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画家帮你理解自拍狂的内心世界_娱乐_好奇心日报

潘雨希 张晶2014-05-08 08:00:00

我们总结下,自拍流行起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别人不会像你那么认真,因为每一次45度角低头扭脸收下巴都需要你自己拿捏好分寸——并且,据我们估计,你从自拍到滤镜到美图秀秀到公开——你的出片率可能低于百分之一。指望没有真爱的其他人这么有耐心?不可能。

自拍(Selfie)自从进入到牛津辞典年度词汇之后,就更加流行了。我们总结下,自拍流行起来的唯一原因,就是别人不会像你那么认真,因为每一次45度角低头扭脸收下巴都需要你自己拿捏好分寸——并且,据我们估计,你从自拍到滤镜到美图秀秀到公开——你的出片率可能低于百分之一。指望没有真爱的其他人这么有耐心?不可能。所以说,世界上最怕的就是认真二字(恭喜你,你是一个认真的人)。所以说,锲而不舍很重要(恭喜你,你是一个锲而不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所以说,你对自己是真爱(恭喜你,爱自己,没错的)。

至于更多的精神分析,我们这次翻出史上最爱自己的那些大画家们的自画像,在没有摄像头和修图软件之前,他们做出了艰苦卓绝的探索,有些自拍甚至要割下个把耳朵来博出位……

1.毕加索——“自拍”达人

《未梳头的自画像》,毕加索,巴塞罗那,1896,帆布油画,32.7 x 23.6 cm,巴塞罗那毕加索博物馆

毕加索(1881-1973)绝对算的上是“自拍”达人了,一生画过上百幅自画像。上面是他 15 岁时的自画像。看过之后你会惊讶于这样一个青涩甜美的少年是如何变成下面这样的。

《面对死亡的自画像》,毕加索,1972,纸上铅笔和蜡笔画,富士电视博物馆藏

在这幅自画像中,毕加索映射出了一个“立体”和“原始”的自己。这让人想起他早年画的《亚维农的少女》,不过这幅中的表情更加呆滞、干巴和无生气。难道真如传言所说其晚年失去了性能力?

——结论:如果你的自拍像被人看出印堂发黑精神萎靡,记得一定要用滤镜。

2. 梵高——自恋狂

如果说看毕加索的“自拍”你能看到他身体和艺术的一生,那么看梵高(1853-1890)的“自拍”大概就是看他如何为自己的“自拍”换不同的蒙版,梳不同的发型摆不同的 pose。比如下面这两张“自拍”,构图和人脸几乎如出一辙,只是换了色彩组合。


《戴草帽的自画像》,1887,大都会博物馆

《戴灰呢帽的自画像》,1887/88,梵高博物馆

(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梵高曾说:“我在自画像中不仅画了自己,也画了所有印象派画家。”但事实也许是——他就画了自己…梵高的经历告诉我们,自恋也可能是一种病——尤其当一个人如此多次地膜拜自己的时候。

——结论:特别喜欢梵高这句话,每个自拍的女子,在心中都有一个所有美女的模板。

3.弗里达——“自拍”女王

墨西哥女画家弗里达的传奇人生使她对“自拍”可谓狂热,一生中三分之二的画为自画像。18 岁那年,她出了严重的车祸,造成下半身行动不便,虽然一年后恢复了行走的能力,但是车祸后遗症使她的一生经历了 35 次手术,最终右腿膝盖以下截肢。她毕生的画作中,有 55% 就是支离破碎的自画像,表达了自己的痛苦,比如下面这幅,钉子扎满了她的全身。


不过,大部分人对她的印象可能是她丰富的情史(如同名电影所描述的那样)。她自己也说:“我生命中有两次事故,一次是车祸,一次是爱情。”矛盾的是,她却把自己塑造成女权主义者的形象,比如下图中那连在一起的一字眉,唇上薄薄的胡须,以及硬朗的颌骨。

显然,她希望他人看到的自己,是个女王。

——结论:不建议学习。哪怕你也有颗 SM 的心。

4.伦勃朗——“自拍”界男神

如果要从众多大腕画家的“自拍”中选出一位男神,那就非伦勃朗莫属,尤其是在竞争还不那么激烈的情况下。

伦勃郎, 自画像,1629 年,波士顿伊沙贝拉·斯图尔特·加德纳博物馆

在阴暗的背景下,年轻的伦勃朗清秀而忧郁,细腻、写实的笔法让人回忆起华丽的巴洛克时代。

不过,再美的男神也经不过岁月风霜的催逼。不为社会所容,并最终破产的伦勃朗在生命的后期陷于贫病,人也变成了下图中的样子,不由令人唏嘘。

——结论:别再嫌弃不老男神卖假药,镜头前不老的秘诀只有肉毒杆菌。

5. 蒙克——最走心的“自拍”

挪威画家蒙克的一生被各种心理疾病缠缚,接连遭遇亲人的离世。他曾说,“我的一生是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行走,从一块石头走到另一块石头。”

爱德华·蒙克(Edward Munch),点烟的自画像,1895年,挪威奥斯陆国家美术馆

上图中,时间、空间,甚至心跳都刹那凝固了,人物内心的张力被表现到极致。如果一直盯着蒙克的眼镜,甚至会有无法呼吸之感。

——结论:艺术家们与我们最大的不同就是,他们总想 Selfie 个沧桑的故事之类,而我们 Selfie 个好看的自己就好了,比如像下面这样。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