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物简史」美棉争夺战,一个全球化隐喻_文化_好奇心日报

苏琦 2014-09-27 23:23:19

中美两国围绕棉花产生的政治、经济、政府、市场与社会的多元博弈,足以做全球化政治经济学的经典教材。

一个物品如何成为一个全球化商品,一个物品如何促进全球化,一个物品又是如何实现全球化制造?「万物简史」这个栏目将从“物品”出发,去看这些“物品”如何渗透进我们的生活,并改变了我们的世界。

它近期将会关注的内容包括,集装箱,铁路,水,气候,T恤,航海图,武夫,香料鸦片咖啡,贸易,大豆,玉米,黄金,白银,石油,天然气,奢侈品,抗生素,有线电视,广告,探索频道,商人,传教士,冒险家,瘾,航线,棉花……

它是一个与书和我们的生活相关的栏目。如果读者想了解什么,请留言给我们。


中国商务部最近表示,将限制对国际市场上棉花的进口。据悉,沉浸在丰收喜悦中的美国棉农感到“心情沉重”。

中国早已在棉花领域实现“进口替代”,然而陆路运输的高成本导致产棉大户新疆的棉花行销不利,沿海的纺织厂们还是更愿意水路而来的美棉和巴西棉花。1990 年代,朱镕基总理曾专门“恳求”山东等省的棉纺企业多用新疆棉,但成效甚微。

中美围绕美棉的爱恨情仇要远溯到 1930 年代,其间政治、经济、政府、市场与社会的多元博弈,足以做全球化政治经济学的经典教材。

从英国的珍妮机开始,棉纺织业从来都是一个国家工业化发端的象征,中国工业的近代化也是肇始于此。一战欧美忙于厮杀给了中国棉纺织业一段黄金时光,但到了 1934 年,上海、青岛、天津等地的企业主们开始面临困境。

那一年,美国推出了购银法案,导致银本位的中国因白银外流而受货币贬值之苦,这大大推高了进口美国棉花的价格。中国的棉纺织企业被迫回头采用纤维偏短的本土棉花,这导致产品质量和竞争力的下降,进而导致进口原材料的能力进一步下滑。令情形雪上加霜的是,日本棉纱从 1933 年开始涌入国内市场,令早就对日本经济殖民主义怀有疑惧的中国官商两界大为不安。

中央政府层面的“棉花统制委员会”应运而生。委员会的目标是发展自给自足的中国民族棉纺工业,以打破对美棉的依赖,并应对日本的挑战,而组织形式则是政府出面动员与棉纺产业所有的团体,从棉农到棉纱厂业主、产业工人、给棉纺企业提供资金的银行家,以及从事棉花改良试验的农学家等,进行全方位的联合与合作。

这其中,美棉的移植与试种成为一个关键的链条。不过略为尴尬的是,棉花统制委员会运作资金的一大部分即来自一笔美棉销售收入,而购买这批美棉的贷款由美国农业局提供。此外,一批美国科学农业志愿者和农业经济学家也来到中国,投身中国的棉业革命。

美棉的推广出现了喜忧参半的结果。事实证明美棉的试种在华北、华东和西北都很成功,有些品种的产量比美国高 30%,而成本则低了 20%。新棉花的种植地区收入都有所增加,但当地社群却出现了分化:由于新棉花生长期变长,那些习惯于在旧棉花采集期拾拣落穗的穷苦人们成了莽撞的闯入者和破坏者,他们的身后还站着因棉农不再上门告借高利贷而失意的旧乡绅们,一场场小型的“棉花战争”开始爆发,这大大影响了美棉在一些地方的推广。

野心勃勃的日本人也加入了美棉争夺战。他们试图把控整个华北地区新棉花的种子、贷款和销售安排,从而大规模复制他们在朝鲜殖民地成功移植美棉的剧本,这也解释了为何日本在 1935 年后掀起了侵蚀华北地区的新一波浪潮。

日本的不断“进取”令华北日渐成为火药桶,卢沟桥的擦枪走火也就顺理成章演变成一场全面战争。而国民政府通过棉花统制委员会习得的自上而下的行业管制经验,迅速被全国资源委员会所汲取并发扬光大,后者在集聚动员全国资源抗战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推荐阅读:《民族的构建:亚洲精英的身份认同》《棉花国之旅:世界化的精妙缩影》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