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换个角度看让·保罗·高缇耶的退幕_时尚_好奇心日报

Vanessa Friedman2014-09-26 19:50:13

Jean Paul Gaultier 不再做成衣了,这件事让人多少在震惊之余开始思考:该从什么样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巴黎电 - 上周六,就在女士时装季 4 轮为期 4 周的巡回时装秀即将开始的时候,让·保罗·高缇耶(Jean Paul Gaultier)宣布,此次展示的将是他最后一季成衣系列,他今后将专注于高级定制、香氛,以及戏剧服装、内部装饰等特殊合作作品。这似乎宣告着一个时代的终结。

 

 去年1 月,巴黎,让·保罗·高缇耶和蒂塔·万提斯(Dita Von Teese)在时装秀上。

人们的第一反应是震惊:哦不!成衣系列里没有了那个曾经毫无忌讳的法国牌子,这简直无法想象——这个牌子成衣秀的门票一直是时装周上最抢手的,时尚编辑们为了能去看它的时装秀都能打起来。虽然最近几季以来,许多时尚编辑(包括我自己在内)都在想(有人都写了出来),觉得高缇耶的成衣正变得越来越跟不上潮流,净靠老点子撑门面,而且这些点子有没有让你觉得,这在 15 年前还算是“跟着感觉走”的类型,但现在看起来却极其熟悉?

随后而来的就是一个令人伤感的想法: 2011 年,西班牙普伊格集团(Puig)从爱马仕手里买下了高缇耶的大部分股份,兵不血刃地停止了对不再赚钱的业务的支持,那么这次是不是又一个商业毁灭创意的例子?没有了成衣系列和人们对它的关注,高缇耶会像克里斯汀·拉克鲁瓦(Christian Lacroix)一样,消失在空气里吗?(后者曾经也是著名法国设计师,由于销量下降,他的几款产品也被砍掉了,现在他正专注于戏剧服装和其他合作项目。)

但后来,当我坐下来,把纽约、伦敦和米兰的时装秀一场接一场看下来过后,我开始思考:也许我们看待问题的角度有问题呢?

在过去几周里,这个想法已经在工作室和餐桌上不断地被提及,也许非常需要让公众也意识到这一点,因为时尚界总是在复古这个、回溯那个,然后把它们重新包装一下,作为热门新品推出来。

也许是有人终于指出了现在的时尚周期对设计师的要求(要有创意、要有原创,而且要每两个月推一批新品)的不可持续性。也许是有人做了个选择,直截了当地说“no”。而且高缇耶做这个还有公司支持他(在时尚界,公司往往被妖魔化成把设计师血榨干的角色,不会给他们少出几款产品的自由。)

毕竟当高缇耶 1982 年创办自己的公司时,时尚甚至都还不算一个产业,设计师每年只做两个系列的衣服。当他 1997 年推出高级定制时,把他每年推出的系列数量提高到了 4,再加上男装,他每年要推出……6 个系列!

当然,由于季前系列(pre-collections)和特殊场合系列(occasion collections,如婚纱、晚礼服等等),现在处在类似位置的设计师每年的工作量差不多是他的两倍。考虑到从 2003 年到 2010 年,高缇耶还担任爱马仕女装的艺术总监,他每年要推出的系列数量还可以再加几个。

所以,高缇耶在回复《女装日报(Women’s Wear Daily)》的邮件中解释了他的决定:“商业的限制,以及各个系列推出的疯狂节奏,让我没有任何自由,也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新鲜的想法、去创新。”

按理说,无论现在这些理由看起来多么地冠冕堂皇(为了支持他自己的产品线、为了寻求挑战,等等),创意枯竭都是他自己的错,谁让他这么多年来接了这么多担子。但没什么能比他的职业生涯更能证明他自己的话了。

让·保罗·高缇耶说,他需要更多时间去寻找新鲜的创新灵感。

高缇耶在技术能力方面和对构建一件服装的理解方面,都有着异乎常人的特长,他从皮尔·卡丹和让·巴杜(Jean Patou)的工作室学到的技能,让他能从头改造时尚界,并挑战对服装和社会之间关系的既有观念,比如认为宗教装束式的内衣神圣不可改变,而基础款……就是很基本的样子。

但此类观念完整而优雅的呈现,还是只在他的 T 台上,而且没有出现很长时间。相反,我们却在各种噱头式的曝光中看到了他的作品,比如吸引了大批狗仔的脱衣舞娘蒂塔·万提斯,以及今年的欧洲歌唱大赛(Eurovision)冠军、变性人肯奇塔·沃斯特(Conchita Wurst)。

所以无论停止成衣业务是不是高缇耶自己的想法——普伊格集团时尚事业部主管拉尔夫·托莱达诺(Ralph Toledano)说,这是高缇耶自己的决定,而且鉴于普伊格旗下的Paco Rabanne和Nina Ricci两个品牌在转型成为成衣品牌之前,一直只靠做香水存在了几十年,所以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高缇耶停掉成衣业务也没关系了——事实上,在停掉成衣系列以后,高缇耶确实正在把做香水这件事提上议事日程。

不像 2011 年约翰·加里亚诺(John Galliano)在迪奥自毁前程,或者 2010 年亚历山大·麦昆(Alexander McQueen)的自杀,高缇耶的这次事件并不是由于危机而让整个行业陷入对自我灵魂的思索,但他这个决定确实又出于有意识的思考,是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现在的问题是,退出成衣市场会不会造成明显的差异性。如果高缇耶可以恢复他早年在高级定制时装秀中体现出来的魔力——当时它们可是改变了我对衣服如何超越前人的理解(一件定制的长款晚礼服从针织法式女套衫开始,却以轻轻飘荡的驼鸟羽毛结尾,这样的一件衣服永远留在了我的脑海里)——那么总是喜欢重新发现天才的时尚界,将再次将高缇耶奉为榜样。也许甚至会成为值得所有人追随的榜样。

当然,如果榜样没能树起来,那么和往常一样,时尚界会被惊起一丝波澜,然后继续前行。

我们必须得等到明年 1 月,才能知道事情最后的发展会是如何。但同时有一件事是确定的:本周展示的他的春季成衣绝唱,会让高缇耶的时装秀再次成为必看的时装秀之一。托莱达诺说,他们已经接到了来自全世界的电话,都急切地想要到一张门票。

那就带好你的护腕,准备到现场挤挤吧。


翻译 is译社 葛仲君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