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这么做时尚,大家都很别扭_智能_好奇心日报

许悦2014-09-11 17:27:33

苹果式颠覆往往是准备好了建立新的行业游戏规则,库克这一次显然没有这个打算:他跟在时尚后面,努力适应时尚业规则,最后难免重蹈日本电子表业的覆辙。

时尚媒体最近大概都忙坏了。一批人在尚未结束的纽约时尚周,一批人正准备飞往伦敦时装周,而还有一批人则奔向了苹果的秀台。

9 号的新品发布会,苹果首次邀请了时尚媒体,GQ、Haper’s Bazaar 、《女装日报》、Esquire 、Vogue 和《纽约时报》的生活方式版都在列,包括这些媒体相应的中国版,这个阵容,和一场时装发布会相差无几。除了时尚媒体,还有明星。发布会还没有开始,已经有人在苹果首页的 Live Tweets 里发现了歌手李玟。

邀请对象扩大至时尚圈,是库克所挖来 Burberry 前 CEO Angela Ahrendts ,以及 YSL 前 CEO Paul Deneve 后所做出的公关策略上的转变。2013 年,苹果希望更进一步地转变为一个生活方式品牌,邀请这两位时尚行业前高层来担任苹果副总裁的角色。所以你能看到,时装秀场的邀请规则,苹果倒是学得很足。

不过,这些时尚编辑和记者随即写的各式现场报道和评论就会发现,他们中相当多都是在吐槽 Apple Watch 。Jonathan Ive 在发布会之前话说得很满,说 Apple Watch 将颠覆瑞士表业,但揭开面纱之后,Apple Watch 的造型、材质、交互设计和功能都说明,这种可能性微乎其微。

如果 Apple Watch 想要做的是一只可穿戴设备,那正如《纽约时报》时尚记者 Venessa Freidman 所写的,它还真的只是一只表而已。福特曾经说过,如果他去问人们需要一个怎样更好的交通工具,几乎所有人的答案都是一匹“更快的马”,但福特造了汽车。而现在,苹果给出来的仍然是一匹马。

苹果太忠实于“表”的原本概念了,Apple Watch 留有表冠,就连形状都是手表中最常见的长方形,像卡西欧那样多色的表带——一点多余的想像力都没有。而在那个小方框里,是挤得密密麻麻的应用,被缩小到肉眼难辨的照片。可既然 Apple Watch 需要连着 iPhone 才能使用,为什么发微博、看照片这些动作我不能在手边的手机里做,而非要冒着加速老花的风险去用手表呢?所以 Apple Watch 最实用的功能恐怕还是显示时间。

在乔布斯时代,苹果是真正的规则制定者。iPhone 重新定义了手机,iTunes 改写了音乐工业,但 Apple Watch …它的节奏走得很准,因为可以跟互联网同步。

一向谁也不爱得罪的《女装日报》的批评显得很含蓄委婉,Apple Watch 是投石问路,“将会更多的公司会进入这个领域,带来更多的创新。”

但如果 Apple Watch 只想安安静静做一只酷炫的智能手表,那么那些经常出席瑞士表展的各路时尚编辑和记者会说,它连时尚手表的角色都没做好。

纽约时装周期间,三星和英特尔也分别推出了智能手表 Galaxy S 和智能手环 MICA ,如果只谈造型,至少 Galaxy S 的表盘是曲面的,MICA 表带是蛇皮的,被给予最高期望的 Apple Watch 却偏偏只长了一张大众脸。这完全触怒了时尚记者们:

“所以...它也没有那么差啦,比我们预期的还是好一点。”-Esquire 的记者 John Hendrickson

“你绝对不应该为了它而摘下你的劳力士,苹果是很希望你戴过 Apple Watch 之后再也容不下其他表了,但我们不太认为这会发生。”-GQ 的记者 Daniel Dumas

而且,Apple Watch 到底无法满足人们实际上对名表的真正需求,比如陀飞轮等复杂工艺所代表的文化象征意义,以及精镶嵌等所代表的美学意义。在这个层面上来说,Apple Watch 很有可能重蹈 1980 年代日本电子表覆辙,那一次同样来势汹汹,但最终还是成为瑞士制表业的笑柄。

原本苹果请时尚媒体的逻辑很好理解,科技媒体负责讲解参数,时尚媒体发挥所长分析下这为什么值得戴在手上街拍。但很可惜,时尚媒体不太瞧得上 Apple Watch 。

Venessa Freidman 写道,“( Apple Watch )有重新刷新我们对美学的期待吗?没有。”

而 GQ 则更加不客气地说,Apple Watch 所能使用的场景压根儿就不是名表消费者所希望看到的场景,你会想在一个宴会上举杯正欢,或者在加勒比海滩上把妹时,手腕上突然收到 CEO 发来的工作邮件吗?



题图来自:AP Photo/Marcio Jose Sanchez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