。管辖上越新干线的JR东日本决定进一步加强铁路高架桥抗震性能,增设地震监测仪器并使之联网,最先监测到地震微波的地震仪会先行向变电站发出警报。JR东日本将事故车厢运送到公司培训所用于安全教育。事故发生的 2 年后日本全国的新干线陆续配备了防脱轨装置,现在日本铁路高架桥的抗震强度已经达到2000 gal。

2011 年 3 月 11 日日本东北部发生 9.0 级强烈地震,当时运行于灾区的 27 列新干线在接收到地震预警 2 秒后迅速紧急制动,仅一名乘客受伤。为了更早地预警地震,日本计划在海底设置 150 个地震监测仪,形成日本海沟海底地震海啸观测网,按计划它能提前 30 秒预警地震。该观测网可用于新干线早期地震监测系统,这意味着新干线有望提前 30 秒实施制动。

日积跬步的定期维护保养也使得新干线能够平稳地行千里。依据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规定,所有列车都必须接受发车检查、交换检查、月检查、重要部位检查、整体检查及车底架检查(仅新干线)。

JR 东海在东海道新干线50周年纪念网站上披露了东海道新干线的一些“体检项目”,在此简单例举。东海道新干线每两天进行一次发车检查,4 人一组完成检查需要约 50 分钟。工作人员主要通过目测来观察机械是否有异常、确认油耗。每隔 30 天或行驶距离达到3万千米的新干线需要接受交换检查,30-40 人的团队负责一节编组的车厢,完成一次车底外部仪器的检查需要 3 个半小时。运行 36 个月或者行驶距离达到 120 万千米的新干线则需要进行整体检查。此外每隔 90 天新干线需要接受 ATC 特性检查,以确认列车能够完成系统发出的“270 千米/时”、“70 千米/时”、“停止”等制动命令。

《铁胆火车侠》里的安全卫士号(Doctor Yellow)也存在于现实生活中。与 700 系东海道新干线长得一模一样的黄医生以黄色为车身主色调,它的任务就是为东海道新干线“看病”。黄医生基本每月“出诊”三次,随车携带众多精密仪器负责检查铁轨、架线和信号等情况并回传至监测站,一旦发现异常工作人员会立刻前去维修。黄医生人气极高,但要见上一面没有固定工作时间的黄医生全靠运气。 

不单单是黄医生,它的“病人”希望号东海道新干线也是日本人最喜爱的新干线。Mynavi News 网站曾在 2012 年 10 月进行了一项“最喜欢的新干线排名”,最终希望号东海道新干线以领先第二名隼鸟号东北新干线 23.7% 的较大优势获得了第一。一位27 岁的男性如此评论:“从小就给我一种 the 新干线的印象”。

新干线伴随着日本人经历了最好与最灰暗的年代:经济腾飞期、东京奥运会、大阪世博会、泡沫经济破灭。祝它生日快乐。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