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真人秀《怪杰》,离成功还需 1 万小时努力_娱乐_好奇心日报

陆云霏2014-09-16 22:33:37

一档以“互联网真人秀”为噱头的节目《怪杰》最初以谁也看不懂的文案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仅仅 1 个月之后,《怪杰》已经开始了在小剧场中的内测。这个从头到尾透着一股神秘劲的节目到底想干嘛?

在上周五晚完成第一场小剧场内测之前,没有人知道这个以“互联网真人秀”为概念的节目《怪杰》究竟是干嘛的。这要归功于它强大的推广文案,“想见 10000 分之 1 的你”、“百万奖金、百万粉丝,你自己的互联网节目,创造你的专属品牌”等等稀奇古怪的概念堆砌让人完全摸不着头脑。

这种刻意营造噱头的做派一直被保留到了节目开录前的最后一刻。从微信平台上报名成功的观众在进入录制现场前,都要到指定工作人员处领取一件“怪杰”广告衫,要求在录制过程中全程穿着。还有一份“神秘表格”,后来人们才知道这是印有选手简介和调查问卷的测评表,用来给选手和节目本身打分。

直到当晚第一个常年从事打击乐器演奏的选手把定音鼓、小军鼓、爵士鼓、大锣、木琴、马林巴等等各种打击乐器全搬上舞台讲解并敲敲打打了一番之后,观众才恍然大悟了这个“关于兴趣、方法和 1 万小时练习的互联网真人秀”到底是个什么节目——这也是《怪杰》创始人和制片人申音对节目定下的基调。


你可能觉得这个名字有点耳熟。申音就是那个和罗振宇一起创办知识性脱口秀类栏目《罗辑思维》的创始人。《罗辑思维》可能是 2013 年国内最火的自媒体:用一年的时间达成了 110 万微信公众号粉丝量,在不承诺任何会员服务的前提下,6 小时募集会费 160 万元,第二次一天入账 800 万。单以这些数字来看,申音已经在这场互联网试验获得了成功,而《怪杰》是他和罗振宇分道扬镳后的再次创业。这下你终于可以理解这档节目的制造噱头的功力为何如此高深了吧。

从上周末完成的前 4 场“内测”来看,说白了,你可以把《怪杰》理解为一场平民版的 TED 大会。以演讲为主线,辅以各种演示。选手们大多熟练掌握一项技能或是方法论,大体可以理解为一类将自己的兴趣坚持练习了 10000 小时而最终成为某个领域“专家” 的达人。同时,这些怪杰需要通过他们自己在这个舞台上的表现,去激发更多人对他们的技能或方法产生兴趣,进而成为可被传授的新知。

而之所以把这些“达人”定义为“怪杰”,申音的说法是:“怪的核心是制造反差感。比如一个党委书记,同时又是一个打击乐的高手;一个女神,擅长的是教男人谈恋爱;一个语文老师,成为了一个跑步达人 、运动康复的专家……” 

按照官方微博上公布的赛制,《怪杰》的节目流程为小剧场演示——网络视频节目——面对面 PK——冠军产生。申音告诉《好奇心日报》,在节目正式上线之前,他们将完成至少 12 场小剧场“内测”。《怪杰》第一季计划选出 50 位左右的选手参与到正式的小剧场环节,从中选出 10 人录制视频,经过一系列视频展示、视频直播、网台互动的环节,参考选手粉丝量、视频浏览量等数据决出冠军。

但其实从 2014 年 5 月 28 日第一次产生想法,到 8 月 26 日微博上的第一份文案,在 9 月 12 日的小剧场内测开始之前,《怪杰》已经在互联网上莫名地火了一圈,尽管还没有做出成品,它们就把市面上几乎所有热门的电视节目都吐槽一遍,招尽白眼,也出尽风头。


除了这些耸动的海报,在申音个人和《怪杰》的官方微博上,那篇介绍节目本身的置顶文案转发量加起来也未满 2000,而#怪杰 10000 体#这个话题,类似于当年红极一时的“凡客体”,用 1/10000 这个概念和新闻热点结合,以海报的形式代替纯文字,并且加入了用户自制的内容,阅读量达到了近 3000 万次。


这大概也是不到 4 个月,《怪杰》就能从最初的想法到开始节目录制的原因。但或许也正是把太多精力放在了制造噱头上,关于节目本身,《怪杰》似乎还有很多东西都没想好。

从现场情况来看,《怪杰》距离申音所期望的“反差感和喜剧感”还有一段距离。“选手大都不太会讲,不会把自己的戏剧性给表达出来,因此看上去是很正常的一个讲者的形象。但是我并不希望把《怪杰》做成《中国达人秀》,一上来就把包装做得特别强,我们希望传递有用的方法,先看在没有经过训练的情况下他们能做到怎样。在互联网上内容是第一位的,形式是第二位的。”申音告诉《好奇心日报》。冠军的评选具体参考指标也还没有确定。“我们不像电视,先把规则定得很清楚,我们的选手也好,规则也好,都是在进化的过程。”申音说。连节目正式上线的时间也需要留待评估测试结果后再决定。

这些不确定性,都让正处在内测阶段的《怪杰》看上去不算完美。申音希望节目能同时满足有用和有趣两个关键,但是现在整个节目的核心——人,还并不能满足这两个关键因素,因此后期的视频产品能否在互联网上实现量级的传播也就很难预计。至少到目前为止,申音关于《怪杰》的一切设想现在看起来也依旧有些”理想化“。

不过,对于这个还有些“理想化”的模式如何变现,申音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他给《好奇心日报》举了两个例子,“比如一个烘焙达人选手,观众看完我的视频,觉得很有意思想学,视频就有一个二维码,扫完二维码就会直接进到一个商店——淘宝或者微店,就有一份配方完整的半成品了,你就可以买回家,看着这个视频去做你的东西。或者一个健身教练,健身的光碟、书、器材、服装这些都是可以买的,还有很多人付得起顶尖私教的钱,只是不知道上哪去找,我们这里可能就有。”

申音把这两个例子总结为电商和粉丝经济,但目前这些也仅仅在他的设想里而已。不过他自己并不着急。申音透露目前团队融资顺利,“前三季我们都不打算盈利。”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