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很有名的设计师说:连小布什都能做画家,你也能_设计_好奇心日报

胡莹 王清2014-09-24 00:53:46

1987年,30岁的汤姆·凯利加入了哥哥大卫·凯利的设计工作室,随后凯利兄弟成为 IDEO 的重要创始成员,并将这家公司打造成为全世界最顶尖的设计咨询公司。将近 30 年过去了,近日《好奇心日报》专访了汤姆·凯利,探讨有关创新的新挑战,以及相应的解决方案。

在整个设计产业的发展进程中,凯利兄弟都是一个绕不开名字。虽然如今我们普遍接受了企业需要外部创新和设计团队的想法,但在 20 多年前并非如此。1991 年,时任斯坦福大学教授大卫·凯利与另外两位合伙人比尔·莫格里吉、麦克·纳托尔一起成立了设计咨询公司 IDEO。大卫·凯利的弟弟汤姆·凯利担任总经理。此后他们花了 10 年将设计咨询变成了一个专业化的领域,让苹果、宝洁、百事可乐、微软等公司都成为 IDEO 的客户,还设计出了包括苹果的第一个鼠标、Steelcase 的 Leap Chair 等经典作品。

(IDEO 创始团队成员汤姆·凯利)

在 1987 年加入哥哥的设计工作室之前,汤姆·凯利念过 MBA,曾经想做律师,在通用电气这样的大公司从事 IT 相关的工作,还在会计师事务所待过,用他的话来说,总之就是一些“无趣的传统行业”。那一年,30 岁的汤姆·凯利扔掉了从大学期间就开始听的所有 CD,摆脱了一段糟糕的感情,决定要给生活来个全新的开始。“当我 29 岁的时候我还在焦虑,觉得到了30 就老了。事实上我爱我的 30 岁。因为后来我完完全全地改变了自己的人生,和我的哥哥一起建立了 IDEO。”汤姆·凯利说。或许也正因为此,他一直致力于将自己的这种转变,以及 IDEO 的设计和创新方法告诉更多人。

2001 年,汤姆·凯利出版了《创新的艺术》一书,阐释了 IDEO 的设计流程。这本书迅速成为设计系学生的教科书以及企业高管的必读书目,并登上 2001 年 Business Week 的畅销书榜单。最近,凯利兄弟的最新著述《创新自信力》即将正式出版。汤姆·凯利在 IDEO 上海办公室接受《好奇心日报》的专访,讲述如今企业和个人面临的前所未有的创新挑战,以及如何解决它。

创新是一种最便捷的工具

Q:《创新自信力》已经是你个人出版的第三本书了。为什么想到在这个时候提出“创新自信力”的说法?

A:有内外两方面的原因。IBM 几年前做过一个调研,面对面采访了 1500 多位 CEO。调研的一个重点是 CEO 们面对的“问题”是什么,结果他们的回答惊人得一致。有两件事让他们夜不能寐:第一是复杂性(Complexity),他们比过去面临更加复杂的问题;另外一个就是创造性(Creativity),你可以把它看作对前一个挑战的解决方案。人类历史发展到如今的阶段,充满了新鲜的、复杂的挑战,创新被提升到了一个无以复加的高度,作为个人我们必须要让自己在创造性上做到最好。

Q:您刚才提到如今创造性对很多人来说已经成为了一种挑战,但回顾历史,人类大概也从来没有那么多可以用来解决问题的技术工具,这听起来似乎是个悖论?

A:科技当然能起那么一点点帮助,但那并不是全部。我有个朋友曾经说,拥有一台非常好的打字机并不能让你成为一个好作家。从商业的角度看,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如今创造性已经从一种边缘化的东西变成了核心要素。IDEO 刚成立的时候, 我们做的事情被认为非常幼稚和无关紧要,像是别人都在成年人的桌子上吃饭,而我们坐在儿童桌一样。有个客户甚至说我们做的是漂亮的附属品,但现在再也没有人这样说了。人们开始发现有创造力的企业是会爬到行业顶端的,比如苹果公司,从一开始就把创新作为发展的根基,再比如阿里巴巴,它的 IPO 在美国也是个大新闻。我在一个工业城镇长大,那里人们认为最重要的是勤奋工作。当然整个硅谷也很勤奋努力,但如果你拥有一家企业或者组织,并且想在世界上拥有一定影响力的话,创新是最便捷的工具。

Q:创新是一种工具的说法很有趣,因为以前人们都认为创造力是一种天赋。工具意味着人人皆可得而用之,并且通过不断使用会越来越熟练,你是如何得出这个结论的?

A:今年早些时候,我在韩国听现任总统的讲话,当时有五位其他国家的前任领导人,新加坡总理、澳大利亚总理,其中还有美国前总统小布什。我并不知道他卸任后做了些什么,后来才知道他居然开始画画并且办了画展。布什作为一个 60 多岁的男人,我相信没人会在看到他的画作时说他生下来就有天赋。他画了一幅画,他的一个朋友看过以后对他说,我真希望能像你画得那么好。布什说,你想画画吗?请个绘画老师,然后练习,你就能画成我这样了。他第一天见绘画老师的时候说,我身体里住着个画家,你的工作就是把他找出来。不考虑他的政治事业如何,布什从某种程度上证明了每个人都有创造力。

同样的事也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我曾经想做律师,我读过 MBA,从事过会计行业,都是逻辑性和分析性很强的工作。后来我到了IDEO,然后创作变成了很容易也很有意思的事。44 岁以前我从没写过任何东西,直到有天我接到一个纽约的代理人的电话,让我去写本书,然后我就开始创作,当时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成功。接下来我开始演讲,之前我并没有在人们面前讲过自己的人生,但如今我已经讲了差不多 500 次。所以事情就是,我能做到,我的读者也能做到。

Q:不知这是否是你的初衷之一,但其实创新自信力这个话题似乎非常切中当下中国的现状。

A:虽然我并不在中国工作和生活,但从我自己接触到的中国企业家和设计师来看,我觉得中国确实对于自己是否具有创新能力有一种“不确定性”;而我能从多种多样的方式中感受到中国人身上的创造力。比如正在建设中的上海中心,它与世界上其他任何建筑都不同,是独一无二的我们刚开始在中国调研的时候,人们反复提起从“中国制造”到“中国设计”的转变,当然现在这种转变已经在进行了。我曾经采访了一位著名的心理学家 Albert Bandura,他专门研究如何治疗恐惧症。Bandura 认为,治愈恐惧症患者最重要的是让他们从内心里相信他们能做到,他们并不害怕。因为他们相信自己能做到;在创造过程中遇到困难时,他们会表现得更加坚强。

只要完成两小步,你就会发现自己变得更有创造力

Q:之前你提到不少人经历过 “大翻转”的过程之后,就彻底焕发出了新的创造力。这个神奇的过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普通人要如何变得更有创造力?

A:其实非常简单,只需要两步。第一步听起来有点模糊不清,但我们相信这是对的:选择创造性。它代表一种决心。我采访过的一位学者,他在耶鲁研究了基因和创造力的关系,和具有创意的人打了三十年交道,用学术的方式研究他们。他研究过的上千人有一个共同点:在成年后生命中的某一个时刻,他们选择了创造力,决定自己要成为那个有创造性的人。这位学者因此总结认为选择(Choice)并不是有创造性的充分条件,但它是一个必要条件。

第一步比较抽象,第二步非常的具体:寻找一个一天当中你最富有创造性的瞬间。我和很多人谈起过这个问题,很多时候这个瞬间并不明显。所以你要做的是,在某一段时间,比如三天里,特别去注意什么时候自己会灵感迸发?很多人的回答都是洗澡的时候灵感最多。你知道为什么吗?因为没有E-mail,你完全没有东西要读(除了沐浴露上的品牌标签),你的大脑没有需要集中注意力的对象,所以你的思维开始发散。也有人是通过散步来寻找灵感的,特别要是在大自然中散步,因为如果在城里的话,来来往往的路人、路边的标牌广告都会分散你的注意力。我个人来说灵感最多的是早晨醒来之后的 5 分钟,就是你手机上可以设置“小睡”的那五分钟。我用那五分钟来放松,在脑子里保持一个想法但不去细想它。比如你要写一篇文章但不知道怎样架构它,那么在那五分钟里,你并不用大脑努力去思考,像“我今天必须完成这篇文章”,而是更放松地去想,并且去发现那个灵感突发的时刻。这是第二步中的第一小步。

当你发现了这个灵感如泉涌的时刻,还有一个很少有人做到但真的很重要的步骤就是,去抓住那一个时刻。你大脑的短期记忆大概只有三十到六十秒,那个瞬间的点子很快就会被忘记,就好像人醒来后会马上忘记做过的梦,我是个排斥数码产品的人,所以我的床头永远放着纸笔来记录;我哥哥在浴室里装了可书写的玻璃和马克笔,每当淋浴有新的想法的时候他就用马克笔写在玻璃上,反正可以很方便的擦掉。每个人每天都有很多一闪即逝的绝妙点子,你必须找一种方法去记录它,

如果你系统地做到了这些,我可以保证你会有效地提高你的创造力,会有更多的创意。

最好的设计是让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

Q:你最喜欢的设计师是谁?

A:我喜欢那种为所有人设计的作品,像 Swatch 和宜家,而不是那种把设计捧得很高的做法。我认为最好的设计是让每个人都可以拥有的。“每个人都可以拥有”是一个很大的话题。比如在硅谷能看到很多自动驾驶的汽车,我认为它一定会改变汽车行业。我不知道中国的人口分布是怎么样的,但对于美国来说,这将会有巨大的影响。我父亲 90 岁了,依然在开车,过几年总有一天我会告诉他你不能再开车了然后拿走他的车钥匙,对他来说那一定会是很糟糕的一天。但如果有了自动驾驶汽车,他就可以开一辈子车了。这项技术不仅将会提高交通运输的效率,还能做到很多其他的事。

Q:在设计这个行业工作了将近 30 年,你觉得这个行业最大的变化是什么?

A:我认为唯一最大的转变是我之前提到的,创意从一种边缘化的东西变成了核心。在 IDEO 创始的早期,我们所设计的每一件都是实际的物品。所以我们这几十年的改变是从设计物品过渡到了设计思维。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因为世界上总有 90% 的人说我不会设计,但如果是运用设计思维,每个人都可以做到。例如我们在帮秘鲁重新构建教育体系,这并不是一个设计的问题,却是一种设计思维,我们设计这些学校、课程,这和在电脑上画设计图是完全不同的,但我认为更有意思,也会对世界产生更大的影响。所以最大的改变是,富于创造的人拥有了更多的机会去参与解决社会问题,而不仅仅是设计物品。

Q:那么什么是没有改变的呢?

A:当你研究人们的时候,你会发现一种核心的信念:作为一个个人,你只能拥有有限的想法;但当你走进社会去研究人们的行为的时候,你有无限的东西可以去了解和学习。这些东西不是浅显的,你需要提出更好的问题,观察人们,找出他们隐藏的深层思想。我认为每一个公司在这方面都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发掘,这是我们核心的理念。

Q:对于 IDEO 的未来,你现在有没有发现某种大趋势,并为之进行准备。

A:那很多。其中非常有意思一个的是开放式创新(Open Innovation)。我们意识到即使我们雇佣了世界上最有创造力的人,我们依然不能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于是几年前我们为开放式创新搭建了平台 OpenIDEO,它的理念是让全世界来帮助我们,我们提出问题,向全世界征集回答。我认为所有公司都应该多多少少做一些这方面的尝试。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