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觉得社交网络里言论太蠢,你可能就会保持沉默_文化_好奇心日报

Claire Cain Miller2014-08-28 18:37:25

有意思的是,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更愿意在 Facebook 上发声,而那些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则更愿意保持沉默,转而向家人或者朋友表达他们的意见。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对于从阿拉伯之春到冰桶挑战等诸多活动的积极分子和组织者们来说,互联网可能是个有用的工具。但最新的数据表明,总地来看,互联网并没有提升政治参与度,反而是削弱了它。

Twitter、Fackbook 等社交媒体具有将关于公共事件的意见归纳起来、并阻碍其讨论的作用。根据皮尤研究中心和罗格斯大学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社交媒体让人们更少愿意发出自己的声音,当人们觉得自己的看法和朋友们不一样时,这种作用尤甚。
研究人员还发现,那些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人,在现实生活中更不愿意表达和别人不一样的看法。

似乎是互联网推进了美国的两极分化,因为人们都和与自己思维方式相同的人在一起,而且在表达不同意见时会有迟疑。互联网公司通过调整算法,给我们展示的也是和我们相似的人搜索的结果,这更放大了这种效应。

一项研究调查了美国人对爱德华·斯诺登揭露政府监控事件的看法。在这个引发大量讨论的问题上,持赞成和反对意见的人数量相当。

“使用社交媒体的人,都在寻找参与政治的新方式,但是,参与政治和商议政治有着很大的不同,”罗格斯大学传播学副教授、此项研究的作者之一基思·N·汉普顿(Keith N. Hampton)说。“人们不怎么会在社交媒体上表达意见,并且把意见亮给对手看,而在民主社会里,这种观点的碰撞是必要的。”

研究人员是从研究“沉默的螺旋(spiral of silence)”这种互联网效应开始的,该理论认为,如果人们觉得自己和朋友、家人和同事的观点不同,就不怎么会表达自己的意见。许多人认为,互联网会消除这种效应,因为它能把更多各种各样的人联系在一起,甚至连少数派的声音都能被放大。
然而,研究人员发现,互联网反映的是线下的世界,人们总是和志趣相投的人靠得很近,避免表达不同意见。(有一点是因为有条老规矩说,在饭桌上应该避免谈论宗教或者政治。)
从某种角度上说,互联网加深了意见之间的鸿沟。它让人能更容易地从自己所认同的人那里获取新闻和观点。在很多情况下,人们自己甚至根本不做选择。上周,Twitter 称,如果一个用户关注的人里有足够多的人喜欢了一条推,即使发推人没有被该用户关注,那么这条推也将出现在这位用户的时间线里。周一,Facebook 称将在状态更新里屏蔽带有特定类型标题的文章。与此同时,网络暴民对发表意见的人的攻击,已经让社交网站及其用户头疼不已。
研究人员说,人们都很愿意听他人对自己的认可,会不断地揣摩各种线索,判断别人是否认同自己。积极的社交媒体用户会得到很多这种线索——比如状态更新、人们分享的新闻、日常生活的照片,等等——所以他们变得不那么喜欢说出自己的意见。
在研究过程中,研究人员向人们提问了爱德华·斯诺登(Edward Snowden)曝光 NSA 监控的话题,这让美国人的意见分为了两部分。
大多数接受调查的人说,他们愿意和家人朋友在饭桌上、在社区会议或工作场合谈论政府的监控。而大多数人不会选择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谈论此事。和表示愿意和朋友在真实世界里表达关于此事意见的人相比,那些每天要用 Facebook 好几次的人这种意愿与前者相比,只到一半。
但是,如果 Facebook 的用户认为,他们在 Facebook 上的好友在同一问题上支持自己的立场,他们参与网上讨论的意愿会提高 1.9 倍。而那些有着强烈看法的人,无论是否支持政府监控,参与 Facebook 讨论的意愿都比一般人高 2.4 倍。有意思的是,那些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更愿意在 Facebook 上发声,而那些受教育程度较高的人则更愿意保持沉默,转而向家人或者朋友表达他们的意见。
研究还发现,对于社交媒体正在成为人们寻找和讨论新闻的场所这一说法,大多数人说他们是从电视和广播里得知 NSA 泄密的消息,而 Facebook 和 Twitter 是可能性最小的新闻来源。

这些发现也有局限性,因为研究人员只研究了一个新闻事件。但关于另一个最近在网上讨论很多、广受争议的公共事件——弗格森的抗议事件,你在 Twitter 和 Facebook 上看到的熟人发的帖子中,有多少人和你的观点一致?又有多少人和你有不同意见?你有多大的意愿为此发声?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