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害怕去看话剧,它也不止文艺这一条路_娱乐_好奇心日报

吴亭蓉2014-09-05 22:20:43

舞蹈、歌剧、摇滚、快板、B-Box、Rap…… 一场话剧里面出现的这些元素和现代化的呈现形式甚至会让你疑惑“话剧还能这样演”,但这就是孟京辉的先锋话剧想要创造的观看感受。

刚刚开幕的北京青年戏剧节中,担任本届艺术总监的是孟京辉。对于国内大部分观众来说,这个名字更多同《恋爱的犀牛》联系在一起。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这位导演所属的工作室其实还有多部其他作品。

自从 1999 年在国内第一次上映以来,《恋爱的犀牛》就几乎成为孟京辉的代名词。2013 年是《恋爱的犀牛》上演的第 14 个年头,也迎来了它第 1000 场巡演。 14 年中,这部剧的全球巡演观众人次达到了 36.8 万。

近年来,孟京辉工作室开始改革所谓的“先锋话剧”,减少艰涩和文艺,还能找到艺术和商业化的平衡点。

从 8 月 27 日到 8 月 31 日,上海艺海剧院里一群摇滚男孩在台上围着一位矮胖的“妈妈”上演了不同的母爱故事片段,这是话剧《混小子狂欢节》中的片段,演员通过歌声和舞蹈向观众展示着一种多元的戏剧演出。熟悉话剧的人可能会知道,这是孟京辉工作室的 2012 年出品的话剧 。但它的知名度远不如同样出自该工作室的《恋爱的犀牛》。

这也是为什么观众们会在《混小子狂欢节》的舞台上看到和传统话剧截然不同的嬉闹场面。这里不需要正襟危坐,更谈不上严肃和传统。

“无耻、无序、无形的三无主义。”这是孟京辉对刘晓晔和他的演出班底的评价。这已经是他们最近演出的第 3 部孟京辉的戏剧。在《混小子狂欢节》之前,他们刚刚演完孟京辉的另外一部经典《希特勒的肚子》和《两只狗的生活意见》。在《希特勒的肚子》里刘晓晔在其中一人分饰 3 角,卓别林、希特勒和他的情人。

《希特勒的肚子》

刘晓晔从 2000 年大学刚毕业时开始和孟京辉合作,最开始只是做记录的导演助理,之后慢慢成长为副导演,到现在他已经能带着一帮演员排自己的剧。

他用“贱”、“烂”、“龌龊”这样的词来形容自己的剧组,他认为他的剧组都是特别普通的人,但这些小人物在卑微处却都怀揣着自己的自尊,有着最朴质的真诚。他们就是一群“混小子”。“这种贫贱气质让剧组有了更鲜明的特点,让观众印象更加印象深刻。也是这种贫贱气质让我们和观众的距离更近。”刘晓晔告诉《好奇心日报》。

在这之前,国内的话剧领域被两个极端占据。一端是北京人艺那样高大上的“正剧”,演员必须字正腔圆,观众必须正襟危坐,题材必须严肃深刻。另一端则是近年来兴起的以《开心麻花》、《公主的盛宴》为代表的话剧。它们走的是彻底商业化的路线,搞笑、美食……让剧场成为一个人们“找乐子”的去处。

而孟京辉工作室则希望走出自己的“中间路线”。

刘晓晔认为孟京辉的戏剧是特别具有“摇滚精神”的,因此在《混小子的狂欢节》中,他们尝试将摇滚乐和话剧结合在一起。“只会让演员演戏的导演不是一个好导演。演员应该是用表演艺术为导演提供丰富的创作素材。”刘晓晔对《好奇心日报》说。

在《混小子的狂欢节》里,所有的曲目都来自他团队的原创。你可能很难想象一群演话剧的还要自己写歌这件事。“其实我们既是演员又是工作人员。”演员李星佑说。 刘晓晔对演员的要求就像过去京剧的戏班。

过去,一部戏剧的音乐、剧本、服装、道具都是完全分开的团队操作。但在刘晓晔的团队,所有人都要参与所有事。“按照学院派的讲法,音乐是戏剧中最重要的,它是戏剧中最能表达情感的,”刘晓晔说,“有时候音乐也能构成事件,但对于我们来说,我们是看能如何把表演和音乐拼在一起。”

无论是这次的《混小子狂欢节》,还是之前上映的《希特勒的肚子》,刘晓晔剧组的演出给观众带来的是一种台上台下皆热闹的感觉。他们会突然来一段即兴的京韵大鼓或者快板,Rap 和 B-box 也常常“乱入”,各种元素融合在一起,让人目不暇接,根本无法“走神”。但它和单纯的搞笑表演又不太一样。

“我们每一场演出都是不一样的。”刘晓晔表示。在孟京辉工作室里,所有的演员都是主创演员,并不是简单地执行导演的想法。他们给演员很大的自由度,每场演出都可能根据现场的情况和演员当时的想法而加戏。起初,连孟京辉本人都觉得想法很冒险,但还是信任刘晓晔和他的演员们对剧的把握。

在《希特勒的肚子》演出时,一名演员临时起意加了一段戏,主角刘晓晔当即在台上笑骂:“谁让你随便加戏?”,台下观众才恍然大悟,然后哄堂大笑。

“戏剧本身和电视剧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和观众之间的联系,观众不再是被动的接受信息,他们也是演出的一部分。刘晓晔对《好奇心日报》说,“很多人来看剧其实是花钱买来了演员两个多小时的命,买他们来和你交流的。”

为了今年中法建交 50 周年而到中国来排戏的法国导演 Vincent Colin 曾说:“观看戏剧的观众和舞台上的演员更像是猫和老鼠,一直处于紧张的节奏。”刘晓晔希望打破传统话剧演员和观众之间的“第四堵墙”———— 戏剧里通过想象的位于舞台台口的一道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墙”,这道虚拟墙的存在是试图将演员与观众隔开,使演员忘记观众的存在。而孟京辉工作室的戏剧里,观众和演员有更多的互动,观众有时也是演出的一部分。

据孟京辉工作室透露,刘晓晔主演的《混小子狂欢节》和《希特勒的肚子》今年的上座率都超过了 9 成,未来孟京辉工作室希望能将这样的先锋戏剧带给新一代的人,也让更多的人了解到孟京辉工作室除了经典的剧目外还在不断推陈出新。

除了目前正在上海艺海剧院上演的《恋爱的犀牛》,在杭州戏剧节上还会有孟京辉今年的新剧《寻欢作乐》等等。不过他的这种做法也招致保守派的反感,认为他们不过是生硬地把不同的元素简单拼凑而已。

刘晓晔认为这是一种偏见。“其实他们对我们缺乏足够的认识,也害怕认识。”刘晓晔说。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