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顶级餐厅供应海胆的人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张晶2014-07-16 16:45:00

位于挪威北端、比北极圈还要向北 88 英里处,有一个苏格兰人会潜入随时有风浪袭来的深海,捕捉海胆供应给欧洲最顶级的餐厅。这篇文章就讲述了这个名为 Roderick Sloan 的人的故事。

虽然同为北欧国家,但丹麦和瑞典人总有无尽的笑话来嘲笑挪威人的愚钝,任何时候都不会重样,而 Roderick Sloan 所做的一切似乎就是过去十年里最有名的笑话之一。

他和太太、孩子们和一只又肥又老的拉布拉多犬生活在挪威最黑暗、荒凉和遥远的海边村庄 Nordskot。一家人拥有一个 500 英亩的大农场,周围都是白桦树和连绵的山脉,但这大概就是美国旅行作家比尔·布莱森会形容为“感谢上帝没有安排我生活在这样的地方”的那种地方。Sloan 热爱这种宁静,“如果生活可以过于完美的话,那只能是完美的宁静”。

他要面对的不仅仅是宁静,虽然挪威的海域里有大量的海胆,但是专职捕捉海胆的人,他是唯一一个。他要经常面临湍急、狂风肆虐和随时有风暴袭来的海浪,深入到海面下 50 英尺去寻找海胆。位于奥斯陆的写酒评的一个人评价他说,“人们只有醉了或是疯了才会干那样的事情”。

北极圈以北

这个世界上每年要消耗掉 10 万吨海胆,大部分是在法国和日本,吃新鲜海胆的感觉被形容为“就像与海洋在亲热”。日本人则会在新年开始时将海胆作为礼物互送。如今 Sloan 所捕捉的是 Strongylocentrotus droebachiensis,又叫 “Norwegian greens”,指的是那种某些海域才有的绿色海胆。尽管他的客户主要是欧洲一些顶级餐厅,包括伦敦所谓麦加圣地一样供应英格兰食物的 St. John 以及瑞典北部郊外只有 12 个位子的 Fäviken,但也曾遭遇诸多波折,甚至中间回到学校里去学习工程学打算转行,直到哥本哈根的顶级餐厅诺马(Noma)主厨的一通电话拯救了他的事业。

Sloan 描述说,“最初是海盐的味道,然后有很冲的碘酒味,最后留下的是甘甜”。

十多年来,Sloan 一直在继续这种“愚钝”的举动。他甚至想在农场里种植枫树,虽然这种树据说要 25 年才可以产生枫糖浆。那时候他都快 70 岁了,但他说,“我总是喜欢看未来”。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