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要 iWatch 成功,阻力比当年的 iPod 还大_商业_好奇心日报

BRIAN X. CHEN2014-09-09 17:02:17

分析师们说,如果苹果能像它和音乐界的合作一样,在医疗界等其他行业争取到合作伙伴,也许机会还是有的——健康监控被认为是智能手表的一个主要功能。

6 月,在苹果公司年度开发者大会上,公司首席执行官蒂姆·库克在做主题演讲。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旧金山电 - 苹果正在尝试再一次复制 iPod 的成功。

当苹果 13 年前推出 iPod 的时候,它并不是发明数字音乐播放器的公司,但 iPod 凭借它的选曲盘以及和电脑上 iTunes 软件的无缝结合,把数字音乐推向了主流市场。

苹果周二将发布两款 iPhone,同时发布世人瞩目的腕戴设备,但它也不会是第一个推出所谓智能手表的公司。不过如果苹果公司策略得当,它将成为第一家让普通人也想购买此类设备的公司。

可穿戴式电脑——不管是戴在手腕上、腰带上、衣领上还是头上——目前为止都还只是真正的电子设备狂热分子,或者关注卡路里消耗的健身爱好者身上的装备。虽然Google Glass等设备吸引了很多关注,但眼镜式电脑在带来技术创新的同时,也引发了众所周知的隐私争议。

 

三星等公司生产的智能手表都没能取得厂商预想的流行度。

智能手表的进展一直不顺利。苹果公司最大的对手三星公司去年推出了其 6 块智能手表中的第一块,它的广告中细数了从《杰森一家(The Jetsons)》到《星际迷航(Star Trek)》等科幻影视剧中出现过的手表。摩托罗拉、LG 等许多其他科技公司也都推出了智能手表,但没有哪块表能像三星广告里那些电影电视剧一样为人所熟知。

那苹果有没有机会用大家标称为 iWatch 的这款产品来补上这个空白呢?分析师们说,如果苹果能像它和音乐界的合作一样,在医疗界等其他行业争取到合作伙伴,也许机会还是有的——健康监控被认为是智能手表的一个主要功能。

位于加州库比蒂诺的苹果公司花了数年时间和音乐行业谈判,才在 iPod 上市两年后,得到了在 iTunes 上合法售卖音乐的权力。“我相信他们也一直在和医疗市场做着同样的谈判,”Creative Strategies 公司的分析师蒂姆·巴哈林(Tim Bajarin)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认为,普通消费者会仅仅因为苹果公司在做智能手表而欢迎它。Jackdaw Research 的独立科技分析师詹·道森(Jan Dawson)开展了一次涉及数千消费者的问卷调查,他发现人们对于像健康记录、移动支付等智能手表的功能的兴趣并不高。

“智能手表现在赖以生存的功能,是在努力满足那些大多数人都没有的需求,”道森说。

关于苹果的手表在除了记录健康统计数据、进行无线支付和处理比如地图等移动计算任务之外,还会有什么功能,现在公开的信息几乎没有。

“我希望它会和至少一款时尚手表有所相似,这样人们才不会在参加奥斯卡的时候羞于戴它,”研究公司 Yankee Group 分析师卡尔·豪(Carl Howe)说。

根据苹果公司员工的描述,打造这款手表的是一支“全明星团队”。几位苹果公司员工说,苹果研发 iPhone、iPad 和 Macs 时最好的设计师和工程师都位列其中。

员工还说,几位重量级苹果高管也一直在密切监督着这款产品,其中有苹果负责运营的高级副总裁杰夫·威廉姆斯(Jeff Williams),以及苹果公司设计总监乔纳森·伊夫(Jonathan Ive)。其他关键成员还包括凯文·林奇(Kevin Lynch),他是 Adobe 前首席技术官,负责的是监督手表的软件;还有曾任耐克 FuelBand腕带健康顾问的杰伊·布拉尼克(Jay Blahnik);以及曾任 Masimo 公司首席医疗官的迈克尔·奥莱利(Michael O’Reilly)。这家位于加州欧文郡的 Masimo 公司专门制造监控患者状态的各种设备。

研究公司 Canaly s的分析师丹尼尔·马特(Daniel Matte)说,苹果同时设计了产品的硬件和软件,这让它在芯片设计、电池续航、更智能的监控传感器等方面,比其竞争对手有着更深程度的掌控。

但制造产品只是第一步。专门服务健康和科技领域客户的律师事务所 Taft Stettinius & Hollister 的合伙人马克·A·迈克安德鲁(Mark A. McAndrew)说,苹果需要合作伙伴的支持,比如应用开发者、医疗保健公司和医疗科技公司,它们首先能帮助苹果公司准备好一些功能,以便让人们有理由愿意把一台小电脑整天戴在手腕上。

分析师说,和音乐厂牌签约、说服它们同意在 iTunes 里把每首歌的价格定在 99 美分,是 iPod 变得流行的一大原因。再加上设备本身使用很方便,使它成为了音乐门类的一大门户,这是当时所有苹果公司的竞争对手都无法做到的。

但迈克安德鲁说,患者的隐私权受到《健康保险便利和责任法案(Health Insurance Portability and Accountability Act)》的严密保护,这可能会成为苹果公司的棘手问题。他还说,苹果公司将不得不仔细监督任何与健康相关的应用,以保证敏感患者信息无法以任何形式落到黑客手中。

“这正是隐私问题的关键所在,因为医疗服务提供商对于信息泄露和隐私问题都怕得要死,”他说。“他们必须想办法让这些提供商们感到舒服才行。”

苹果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来保证健康数据的私密性。上周,它升级了应用开发者指南,其中注明,那些用到苹果监控健康和健康统计的新工具——HealthKit——的应用,在符合其他规则之外,还不得在 iCloud 上储存数据。

巴哈林认为,苹果公司在研发可以进行健康监控的手表的时候,一直在悄悄地和许多健康界的合作伙伴合作。今年,当苹果公司推出新的健康监控工具包时,说它一直在和梅奥诊所(Mayo Clinic)以及医疗保健软件公司 Epic Systems 密切合作。

在某种意义上讲,改善健康监控可能是苹果公司的个人使命。在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所著的《乔布斯传》里有一则轶事,乔布斯详细叙述了他对自己在治疗癌症时,在医院里使用的健康监控设备设计的痛恨,比如各种面罩和在他手指上装的氧气监控设备。

“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年里,斯蒂夫和医疗保健行业之间的关系非常差,”巴哈林说。“所以这(指健康监控设备)可能是他个人推动的最后一件大事吧。”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