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 在北京告诉你,改变交通比改变打车更重要的 8 个理由_智能_好奇心日报

崔绮雯 黄俊杰 周宗珉2014-07-15 05:42:24

今天,北京成为 Uber 第 100 个正式进驻的城市!你以为 Uber 只是一个打车应用?不,他们正在改变城市交通和物流……

“北京是我们进驻的第 100 个城市”,Uber(优步)的 CEO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今天下午在三里屯正式宣布 Uber 进驻北京。

这距离第一辆 Uber 登陆北京已经有将近 3 个月时间了,当时,他们还特意邀请小米的海外市场总监 Hugo Barra 来做首位乘客。Uber 惯于在一个城市以“秘密 Uber”(Secret Uber)的名义试运行,看准用户的需求时机成熟才宣布正式登陆。就在北京试运行的 3 个月内,Uber 又扩张了 40 个城市,目前全球已经有 140 个城市进驻了 Uber 车队。

在今天下午的演讲中,卡兰尼克没给中国地区的具体数字,不过给出的一张图表显示北京是 Uber 业务在全球增长速率最高的城市。

Uber 在 7 个城市上线后的增长对比,以周计算

2010 年 6 月,当 Uber 服务刚上线的时候,被外界视为一家“为 1% 的人提供租车服务”创业公司。它的第一个服务 UberBlack 只提供高端车电召服务,用户在手机上装一个应用,按下按钮与 Uber 合作的司机便会开着奔驰 E 系列或宝马 5 系列等车型接你去指定地点。

不过 Uber 很快就不甘于高端打车市场份额,开始向不同的城市扩张服务。在 2012 年 7 月,当 Uber 针对更广泛受众推出价格低于出租车的叫车服务 UberX 时,他们已经扩展到美国及欧洲的 10 城市。同年,他们还推出和出租车价格一样的 UberTaxi 服务。

在中国,Uber 也延续同样的发展路径。在推出了 UberBlack 一段时间后,今年 6 月中旬,Uber 在广州、北京、上海都推出了低价的 UberX,费用几乎与出租车持平。

上个月,Uber 刚刚完成 12 亿美元 D 轮融资,估值 182 亿美元。在此之前,只有 Facebook 在更高的估值下完成融资。在财经媒体 Bloomberg.com 的首页,你几乎每天都能看到包含“Uber”的标题出现。

融资消息公布后,纽约大学 Stern 商学院教授 Aswath Damodaran 撰文称 Uber 不值这么多钱,理由是整个电召车和出租车市场的规模限制。Damodaran 认为,Uber 在这两个市场里的规模只能达到 10%,因此估值应该是 59 亿美元。Damodaran 的评论引来很多质疑,特别是市场规模的推断

对此,Uber CEO 卡兰尼克认为以现有市场估算 Uber 未来的前提并不成立。他在接受《好奇心日报》采访时表示:“Uber 的技术让以前不叫车的人开始叫车,我们正在改变所在城市的交通。比如在旧金山市,Uber 的规模就已经比进入前的出租车市场大上几倍。”

Uber 从未直接公布财务数字。但根据硅谷科技圈八卦新闻网站 ValleyWag 拿到的 Uber 内部数据,Uber 的单周收入在去年 11 月已经可以超过 2000 万美元。

Uber 的技术到底改变了什么?

时间可以预期。打开 Uber 应用,它就会显示出附近的不同车型以及他们过来接你需要的时间,以及车辆过来的实时位置。和很多打车软件不同的是,Uber 的司机不能选择拒载,因此乘客不用看着满屏的车辆图标却没人接。

成功率可预期。出租车司机拒载算不上新鲜,电话叫车但提前走人的乘客也不少见。Uber 绑定电话号码,并引入双向评分系统,对司机和乘客都有一定约束。Uber 北京负责人姜智亚告诉《好奇心日报》,他们允许司机灵活地参与工作,无论是全职或者是兼职。但是为了保证司机的素质,他们会对司机进行培训和考核,考核的内容会包括北京的路况,细致到胡同。

预测需求。Uber 通过搜集到的数据和算法生成热点图,预计未来 2-3 小时内的叫车需求变化。卡兰尼克说 Uber 不将这些信息直接显示给司机,以免车辆分布过于不均,而是根据需求变化推荐适量的司机前往未来热点地区。相比出租车满街跑着,司机自己琢磨哪儿人多无疑有天壤之别。

动态定价。除了带有妥协性质的 UberTaxi 以外,Uber 的定价主要依靠数据来决定。比如叫车需求多的时候,Uber 会提高定价鼓励更多司机上路;叫车需求少的时候,Uber 降低定价鼓励更多乘客叫车。

接管整个支付流程。Uber 对收费流程的接管颇为彻底,不仅仅是付款环节,行驶距离、等待时间乃至最终费用的计算都由 Uber 应用完成。

接管支付流程是 Uber 最重要的一点,也是大部分打车应用处于监管等因素考虑所未能做到的。不仅无现金支付方便乘客,也是动态定价的前提,为 Uber 提供了最大化优化系统效率所必须的一环。

Uber 北京的负责人姜智亚也将支付流程视为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对《好奇心日报》评论说:“所谓的 O2O(线上到线下服务),目前大部分打车应用只完成了线上的部分,即解决了叫车的问题,但是在线下的部分,车还是一样的车,计费还是一样的计费。”

移动的不只是人类

Uber 希望改变的城市交通不仅仅包括打车和叫车服务。尽管 Uber 还常常被叫做“叫车应用”,但这个词早已不能用来描述它的业务了。在早前接受采访时,Kalanick 曾表示 Uber 不是“打车服务”,而是“连接生活方式和城市物流的桥梁”。

“所谓互联网的生活方式,就是点击,然后实现”Kalanick 说道,“而 Uber 想要成为真实世界的生活方式,那就是点击,然后享用。5 分钟时间,我们可以将人运输到各处;同样 5 分钟,也可以我们用不同的方式运输其它东西。”

2013 年情人节,Uber 在美国部分城市推出为其一天的送花服务。用户可以在手机上像叫车一样叫来玫瑰花。虽然只是一场营销式推广的活动,但再也停不下来:送圣诞树、鲜花、猫、空调、汉堡……每次短期试验都十分机智地踩着节日和季节点。

也不尽是短期营销。例如今年 4 月在纽约展开的长期项目 UberRUSH,一个用自行车进行同城快递配送的服务。想要给朋友还两件衣服,却没时间穿梭城市?UberRUSH 的自行车快递员会骑自行车上门取货并且送货。在曼哈顿地区,每趟取货送货需要花费 15 美元。

除了运输的对象,还有改变的还有运输方式。7 月 3 日,Uber 开通了名为 UberChopper 的直升机接送服务,若你愿意花费 3000 美元,Uber 的直升飞机将会带你从纽约飞到汉普顿。UberChopper 其实在 2013 年 7 月就有了,Uber 公司还表示,他们也在考虑将其直升机接送变为固定服务。业内曾有传言,如果不是 UberBlackJet 私人飞机接送服务在 2013 年底流产了,也许现在已经可以用 Uber 订飞机了。

基于 Uber “一键连接”实现方式,业界也衍生出数十家有同样理念的公司,他们常被称为 Uber for X,如 SixDoors,是一键配送鲜花和礼物的公司;Medicst,就是一键配送医生。

曼哈顿 UberRUSH 体验

为了更好的理解 Uber 以及 UberRUSH 在城市交通物流方面的尝试,我们在美国纽约的曼哈顿地区进行了一次体验。

我们在周五的下班高峰时间(4:30)试用了 UberRUSH,从曼哈顿的东村(East Village)向约克维尔(Yorkville)快递了一个文件。

打开 Uber 应用程序,切换到 RUSH,可以实时看到附近的骑手数量以及最近一位离自己的车程。随机看了曼哈顿几个主要地段的骑手数量都比较充裕,一般都可在 10 分钟之内到达。应用的使用方法也与 Uber 打车无异,我们点击了下单,Uber 给我们指派了一个骑手 Michael。


指派后,骑手会要求送件人口头告知或发短信告知收件人的姓名、具体地址和联系方式,还会口头沟通大致的送达时间。我们可以在地图上实时看到骑手的位置。

和 Uber 打车服务有点不同的是,用户还需要指定包裹的投递目的地,最后,我们这趟垮了两个区域的 UberRUSH 花费了 21 美元。

这就是骑手 Michael,不像 Uber 司机,他们没有统一的工服,也没有 Uber 标识的背包。于是,我们对他进行了一个简单的采访,要点如下:

总体感受:UberRUSH 的费用在美国还算可以接受,印象最深的就是骑手的友好和实时追踪的透明度。当然在试用的过程中也遇到骑手接单不来,联系了之后才得知他的手机过热关机的状况,希望只是个例。


效率的阻碍

“一辆效率发挥到极致的 Uber 让 20 辆车从道路上消失将对城市带来莫大好处。比如减少拥堵和停车压力。乘车人和驾车人都会获得好处。”Kalanick 上周末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如此描述了高效率所带来的前景。他说近期降低 UberX 定价也是为了鼓励更多人使用 Uber 的服务。

由于低使用率、高停车费用已经在影响大城市居民的购车意愿,包括以汽车而闻名的美国。有研究表明更便宜、更多的出租车将会让更多城市居民选择通过地铁与出租车混合的公共交通出行,而不是自驾。

当传统交通行业出现问题时,Uber 优化城市的运输效率特点变得更明显。最近,Uber 进驻了伦敦,当地的出租车司机由于担心过度的竞争而发起了罢工抗议。这却帮了 Uber 推广,因为他们让普通用户意识到这个工具提升交通效率的工具。讽刺的是,在伦敦大罢工期间,Uber 的英国注册用户数增长了 850%

任何挑战旧有体系的创新都会遭遇阻力,正如 Kalanick 在硅谷孵化器 Y-Combinator 所做的一次演讲中所说:“只要你做什么成功的事,就不可能让所有人满意。你试图晃动的行业越老,它受到的政府或腐败保护就越多。”

Uber 以及 Lyft 等同类服务的发展壮大,影响了整个美国出租车产业的发展方向。除了让一系列打车服务也应运而生之外,还吸引了大量的司机转投新型服务。根据旧金山出租车公司协会的数据,在 12 个月以内,旧金山 1/3 出租车司机(约 2800 人)都跳槽加入上述几个初创公司。他们加入最大原因就是收入。根据 Uber 官方的数据,旧金山的 UberX 司机年收入可达 7.4 万美元,而美国出租车司机的年均收入仅为 3 万美元。

由于 Uber 企图革新行业规则,不少城市都正在抵制 Uber 的进入。罢工、触犯法律、提起诉讼、退出多伦多……炙手可热的初创公司 Uber 每天都面临各种法律烦恼。作为行业的革命者,Uber 看到巨大的市场需求并且通过技术手段击破旧有系统,阻力不言而喻。

两天前,UberX 在美国多个城市降价 20%。优质服务、更低价格、一键配送……Uber 正像击垮了出版业的亚马逊一样试图通过赢取用户人心冲击交通行业。


改变交通比改变打车更重要的 8 个理由:

1.  交通不只需要移动人,也需要移动物体。在曼哈顿的 UberRush 自行车同城快递服务,可以根据需求点对点移动物品,快速解决城市内物品流通需求。

2. 交通需求可预测。Uber 会根据收集到的数据预测需求变化,提前将司机指向目标位置。Uber 的官方介绍称,等待 10 - 15 分钟就会有车。

3.  一次解决所有问题。Uber 没有解决问题的一部分,而是解决了从招车、计费、付款、移动支付、调价的所有问题,为后续的实验铺平道路。

4.  一些功能开发出来只能用几天。玫瑰只有 2 月 14 日那天销量大,空调只有夏天才有人急着买。Uber 实验了一系列营销活动,从配送夏天送雪糕,圣诞节送圣诞树到中国新年送舞狮队,都是配合节日和季节的短期服务。

5.  叫车足够便宜,就不需要买车。UberX 的目标就是让人们的花费少于买一部车。CEO 卡兰尼克称,如果你每天出行 3-4 趟,而 UberX 价格足够低,那么使用 Uber 出行就比买车更有吸引力了。

6. 满足集中、暂时性的需求会让服务快速增长。Uber 会因应夜生活、节日、天气、体育比赛等增加某一地区的车辆供应。早期,Uber 在芝加哥的用户呈现爆发式增长,就是因为满足接送人们夜晚出行、往返体育比赛场地以及雨天打车的需求。

7.  0.1% 的人同样值得服务。Uber 刚诞生的时候因为服务较高端被称作“为 1% 的人提供打车服务”,而他们不久前还推出了直升机接送服务 UberChopper,这是去年一个营销活动的延续。
8.  不计投入进入市场打群众基础。交通行业监管严重,Uber 屡屡受阻。Uber 凭借资本支持一方面快速扩张到更多城市、另一方面压低价格赢取用户支持,抗议、罢工反倒成了正面宣传。Lyft 等囊中羞涩的竞争对手在面对类似情况时能做的就少很多,例如 Lyft 进入纽约屡屡受阻,至今在纽约市依然是一个“非法服务”。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