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视频红人不仅诱惑了好莱坞,还撑起了一整个产业_娱乐_好奇心日报

BROOKS BARNES HUNTER ATKINSSEPT2014-09-18 18:33:45

YouTube 已经不是那个自己 DIY 视频随便发发的网站了,社交媒体明星的狂潮让各大艺人经纪公司看到了掘金的希望。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洛杉矶电 - 几个月前,CBS 电影公司(CBS Films)想让 18 岁的视频播客贝瑟尼·莫塔(Bethany Mota)在电影《The Duff》里出演一个小角色,并让她把这件事告诉自己 720 万的 YouTube 粉丝。CBS 觉得,听到自己有机会上镜,这个在她加州洛斯巴诺斯(Los Banos)的卧室里制作时尚视频的小姑娘肯定会跳起来。

实际上,她的回复是:和我的团队谈谈先。

正如 CBS 电影公司所发现的,现在的莫塔被好莱坞联合艺人经纪公司(United Talent)和律师包围了起来,更别说还有两个公关人员。据一位参与其中的匿名人士称,最后这些代理人给出的报价是 25 万美元。这个报价让 CBS 吓掉了下巴。

事实上,未来的造星体系仍然需要过去的那些人——或者说至少许多星探和经理已经这样决定了:各类中间人都来到了 YouTube 上,削弱了它典型的 DIY 企业的形象。

之所以说 YouTube 有着光明前景,是因为它有能力去除好莱坞式的中间环节,但现在已经有 20 多家经纪公司和艺人管理公司争相来 YouTube 上找人,这一数字是 3 年前的至少 3 倍。

他们的销售话术是:只要拿出你收入的 10% 到 20%,我们会让你在网上更有名,并拓宽你的职业道路,让你也能像传统的艺人那样经营自己,为你提供背书,并敲定录音和演出等各项事宜。

“我们不只是从沙里淘金的人,”网络视频公司 Fullscreen 的艺人主管拉里·夏皮罗(Larry Shapiro)说。“我们还能把金子变成耀眼的珠宝。”

然而,YouTube 上的明星们一抓一大把。CBS 最后放弃了莫塔,签下了 5 个知名度略逊的社交媒体红人,他们的签约费加在一起,只有预计给莫塔的签约费的一小部分,但 5 个人总的粉丝量却超过了她。CBS 对此不予置评。

是莫塔的代理人们要价太高了吗?联合艺人经纪公司数字化主管布伦特·韦恩斯坦(Brent Weinstein)虽然拒绝评论某一个特定客户,但他说,他们在代理视频播主上付出的努力可一点儿不比代理电影、电视明星差。

“他们都是特别特别有天分的艺术家,有着广大的粉丝群,帮助他们打造一个持久的职业生涯是我们的职责所在,”他说。

两年前,YouTube 还主要是一个 DIY 类型的平台。但后来,它决定允许所有的内容生产者分享广告销售收入(以前只有一部分人能享受到)。

与此同时,特别赚钱的品牌赞助——比如在拍视频时植入某款产品——也开始大量出现。其中的原因,一部分是因为粉丝数量的激增:一个名叫 PewDiePie 的 YouTube 红人现在的粉丝数有 3070 万人。

最受欢迎的视频播主现在一年能挣到 100 万美元,甚至更多。

于是各类中介就开始追在这些红人后面跑,想从中分一杯羹。

“几乎是一夜之间,大家全都为之疯狂了起来,”Digital Brand Architects 首席战略官瑞娜·潘查斯基(Raina Penchansky)说。该公司是第一批设立 YouTube 管理部的经纪公司之一。

代理社交媒体明星的狂潮太热,以至于一些娱乐界的高管都开始质疑他们是不是在剥削这些名人,甚至还说应该引入政府监管。他们的担心在于,一些中介——特别是一些刚成立、做事没那么磊落的经纪公司——正在占网络艺人的便宜,毕竟其中许多人还只是懵懂的青少年。

“钱改变了一切,”专注于 YouTube 名人的 Lennon Management 公司总裁纳奥米·列侬(Naomi Lennon)说。她说,剥削艺人现在已经是“我们这一行的一大问题”了,因为许多经验不足的视频播主“对这些代理人说的话言听计从”。

和传统的明星们一样,许多 YouTube 红人也有自己的经纪人和艺人经理,尽管他们之间的界限还有点儿模糊。根据加州 1978 年的法律,艺人经纪人必须持证上岗,并且要为自己的客户找活干;而艺人经理则不受监管,职责更像是职业生涯咨询者,他们不允许帮客户揽活——但没人知道那到底指的是什么,到了互联网领域更是如此。

 

拉里·夏皮罗(左起第二人)和他在网络媒体公司 Fullscreen 的团队。

很大程度上讲,视频播主们似乎被这种情势惊到了。YouTube 上已经人才济济,他们需要有人帮自己提高知名度。随着他们在主流广告主、书商和电视网眼中不再是一闪而过的昙花,播主们和他们之间的合作变得异常复杂,以一人之力根本搞不定。

未经仔细检查就和人签合同的恐怖故事流传甚广。去年,一个叫 Machinima 的在线视频供应商受到了大众的抨击,因为它的客户,24 岁的本·巴卡斯(Ben Vacas)发现,自己和 Machinima 签的有关视频的合同里写着“永久有效,全宇宙都有效,并且针对所有已知媒体形式,以及未来出现的所有媒体形式”。(Machinima 说,它现在已经重新拿出了一份限制较少的合同。)

“我遇到的几乎每一个好莱坞的人都曾经是用户,但联合艺人经纪公司不是,它信任我、保护了我,”26 岁的喜剧演员、音乐人肖恩·道森(Shane Dawson)说。他在 YouTube 上有 620 万粉丝。

道森没有自己的经纪经理。“我过去有,但他干的是和我的经纪人一样的活,我觉得自己就像在送他钱一样,”他说。道森同时觉得,最新加入进来的公关人员对他来说也没什么用。

中介们把自己看成是关键的拥护者。列侬举了阿拉巴马州的斯蒂芬妮·巴顿(Stefanie Barton)和特蕾西·巴顿(Tracy Barton)为例子。(她们在 YouTube 上的昵称叫 Eleventhgorgeous)她说,2012 年,在成为列侬的客户之前,她们签过的广告合同总额只有 500 美元。“5 个月以后,我给她们的标价是 5000 美元。”

在 Fullscreen,夏皮罗管理着一支艺人经理别动队,大约有 50 个客户和他们签署了夏皮罗口中的“360 度”服务。他说,还有另外 200 来人接受了“高等级的”演艺经纪帮助。

夏皮罗举了 Fullscreen 为客户 Our2ndLife 服务的例子。Our2ndLife 是一个喜剧爱好者团体,Fullscreen 帮助它接管了 MTV 频道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比如 Vine、Twitter、Snapchat、Facebook、Tumblr)的频道,并包办了 MTV 电影奖的热场表演。夏皮罗说,团体成员都是有偿表演,而且这次演出明显提高了他们在好莱坞和广告界的知名度。

“这次演出兼顾到了他们的公众印象、出场费用和他们音乐的费用,而且为他们搭好了新的关系。”他说。

有时,经纪公司的角色又像是保镖兼保姆。列侬说,在纽约举办了一场叫做 DigiFest 的演出,表演者都是 YouTube 上的红人,而且所有人都可以免费看。因为担心自己的客户山姆•波多夫(Sam Pottorff)被利用,列侬和助理特莉安娜•拉维(Triana Lavey)那一整天都在跟着他。果然,一位组织者想让 Our2ndLife 的成员波多夫去推广一位 Instagram 上的赞助商,可以换了几百美元回来。拉维站了出来,回绝了这笔私下交易。

列侬把这种现场出现的邀约称作“明显的暗地交易”。

后来,当 Our2ndLife 被安排出席一个粉丝见面会时,人们没有看到 18 岁的波多夫。拉维最后发现他在旅行大巴上睡着了。考虑到他也是累坏了,她让他休息了。

拉维坚持在 YouTube 上寻找客户,还特别和喜剧剧团 Settle Down Kids 的一名成员聊了聊。不过她很快就把他的名字忘了。

“他在那个团体里,这很重要,”她说。“这就像在高中,一旦你和一个很受大家欢迎的孩子成了朋友,接下来,你和所有大家喜欢的孩子就都能成为朋友了。”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