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窥癖还是收藏家?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里约2014-09-09 16:05:21

Best On The Web 是一个推荐性栏目,每个工作日我们会从互联网世界中找出最好看的内容,希望这个栏目让我们始终与阅读、知识和美好在一起。

这封短信是厄普代克写给 Saturday Review 的。他认为其中《爵士时代的游吟诗人》那篇文章对菲茨杰拉德的赞扬实在是太肤浅了,申请退订和退款。


简单来说,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讲述的故事有点类似于希区柯克的电影《后窗》,除却那些惊悚的部分。 

首先,很多年来,故事的主人公 Paul Moran 的居所离作家约翰·厄普代克的住处 Beverly Farms 很近。他经常骑自行车路过对方的家。2006 年也就是厄普代克去世前三年的一天,当他路过垃圾箱的时候突然在想,这位作家到底每天会丢出些什么东西呢?这个想法主导了他今后几十年与厄普代克做邻居的生活。

带有一点负罪感,但是更多受到好奇心的驱动,他习惯性地去这位深居简出的作家扔出来的垃圾当中,翻找一些纪念物。因此形成的「个人收藏」,被他命名为「厄普代克的另一档案」,其中包含了数以百计的信件、图片和其它碎片,很多都是非常私人化的资料,甚至包括酒店的入住记录。

厄普代克的官方档案记录员拒绝将 Moran 的收藏认定为具有任何历史性的重要价值,甚至控诉他,这是对隐私的侵犯。Moran 辩解称,很多时候艺术家无从理解他们忽略的物品的价值,而他这些「垃圾里捡来的宝贝」至少在法律上是合法的,而且非常体面。

所以最终的问题是,谁究竟值得拥有一位作家的「遗产」呢?

一张 1964 年请他去做陪审员的通知

地址胶贴

这张没有标注的照片令人回想起厄普代克写作的《兔子快跑》的开篇,「远处的电线杆上篮板下,一群孩子正在打篮球。稀疏的鹅卵石上,孩子们的叫声似乎穿透了电线上面三月的蓝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