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扁平_设计词典_好奇心日报

李如一2014-08-27 22:22:32

如我在设计词典之「拟物」中所说,扁平和拟物并不是一对反义词;它们是两种并行的风格。

如今谈到扁平化设计,人们首先想到的往往是 Windows Phone iOS 7。把视野放宽一点,才会看到扁平其实是更大的美学和社会趋势中的一部分。从表面看,扁平是将三维空间压成了二维。但这种无阴影、无材质纹理的纯平风格之所以会流行,和当代社会的减法运动有关。让形式跟随功能是现代主义的信条之一,这句话的朴素表达方式就是「不要做没有用的东西」。扁平的种子其实在这里已经种下。

按照科幻小说家、加拿大人威廉·吉布森(William Gibson)的说法,日本是「全人类关于未来的想象的默认值」,要了解未来,就要去看日本。廿一世纪的第一年——扁平化设计风格在 UI 领域流行前十三年——艺术家村上隆喊出了「超扁平」(Superflat)的口号。

超扁平最初是村上隆在洛杉矶当代艺术馆策划的一场群展的名字,随后被成功包装成一个综合性商业/艺术概念。村上所谓的扁平有两层含义,一是日本艺术对二维图像的大量使用,二是战后日本社会阶级界限消失后,高端与低端品味被「压平」。

很多人对超扁平系作品的第一反应都是「很动漫」,村上隆也并不掩饰日本动画、漫画以及御宅文化对自己的影响。别忘了,动漫爱好者对动漫的爱称「二次元」只不过是「二维」的日文说法。如果把那个很可能是为了语感的帅气加进去的「超」拿掉,Superflat 几乎可以看作对二次元的一种重新包装和 curate

我认为诸如青岛千穗、高野绫、Mr.、以及村上隆本人等超扁平系艺术家的作品和 iOS 7 在视觉风格上是有逻辑演进关系的。它们的相似是神似而非形似。说乔纳森·艾弗(Jonathan Ive)和他的团队模仿了超扁平系艺术作品是荒诞的,但后者对世界的审美格局有着潜移默化的缓慢影响。扁平是一种全方位的趋势,UI 设计的扁平化只是这一趋势的表征之一。扁平是(后)现代病的一种,是人类对「高度冗余」的反弹。在《整理达人万岁》(All Power to the Pack Rats)一文中,伊安·斯文诺尼(Ian Svenonius)敏锐地指出「苹果硬件 + 宜家家私 + Wi-Fi 网络」的生活方式正在消解实体世界。他说:

苹果鼓励我们扔掉实体物。音乐?存在 iCloud 上。书?存在 iCloud 上。电影、杂志、报纸、电视……统统安全地存放在以太里,而不是我们的脚下或壁橱中……与此同时,那些守着实体物件的人被批评、被讥笑、被视为傻子。

这大概是不少人理想中的生活:桌、椅、笔记本电脑、移动设备和耳机是你的主要物品。你的公寓和你每天以沙拉为食的肠胃一样轻便干净。你用「防干扰」写作软件和无衬线字体,戒烟戒酒,定时运动,坚决不碰大麻。听 MP3,读电子书,上视频网站看电影。一个无印良品的 CD 架就能装下你所有的 CD。你用水浴设备(sous-vide)做三成熟的牛排,用支付宝交房租水电费,骑死飞自行车,指着手机上的 Uber 图标跟朋友说 car ownership 已经过时了。女朋友告诉你发型和打扮以简单干净为上,「不要搞得那么花里胡哨,你是二次元咩?」(她不知道其实你就是二(chāo)次(biăn)元(píng)。)

像你的生活?嗯,你可以开始做扁平化设计了。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