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评价 Apple Watch,我们可以再等几年_智能_好奇心日报

Horace Dediu2014-09-16 19:00:00

iPhone 在发布之时被定位为:iPod+手机+互联网浏览设备。但引发一系列革命的并非是这三个功能,而是 App Store 和交互界面带来的全新使用方式。同样的话也可以用在 Apple Watch 身上。

本文由 Horace Dediu 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

2011 年我曾写道:“我猜测,利润从老牌厂商流向新入局者的主要原因是新输入方法带来的革命性影响。”

这是我当时对“革命性技术”的描述。老牌厂商占据了得以前瞻行业的绝佳位置,但“革命性技术”的出现,让表面看起来难以有所作为的新入局者完全将这些老牌厂商代替和边缘化。

史蒂夫·乔布斯在 iPhone 发布会上用过的一页幻灯片反映了手机行业巨变:


我将每一种输入方法出现的年份和操作平台/生态系统出现的年份加上。新的生态系统是产业级利润剧变产生的主要原因。

这并不是巧合,在 2014 年 Apple Watch 的发布会上,又重新上演了“鼠标、滚轮和触摸屏”的故事。

iPhone 发布的七年之后,故事的不同之处在于主角又多了一个。这回答了我在第一篇关于 UI 革命的博客文章中提出的问题:下一步要怎么做?


现在我们有了答案,下一步就是去理解新的操作平台,理解它的生态系统,去理解哪些产业会被影响,而哪些在场的玩家会被淘汰出局,以及在什么程度上原有价值之上的新价值会被创造出来。

我们先谈谈它的支柱功能

iPhone 发布时,乔布斯介绍说它集三个产品为一体:

Apple Watch 发布时,库克介绍说它集成了以下三个功能:

两次产品发布有相似性,这能说明一些问题。但这里我想说的是,iPhone 在发布会上被赋予的三个功能已经不再是它最常用的核心功能。

没错,iPhone 是一款宽屏 iPod,很多人用它来听音乐,但我不认为还有人把它当成关键功能。

iPhone 也是一部手机,但电话只是一个应用,而且,至少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一个常用的应用。我用 iPhone 沟通,但主要用 iMessage、FaceTime、Skype、邮件或者 Twitter。我用电话非常之少,有时经常忘了某些功能该怎么用。

iPhone 的确是一款互联网浏览器。我倒是常用浏览器,但浏览器的许多工作,应用可以做得更好。新闻、购物、地图、Facebook 都“曾经是在浏览器里做的事”。

因此我会想,Apple Watch 发布时的支柱功能几年后可能只不过是一些小花絮。

当然,iPhone 超越那几个支柱功能靠的是应用经济。130 万个应用改变了这款产品。当一款产品成为一个平台以后,就开始吸引合作来解决创新的问题。合作式创新是发掘新应用与新需求的机会。人们使用产品的时间、方式与理由将超过任何人的想象。

但这并不意味着产品发布时指明支柱功能是错的。这些功能在解释新品类的价值时是必要的。厂商不能对听众说“等下你就知道它能做哪些很酷的事儿了”。听众要的是知道产品现在能有什么用。乔布斯不能在 2007 年谈应用和服务,而不可预见的事最终成了显而易见的事。

支柱功能并没有定义新产品,而是为最初用户的认知飞跃奠定了基础。一旦用户认知开始起飞,其他事也就随之水到渠成。


下文是 2011 年的版本:

革命性的用户界面,2011

十几年前,大约在 2000 年代中期,手机市场呈现出的特点是少数几家互相竞争的成熟厂商掌控整个市场:诺基亚、三星、LG、摩托罗拉和索尼爱立信。这几家公司产品线丰富,拥有智能手机、功能机和基本型手机。其中好几家还出售网络基础设施产品,与用户和网络运营商的关系非常深入。

当然也有一些新晋厂商只推出智能手机。他们比较特别。比如 HTC,它本是一家优秀的 ODM 厂商(原始设计生产商),为品牌商提供可贴牌和销售的产品,还为运营商和大型 PC 公司定制手机和 PDA(掌上个人电脑)。后来 HTC 才开始出售自有品牌的手机。当时 RIM 也提供从寻呼机进化而来的产品,增加了邮件和语音通话的功能。但作为手机 RIM 的产品并不好,通话质量太糟糕,当时很多用户准备两部手机,一部黑莓专用来收发邮件,另一部用来通话。再后来,Palm 推出了一款名为 Treo 的产品,许诺能够实现很多功能,但实际并未兑现。

2007 年发生的事改变了整个行业。后来人们花了几年时间才意识到这一点,但事情变得显而易见的时候,行业已经经历了巨大的变化,大公司纷纷面临财务危机。下面的图表展示了这一形势。

在短短的几年之间,手机制造商之间的竞争已经进化为移动平台之间的竞争,几大公司日渐陷入硬件无利可图的泥潭。摩托罗拉被 Google 收购;索尼爱立信被索尼接管;诺基亚则正在经历一段重大危机,甚至抛弃了自己的平台。LG 手机业务被出售的传言一直没有消停;三星虽然繁荣但还要看操作系统软件厂商的脸色。即使是新入局的玩家也开始感到举步维艰。最老牌的智能手机公司 RIM 以低于账面价值的价格出售,市值回归到 2004 年的水平。Palm 消失不见。

以上变化也体现在下图按照出货量、销量和营业利润的公司排名中。


这些巨型、强大且精明的公司怎么会陷入这样的局面?

在产业从移动电话向移动计算的转变过程中,如果对行业没有一个清晰、前沿的视角,上述转变就会发生。市场竞争的本质从“连接人与人”变成了“连接人与数据”,只能以破坏性的结局告终。许多人可能会认为这是管理层人为因素导致的失败。也许吧。但是怎么解释这么巧它们是同时失败的?

看到破坏性的结果就必然要去找原因,需要找到一种神秘力量或是事件来解释现象,就像大卫打败歌利亚时的投石机。关于利润从老牌厂商流向新入局者的主要原因,我的猜测是,新的输入方式带来的革命性影响。2007 年 1 月乔布斯发布 iPhone 的幻灯片就是很好的例子。

每一种新的输入方法带来的并不仅仅是革命性的产品,新的平台和新的商业模式也随之而来。每次输入方式的革新都伴随着一批历史悠久的公司退出舞台。死在沙滩上的有:主机和微机厂商,消费电子巨头,现在轮到电信公司了。

就像大卫的投石机,这些技术本身并没有那么强大,但是它们投出石头的方式会让他们看上去出人意料地邪恶。在手机上采用触摸电容屏的体验与桌上电脑差异巨大,这带来了革命性,再加上高速移动网络和高效微处理器,形成了一股不可思议的力量。

现在这些革命都已经是历史了,但后果和影响仍将持续。聪明的投资者应该开始关注下一轮的转变。从上面的时间图里可以看到,革命性的 UI 出现的时间正在缩短,多点触摸的出现至今已经五年,下一代的 RUI (革命性用户体验?)是否已经在某处蓄势待发?会是 Siri 吗?

Siri 还有许多有待改进的地方:

1. 现在的用户体验还不够好
2. 有许多的聪明的用户对它很失望。
3. 竞争对手太弱。
4. 它并不需要在传统昂贵的智能手机上运行,但需要用到本地和云端的计算能力来解决用户的问题。
5. 用一个词来说,它是不对等的。

我对 Siri 的大胆猜想是,它将把竞争从承载在单个设备平台之上转变为依赖于宽带和基础计算的、连结起来的超级平台。

在收集了足够多的数据、观察了足够多模式之后,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出市场将再次发生变化。


关于作者:
Horace H. Dediu 是独立分析公司 Asymco 的创始人,专注于以苹果作维度分析移动计算行业进化之路上的成功与失败。Dediu 的分析和评论被《纽约时报》、《金融时报》、彭博电视等媒体频频引用。除了 Asymco.com,Dediu 也在每周一期的播客 Critical Path 评论移动产业,并著有同名书籍。Dediu 之前在哈佛商学院的导师、《创新者的窘境》的作者克里斯藤森也是 Critical Path 的坐上宾。

翻译 唐云路 黄俊杰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