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斯兰国,那个迫使数百万人背井离乡的组织是怎么运作的? | 难民危机是怎么回事 三_文化_好奇心日报

En Huard, Eric Schmitt2015-10-02 17:03:09

过去一个月,你可能每天都会看到欧洲难民问题的消息,但看似一夜间出现的危机究竟是如何爆发的?我们希望这组报道能告诉你,这数百万人为何不得不踏上充满死亡威胁的迁移之路,以及他们最终会走向哪里。

经过 4 年半,叙利亚内战对于大多数观众已经是新闻时段的背景声。但 3 岁叙利亚孩子 Aylan Kurdi 被冲上土耳其海滩的画面让战争的残酷不再抽象,20 万人死亡和 400 万人背井离乡(暂时)由统计数字变成了观众可以想象的悲剧。

不过这 4 年半的战争究竟造成了多大的影响?数百万人为什么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离开这个国家以及周边邻国的收容区域?他们在这漫长迁移过程中又经历了什么?我们选取时报的一系列文章,在未来 8 天时间回答这些问题。

昨天的报道通过百万米之上拍摄的夜景图展示了各武装派别统治下的叙利亚,当中最暗淡的莫过于伊斯兰国(ISIS)。作为叙利亚和伊拉克两地最为活跃的恐怖组织,伊斯兰国是数百万人逃离家乡的重要因素,今天我们要谈的是这个组织的运作。

注:本文最先刊发于 2014 年 8 月

随着 ISIS 继续攻占更多的地域,这个组织已经默默地建立了有效的管理架构。财政、武器装备、地方治理、军事行动和招募等部门均主要由中年伊拉克人组成。

处在组织最高层的,是自封的全体穆斯林的领袖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Abu Bakr al-Baghdadi)。他像一个激进的首席执行官,10 年前,他曾经被关押在美国战俘营布卡营(Camp Bucca)里,现在他的副手们都是他从当年的狱友中亲手挑选出来的。

他对军人有着偏爱,所以他的领导团队里有很多前军官,他们都曾在很久之前解散了的萨达姆·侯赛因的部队里服役。

这些伊拉克前军官里,包括了伊拉克第一副总统、曾任萨达姆陆军中校的 Fadel al-Hayali,以及前陆军中校、现在领导着伊斯兰国军事委员会的 Adnan al-Sweidawi

这份伊斯兰国的领导层名单,是由一名看到过伊拉克军队截获文件的本地人勾画出来的,同时经过了美国情报官员的确认,它帮助解释了伊斯兰国在战场上能取胜的原因:通过与美国部队的多年斗争,它的领导人不断完善恐怖主义技术,并且在此基础上增强了传统军事技能,同时他们还对当地情况和联络人了如指掌。伊斯兰国实际上是恐怖分子和军队的合体。

 

两河流域的流氓国家

“这就是这些人毕业的学校,是这里让他们成为了今天的样子,”一位名叫希沙姆·哈希米(Hisham Alhashimi)的研究人员说。

ISIS 自称伊斯兰国,月份它从叙利亚的基地进入伊拉克,并攻占了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Mosul),很突然地引起了全球的关注。

伊拉克军队很快溃散,巴格达迪宣布实施哈里发统治,或者说建立一个伊斯兰国家,它没有国界,在很大一片疆域内实施塔利班式管理。并不是所有人都对它的成功感到惊讶。“这些人对恐怖主义这门生意的理解很彻底,而且在他们发展壮大期间经历了激烈的反恐攻势,并最终生存下来,”一位美国情报官员说,他指的是 2007 年美国对伊拉克增兵的事。“他们要是没有足够的能力,是生存不下来的。”由于谈论到了情报报告,这位官员要求匿名。

ISIS 突袭摩苏尔之后,一位官员想起了一位萨达姆精英部队前少将打给他的一通吓人的电话。这位前少将数月前想要重返伊拉克军队,但被这位官员拒绝了。现在这位少将正在为 ISIS 战斗,并威胁将展开报复。

“我们马上就能打到你面前,我要把你砍成碎片,”这位名叫 Bikhtiyar al-Qadi 的官员转述前少将的话说。他所在的委员会拒绝让一些萨达姆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Baath Party)党员担任政府职务。

伊斯兰国的成功给美国人和地区安全官员敲响了警钟,他们说,和大多数反叛组织相比,伊斯兰国更像一支军队,它占据地盘,并在大范围内协调各种军事行动。

它还接受来自其他逊尼派军事组织和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党员的支持——这些前党员为他们的失势感到愤怒,创立了一个世俗化的运动组织。

“在恐怖主义界,这些人具备了近乎完美的因素。”这位美国官员说。

巴格达迪的副手包括了 12 位省督(地区管理者)、一个三人战时内阁,其他 8 个人则分管财政、战俘和招募。

伊斯兰国的军事行动是通过区域指挥官网络来执行,每个区域指挥官有着各自的下属,并有一定的自治权。不过他们也会定点启用联络网络协同作战。

比如,伊斯兰国为了回应美国对其控制地域的空袭,在上周散播了一部制作专业的视频,拍的是在 200 英里之外斩首美国记者詹姆斯·弗雷(James Foley)的画面。

ISIS 是基地组织精神在伊拉克的继承者,基地组织一直在和美国军队斗争,它的领袖阿布·穆萨布·扎卡维(Abu Musab Al-Zarqawi)在 2006 年美国的一次空袭中丧生。

根据伊拉克专家哈希米绘制的一幅地图,巴格达迪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共有 25 名副手,其中三分之一是萨达姆时期的军事将领,几乎所有人都曾被美国军队囚禁过。

ISIS 军事委员会的最后两位领导人都是前伊拉克部队的将领:一位上校和一位上尉。两人都被杀之后,他们的职位由约 50 岁的前少将 Adnan al-Sweidawi 担任。

艾哈迈德·杜莱米(Ahmed al-Dulaimi)是安巴省省长,现在安巴省大部分由 ISIS 控制,他说,以上这三个人都是从同一家军事学院毕业的。

杜莱米说,他曾经是 Adnan Nijim 的老师,后者 1993 年毕业,成为了一名步兵军官。

“当时怎么也看不出来,他最后会变成那个样子,”杜莱米说。“他来自一个简单的家庭,道德高尚,但他的兄弟都走了那条路,”他说的是成为圣战战士。

杜莱米说,2003 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以后,Nijim 加入了伊拉克的基地组织,并在 2005 年被美国军队俘获。

 

图说伊拉克-伊斯兰国冲突

“这些人都是在 2003 年以后才信奉极端宗教的,”杜莱米说。“当然,伊斯兰国从他们的经历中得到了好处。”

其他前军队将领现在也在为伊斯兰国服务。

巴格达迪在叙利亚最得力的副手是 Samir al-Khlifawi 上校。他在叙利亚被其他叛军杀死了。

德雷克·哈维(Derek Harvey)是前陆军情报官、伊拉克问题专家,现在他是南佛罗里达大学公民社会和冲突全球行动(Global Initiative for Civil Society and Conflict)的负责人。他说,这些以前的部队将领在专业上、个人关系上和与部落的关系上,都强化了伊斯兰国的同盟关系。

该组织从伊拉克监狱释放数百名军事人员的运动,是由前阿拉伯复兴社会党的忠实成员执行的。这些人里包括了萨达姆的共和国卫队的情报官员和战士。

研究伊斯兰教组织的约旦专家哈桑·阿布·哈尼亚(Hassan Abu Hanieh)说,虽然巴格达迪主要依靠伊拉克人,但他把宗教指导、招募和媒体制作这些工作交给了外国人。

其中的许多人,比如伊斯兰国媒体部门的负责人,是沙特阿拉伯人。这种做法至少是想让伊斯兰国看起来“全球化”一些,阿布·哈尼亚说,“他们想吸引全世界的圣战者来加入战斗。”

一些非伊拉克人也得到了重用。巴格达迪的首席发言人是叙利亚人。还有一群外国战士是由一位名叫 Omar al-Shishani 的车臣少数民族领导的。

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Washington Institute for Near East Policy)的伊拉克问题分析师迈克尔·奈茨(Michael Knights)说,毫无疑问,非常多的萨达姆时期的军官加入了伊斯兰国。他说,在萨达姆统治末期,军队中广泛存在着不满情绪,即使是在军队内部,地下伊斯兰教运动的力量也在增强。

美国入侵伊拉克之后的政治变动加速了这些伊斯兰教运动的崛起。萨达姆的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党员被禁止担任政府职务,政治上占据优势的伊拉克什叶派让许多逊尼派感到权力被剥夺了。

2003 年以后,这些人除了变得更加激进以外,还有别的选择吗?”奈茨说。

对于那些曾在萨达姆坚定的世俗化部队里服役过的人来说,这种转变在他们加入伊斯兰国以后彻底完成了。“在巴格达迪的伊斯兰国里,没有一个人不是信徒。”哈希米说。

难民危机系列报道

难民问题的最新进展,以及它为什么会难以控制?

通过夜里的灯光和卫星图来看叙利亚内战

叙利亚的大问题,伊斯兰国是怎么运作的?

难民们为什么不留在邻国而非得冒险逃向欧洲?

3 岁孩子的照片改变了欧洲的态度,但它们能收留多少人?

随难民迁徙:从希腊出发,路上兴起了围绕难民的生意

随难民迁徙:在贝尔格莱德,住酒店需要 5 个小时

随难民迁徙:翻过铁丝网涌进匈牙利之后,难民们不得不转向德国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