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环保战争:保护树,还是保护一个产业_文化_好奇心日报

Michael Wines2014-10-02 18:50:54

伐木还是不伐木,这在阿拉斯加已经成了个问题。环境保护组织和林务局各执一词,这也许业是美国最持久的一场环保争议。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阿拉斯加索恩湾电 – 美国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The Tongass National Forest)被人们广泛赞誉为美国最壮观的自然宝藏之一,它有常年被白雪覆盖的山顶、交错的水系、细长的峡湾,还有 5000 多个岛屿散落在太平洋的海岸线上。在环保主义者的压力下,奥巴马政府在 4 年前承诺逐步取消此地砍伐原始森林的行为。

但美国林务局(Forest Service)现在正在准备它自己 10 年来最大的一次拍卖:它要卖掉这个岛屿村庄附近 9.7 平方英里(25.1 平方公里)范围内的铁杉、云杉和雪柏。另外 4 平方英里计划将在随后卖掉,然后再卖掉 7 平方英里。自然资源保护论者们一边哭着说政府背信,一边又把政府告上了法庭,试图对这场针对世界上最大的温带雨林的拍卖进行重新考虑。

环境保护组织上个月提起了三件针对美国林务局的诉讼。其中最重要的一个主张说,进一步的伐木已经威胁到了濒临灭绝的阿拉斯加狼的生存,联邦法律规定,林务局要保护好国土上的野生动物,而继续伐木则违背了这一规定。

确实,阿拉斯加狼最后成为了这场争论的关键角色,对环境保护主义者们来说,它象征着逼退伐木的可能——并有可能成为撬动整个拍卖的力量。

“林务局肯定是做一套说一套,”美国自然资源保护委员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森林项目主管尼尔·劳伦斯(Niel Lawrence)说。该委员会是提起此次诉讼的多方组织之一。“他们选择了一条会存在持续冲突和争议的路,并且会毁掉那些让这里变得独特的资源。”

但美国林务局辩称,在原木的替代品出现之前,它也必须让阿拉斯加的伐木工和锯木场有活儿干:过去原始森林被砍伐过的地方,现在复种的次生林已经长成材了。“今天这里的伐木产业规模已经很小了,已经几乎处在了存亡的边缘,”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主管弗雷斯特·科尔(Forrest Cole)说。“我们想把原始森林砍伐转变为次生林伐木产业,但如果失去锯木场,这个想法很可能马上就没用了。”

根据他的计算,小树长成可被砍伐的大树需要 15 到 20 年。自然资源保护主义者们说,其实 5 年就够,他们还强调,有一家叫“阿拉斯加本地人(Native Alaskan)”的公司尽管凭借地利,已经在成本上比其他伐木公司更有优势,但它已经在砍伐这些小树了。

(今天,阿拉斯加大多数的伐木工作都集中在照片背景显示的加拿大威尔士王子岛(Prince of Wales Island)。这个面积 2500平方英里的岛上,有这一区域内唯一一家锯木场。

这也许是美国最持久的一场环保争议。近 60 年以来,就在环境保护主义者们反复的诉讼中,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里超过 700 平方英里的树木被扫倒——这个面积是纽约市的两倍。事实上,这更像是一次文化的转变,环保主义者们想要保护原始森林和里面的野生动物,而一股结合了政治、阿拉斯加伐木工、锯木场和经济发展的力量,则与环保主义者们产生了冲突。

在美国林务局的计划里,阿拉斯加占了很大一部分,这不只是因为林务局对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有最大的管辖权。该州的国会代表强烈支持进一步伐木,11 月大选以后,共和党接手参议院,阿拉斯加州资深参议员丽莎·默考斯基(Lisa Murkowski)将建立一个委员会来审查林务局的预算和运营。

但这场争论已近尾声,有点儿像当年保护阿巴拉契亚山脉缩减的煤炭业的意思。汤加斯的原木曾经造就了数千个岗位,但现在只剩下了几百个。虽然伐木业在政治上把自己推得比较高,但没有了这些长了几百年的树,这个行业也将陷入挣扎。这些古树之所以珍贵,是因为它们纹理精细、木质坚固,还能防腐。

自然资源保护论者想保护这些树,把伐木工们赶到被他们称为树木农场的次生林去:次生林里树龄相近,缺乏野生动物需要的空地和丰富的林地灌木。他们说,原始森林一旦被砍伐,将要花几代人的时间才能恢复。

但去砍年轻的原木基本上是件不靠谱的事。那些树会和其他地方的便宜原木竞争,阿拉斯加的遥远和恶劣的环境,让伐木和运输的成本更高。只有靠联邦的资助,锯木场才能买到买得起的新设备。

虽然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比西弗吉尼亚的大,而且有三分之一是被保护的野生状态,但自然资源保护论者说,它其中的许多最好的树已经不见了。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有三分之二是苔原、石头或者灌木林,只有 4% 是不规则生长的高品质大树,而这些树正是伐木业所看重的,它们基本上生长在低海拔地区,或者在峡谷和河谷里,那些地方也是最好的野生动物栖息地。许多这种大树已经被砍伐了——美国林务局已经铺了 4500 多英里长的路来把原木运出来。

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曾经是该地区的经济支柱,虽然有政府补贴,但以它为基础的原木产业发展很快。1940 年代,政府还差点儿拿原始森林去吸引纸浆厂进驻。国会实际上也在 1980 年要求林务局每 10 年拿出 45 亿木板英尺(注:木材单位)的原木来竞拍——这么多木头要是削成 1 英寸厚、8 英尺高的木板,能搭将近 9000 英尺高。

但在私下原木交易在 1990 年被取消以后,纸浆厂也关掉了,到 2000 年,原木需求下降太狠,以至于一些原木展销会上都没人竞价。在阿拉斯加的东南部,现在只有一家锯木厂在大批量切割原木。许多汤加斯国家森林公园的原木都未经切割就出口了,目的地通常是亚洲,因为在那里切割更便宜。

美国林务局每年能从原木销售里最多赚到数百万美元,但却要花数倍于它的成本去支持伐木业。2013 年,民间环保组织奥杜邦协会(National Audubon Society)把东南阿拉斯加原木业的从业人员定额限制在了 200 人——顶峰时的定额是 4500 人——而且每位工人得到的联邦补贴是 13 万美元。自然资源保护论者说,东南阿拉斯加的未来是它崛起中的渔业和旅游业。去年,单单旅游业就雇佣了 10900 个工人,比 2012 年多了 700 个岗位,而且旅游业的工资是原木业的 33 倍。

但科尔说,保护原木业的工作也很重要,因为在偏远的阿拉斯加小镇,这是关乎生计的问题。由州政府支持的学校每年至少要招到 10 名学生,一个人下岗就有可能让一所学校被关掉。而同类的新工作又非常稀少。

(在联邦土地上砍倒的树会在靠近阿拉斯加索恩湾的地方出售。而林务局正在准备对新出现的林地进行拍卖。)

“残酷的现实就是,我们离州际公路很远,”他说。“所以不是说你下了岗,再开 20 英里就能找到另一份工作。丢了工作你就得离开家啊。”

现在大部分伐木的工作集中在威尔士王子岛 2500 平方英里的汤加斯伐木场。只有这里才能完成主要的锯木工序,因此关于伐木的争论也在这里最激烈,而下一次被称为“大索恩(Big Thorne)”的竞拍也即将开始。

在威尔士王子岛的北半部分,长得最高的原始树木已有将近 94% 被砍伐了。大索恩地区将清除剩下树木中的一部分,标注着将要被砍伐的 9.7 平方英里的林地散落在 360 平方英里的面积里,其中很大部分都已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被砍掉了。

自然资源保护论者的起诉书里说,林务局罔顾法律和它自己定下的规矩,选择了大索恩和其他 5 个地方的大片森林进行砍伐。他们起诉书里的第一个例子,就是亚历山大半岛狼(Alexander Archipelago wolf)。

这种狼是北美大灰狼(timber wolf)的近亲,只不过体型较小、颜色更多,以锡特卡黑尾鹿(Sitka black-tailed deer)为食。这种鹿在威尔士王子岛的原始森林里过冬,那里的大树和树下的灌木为它们提供了草料、大雪中的避寒之所,还让它们避开了岛上的猎人。

联邦规定,林务局需把所在辖区域内的野生动物“维持在有活力的种群数量”。对于狼来说,也就是要为狼和猎鹿人保留足够的鹿——根据林务局 2008 年的说法,应该是每平方英里 18 只。但同时,起诉书里还说,林务局把 18 只鹿的标准由规范降级成了指导意见,这种拍卖最好的鹿栖息地的做法,完全忽视了大索恩和其他地区的利益。

起诉书只希望能推行在林务局辖区域内的鹿栖息地的执法。但起诉书里还对一些将被拍卖的地方提起了诉讼——假如自然资源保护者们胜诉,就连大索恩地区的拍卖也要被取消。

其实这也不是对拍卖威胁最大的事。3 月,联邦野生动物局(Fish and Wildlife Service)说,它会考虑将阿拉斯加狼列为保护动物,该局还说,威尔士王子岛上许多地方的鹿的种群数量已经低于要求的数量,而根据计划,还将会砍掉更多的树。如果在锯木所需原木产量缩减的情况下,再把狼也列入濒危物种,那么原木的销售肯定会大受限制。

没了锯木厂就没了原木行业,失去了林务局的次生林销售,也就没有了锯木厂,索恩湾林务局巡察员罗谢尔·赫德尔斯顿-洛顿(Rachelle Huddleston-Lorton)说。“我们必须让锯木厂活下去。”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