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世界」业余侦探口述,我是如何找到了开膛手杰克_文化_好奇心日报

孙若空2014-09-09 21:06:18

开膛手杰克百年谜团终于被一个名叫拉塞尔·爱德华兹( Russell Edwards )的英国商人解开,他所讲述的一切会是真的吗?

开膛手杰克,一个对所有侦探迷来说都不可能会陌生的名字。

他是有史以来最神秘的杀手。他的犯案手法残忍至极。关于他的传说流传了一个多世纪,关于他的书籍、电影甚至传说不计其数。对于犯罪学专家和名侦探们来说,他是一个永远吸引着人们去试图解开的谜团。

他于 1888 年 8 月 7 日到 11 月 8 日间,在伦敦东区的白教堂一带以残忍手法连续杀害至少五名妓女。犯案期间,凶手多次写信至相关单位挑衅,却始终未落入法网,最终只留下了一个“开膛手杰克”的代号。

时至今日,他依然是欧美文化中连环杀手的代名词。

或许,人们一边在追踪着他的足迹,搜寻着关于解开这个谜底的证据时,内心中也有着些许希望这个谜底永远都不要揭开的想法。因为这样,它就能永远成为最神秘、最伟大的犯罪。

但现在,传说走下了神坛,一个名叫拉塞尔·爱德华兹( Russell Edwards )的英国商人,站了出来,号称解开了关于开膛手杰克的百年谜团,并向人们还原了他的本来模样。


9 月 7 日,他就那样唐突地出现在了英国《每日邮报》的周日版《星期日邮报》上,耀武扬威地对全球侦探迷宣布自己找到了开膛手杰克的真身,并自说自话地用第一人称叙述起了整个探案过程。

“ 2007 年 3 月,我在贝里圣埃德蒙兹的拍卖行第一次看见这条披肩,这是一条沾满了鲜血的披肩。据说这条披肩是在开膛手杰克的一个受害者凯萨琳.艾道斯尸体身边发现的,并且浸润了她的鲜血。当时在拍卖会上,并没有明确的证据证明这条披肩是受害人的,然后在拍卖会之后,我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它前拥有者的信,他的一位先人正是当时在谋杀现场的一位警官,后来他从那里拿走了它。

当时,我只是想买到这块披肩,并证明它的真实性,并没有指望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可能性能够揭开这个最有名的谋杀之谜。

是约翰尼·德普 2001 年的电影《来自地狱》激发了我对于这个拥有超过 5 名受害人的 1888 年案件的极大兴趣。当我最开始沉迷与这个 126 年的未解之谜的时候,我就像一个坐在扶手椅里思考的老派侦探。

尽管警方已经花费了大量的努力,但他依然逃之夭夭。关于他的身份几乎有着无限的可能,从维多利亚女王的孙子艾伯特·维克托王子,到克拉伦斯公爵和刘易斯·卡罗尔(注:《爱丽丝漫游仙境》的作者的笔名)。随着时间的流逝,开膛手杰克这个名字已经成为了魔鬼的代名词,他的犯案手法已经成为了其他罪行可怕程度的判断标准。

我加入了那些研究开膛手之谜的组织。我探访过英国皇家国家档案馆,去尽可能多地看了许多原始卷宗,需要指出的是许多开膛手杰克相关书籍的作者都没有做到我这样努力。我相信,一定有什么东西不小心被错过了。

2007 年,我在一份报纸上看到了这条跟开膛手杰克案子相关的披肩的拍卖,披肩的前主人大卫·梅尔维尔-海耶斯,他的先人警长唐纳德·斯旺森向他的上司要回了这条出现在凶案现场的披肩并送给了他的妻子,一位裁缝,从此以后,这条披肩就一直保存在他们家族中。

令人难以置信的是,这条披肩一直都被完好的保存着,并且从来没有被清洗过,并且由大卫的曾外祖母传给了他的外祖母,然后传给了他的母亲,最后来到了他的手里。

1991 年,大卫将披肩交给了苏格兰场的犯罪博物馆,在那里它被收藏起来,之所以没有被展览出来是因为仍然缺乏能够证明它出处真实的证据。

2001 年, David 收回了它,于是它被陈列在每年的开膛手杰克会议上。2006 年,一个频道记录片用简单的用棉签提前了披肩上的一小点样品,但是并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结论。

当披肩第一次出现在拍卖会上的时候,大多数研究开膛手的专家都没有对它产生重视,但是我发现了一些奇特的可能显示它与案件相关的特征。

披肩上的图案有一个米迦勒雏菊(Michaelmas daisies),对现代人来说米迦勒的盛宴(一个关于天使的节日)是一个很古老的节日,它在 9 月 29 号日举行。但是在受害者所处的维多利亚时代,这是一个人人熟知的节日,因为它是一年的 1/4 的开始,也是秋季的开始,在这一天,酬劳、租金与债务都必须清算结清。

我意识到有两个日期:9 月 29 日正是 Elizabeth Stride 与第四个被害者凯萨琳.艾道斯(她被害现场发现了那条披肩)被杀害的时间,而 11 月 8 日正是第五个被害者玛丽·简·凯利被杀害的时间。

我认为,这条披肩不可能属于凯萨琳.艾道斯。她是一个十分贫困的女人,她在被害的前一天当掉了自己的鞋子。所以披肩应该是被开膛手杰克带到现场的,他是故意把它遗落在现场,当做一个线索还是正在计划下一个目标已经不得而知。这只是我的一个预感,没有任何证据,但正是这个预感让我买下了它,开始了我的探案之旅。


当时锁定的犯罪嫌疑人

在买下它前,我和犯罪博物馆,也是黑色博物馆的负责人艾伦·麦科马克有过一番交流。他告诉我,警方一直都相信他们知道开膛手的身份。负责调查案件的总督察唐纳德·斯旺森早就在他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开膛手的名字:亚伦·科斯明斯基,一个在 1880 年代初,从俄罗斯的大屠杀中逃出来,和他的家人流亡到伦敦的波兰犹太人。

亚伦·科斯明斯基一直都是开膛手杰克三个最主要的嫌疑人之一。他被称为白教堂美发师,1880 年被确认患有非常严重的精神疾病,可能是偏执性精神分裂症,并且患有严重的幻听。他还被描述为厌恶女人,并且容易“自虐”的人。此处的自虐是一种自慰的委婉说法。

艾伦·麦科马克说,虽然有目击者,但警方一直没有足够的证据给科斯明斯基定罪。直到他被关进精神疗养院度过余生前,他一直被警方 24 小时监视着。我开始相信,科斯明斯基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我为事情即将水落石出感到兴奋。我相信现代科学能够将那个披肩上的污渍转换为证据。经过几次错误的尝试后,我发现有一个科学家或许能帮到我。

杰瑞·罗荷兰嫩( Jari Louhelainen )博士是从历史犯罪现场搜集遗传学证据的专家。他平时在利物浦的约翰莫尔斯大学担任分子生物学的高级讲师,并会为刑警帮忙做鉴证工作。他同意了在业余时间里帮我给披肩做测试。

实验开始于 2011 年,杰瑞通过特殊的摄影分析来确定污渍的成分。

通过红外摄像机,杰瑞告诉我,那些黑暗的污点不仅仅是血液,这些血迹与切割动脉血管飞溅的血液轨迹一致——符合凯萨琳·艾道斯的死亡方式。

但接下来,才是这次的最大收获,我的心脏简直停止了跳动。在紫外线照相机的照射之下,我们发现一组荧光染色的结果显示出可能是精液的特征。我从来没有想到过自己会找到与开膛手有关的证据,这太令人兴奋了。虽然 Jari 提醒我在最后得出结论前还需要做更多的测试,但我已经兴奋到不行了。

杰瑞还发现了凶手疯狂的攻击受害人并分裂尸体的证据,凯萨琳.艾道斯的谋杀案中,她的一个肾被凶手拿掉了。 Jari 在测试的过程中,确实在披肩上有肾脏细胞的存在。

但是因为证物实在太旧了,现在已经不能直接从污渍中用棉签提取 DNA 了。

相反,他使用了一种名叫“真空”的方法,用充满了特殊“缓冲”作用的液体铺在布的周围,以便吸管在采取 DNA 样本时不对披肩造成破坏。

作为一个非科学家,我觉得我简直到了一个新世界。 Jari 警告我说,有可能 DNA 检测做不成,因为它一般都用在比较鲜活的案例上,并且需要基因数据完整。但现在我手上的证据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变得支离破碎了。

不过他解释说,我们可以试着用线粒体 DNA 测试来代替基组 DNA 。因为线粒体 DNA 只通过母系流传,比基组 DNA 更加丰富,并保存的更久。

这就意味着要得到受害者的 DNA 的话,就必须追溯凯萨琳.艾道斯的直系女性后代,幸运的是,一位叫做凯伦·米勒的女士,正是凯萨琳.艾道斯的曾曾外孙女,她曾参与拍摄过一个关于开膛手杰克的纪录片,她同意了给出一份自己的 DNA 样本。

杰瑞成功获得了披肩上血液的六组线粒体 DNA 图谱,并发现与凯伦·米勒的完全吻合。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破,我们由此证明了披肩正是凶杀案的物证,并沾有受害人的血液。现在到了证明披肩上同样包含这凶手 DNA 的时候了。

杰瑞使用同样的方法试图提取披肩上的精液中细胞,他告诉我能够提取到精子细胞的可能性非常小,因为已经间隔太长的时间了。他同时获得了这方面的世界顶级专家大卫·米勒博士的帮助,并在 2012 年取得了一个突破性的进展——他们发现了留存的细胞。这些细胞都是上皮细胞,可能是在射精时同时留下的尿道细胞。


凶杀案发生时我们锁定的嫌疑人科斯明斯基 23 岁,与他的两个兄弟和一个姐姐住在翠怡街,那里离第三个受害人伊丽莎白·史泰德发现的地方仅仅 200 码,作为一个重要的嫌疑人,他的人生故事广为人知,最终我们找到了他姐姐的直属女性后裔——玛蒂尔达,她为我们提供了她的口腔上皮细胞,我们提取了线粒体 DNA 。

做 DNA 扩增与测序的那几个月非常艰苦,而我则兴奋到简直无以复加。当 Jari 终于发邮件过来告诉我,玛蒂尔达的线粒体 DNA 与披肩上精液中的细胞线粒体 DNA 完全吻合时,我整个人都已经不堪重负了。买了披肩的 7 年后,我终于锁定了科斯明斯基就是开膛手杰克。”

写到这里,真相已经水落石出了,但拉塞尔·爱德华兹并没有搁笔。一切谜题解开后,他和 Jari 又去科斯明斯基生前生活和工作过的街道转了转。

“科斯明斯基不是皇室成员、著名的外科医生或是政治家。相反,他是一个可怜的人,他是一个通过强暴女性并杀死他们以满足性欲的疯子。他 53 岁在精神病院里患坏疽而死,死时仅 7 英石重(1 英石= 6.35  千克)

毫无疑问,现在会有很多书籍和电影接着去揣摩他的个性和动机,但我不想这样做。我想用科学的依据找到真正的答案。真相已经隐藏了 126 年。现在,我已经解决了其中的奥秘。”他在最后这样写道。

鉴于《每日邮报》曾经也刊登过其他自称解开开膛手杰克之谜的文章,比如,2013 年他们介绍了一本新书称,开膛手杰克为维多利亚女王的皇家外科医生约翰·威廉姆斯爵士。加上爱德华兹也说他马上就要出版一本关于探案全过程的新书了。你也可以把这个叫拉塞尔·爱德华兹的家伙当成又一个自以为是的业余侦探,继续固执地相信开膛手杰克依然是一个藏在阴影中的谜团。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