亨利·卢斯被遗忘的「时代」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里约2014-08-28 16:19:52

Best On The Web 是一个推荐性栏目,每个工作日我们会从互联网世界中找出最好看的内容,希望这个栏目让我们始终与阅读、知识和美好在一起。

今天推荐的这篇文章揭示出时代集团分拆前后的人事变动和其间发生的真实经历。

尽管拥有新闻集团、CBS 等众多传媒机构的曼哈顿第六大道被称作「传媒大道」,但时代-生活大厦一定是有魅力的一座建筑。《广告狂人》当中的 Sterling Cooper Draper Pryce 的标志性的办公室并非来自麦迪逊大道,而正是从中寻找的灵感。

在《时代》周刊 92 年的历史当中,只有 7 个人可以被称为「主编」,坐过 34 层楼上创始人亨利·卢斯的埃姆斯椅子。登月的人数都超过了这个数字。这里有私人挂衣间和绝好的景致,象征着权力和影响力。

但现在一切都要划上句号了。根据《纽约》杂志的描述,为压缩成本,已经挪移到这幢建筑二层的时代集团,将在明年搬到下城的另一空间。这自然反应出时代集团的经营处境,尽管它依然是这个国家发行最大的杂志出版商,但它的经营收入比起 2006 年下降了 65%。没有耐心看待那张糟糕的财务报表的母公司时代华纳,终于做出分拆的决定。

新的时代集团今年六月刚刚上市。和默多克去年分拆新闻集团给予出版业务 18 亿美元的支持不同,时代华纳给予时代集团的待遇可以称得上「残忍」——它需要承担 13 亿美元的负债和其它苛刻条款。一个前高管称,「现在的时代集团就像是伊拉克」。

Norman Pearlstine 从彭博社的回归,承担了面对数字化未来的责任,虽然他已经是 71 岁的年纪。他认可福布斯的「用户产生内容」的机制,支持将赞助内容变得形似编辑内容的「原生广告」。 时代集团的一位数字高管认为它们将「成为下一个 Facebook,下一个 Linkedin」。这种看似开放的说法更让人困惑,它究竟会成为什么?

这个时代越来越多这种「慌张」的举动,编辑内容团队和商业经营似乎再也不可能泾渭分明。八月中旬的时候,Gawker 得到一份「体育画报」网站内部泄露的表格,将写手依据「写作的内容多大程度上有利于与广告主的关系」进行排名。这样的事情越来越多地发生,责备的声音却越来越少。

作者最后向时代集团 CEO Joseph Ripp 发问,「你有多经常想到这间公司的创始人亨利·卢斯?」「不怎么想起」,Ripp 答道,「很多人会说,亨利·卢斯不会这么干。我会告诉他们,你知道亨利·卢斯最棒的地方是什么么?他不用考虑亨利·卢斯会怎么做这个问题。他不会固守他的过去。」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