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自拍照已经不够了,看脸时代你需要投入更多_时尚_好奇心日报

ALEX WILLIAMS2014-07-14 16:45:00

当下的时代,社交媒体给了每个人一个可以修饰的数字身份,所以有些注重形象的数码一族不满足于只是进行在线图片管理,他们开始不遗余力地去拍写真,他们的 Facebook 和 Twitter 头像都可以用在《Vogue》杂志上——因为都是些引人注目、魅力十足的个人写真。

瑞秋·韦恩斯坦·皮特森请专业人士拍的肖像照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在一座 19 世纪弗洛伦廷风格的别墅里,她身穿黑色皮裤,戴着头等开普敦钻石,斜靠在丝绒扶手椅上,坐在画着壁画的屋顶底下。她的身边是一个发型师和一个化妆师,一位摄影师在不停地咔嚓咔嚓为她拍照。

她并不是来自精锐模特经纪公司(Elite Model Management),5000 块一天的T台专业模特,而是 41 岁的吉娜·德薇(Gina DeVee),一位来自加州蒙特西托(Montecito)的成功的教练。德薇付给一位摄影师 3500 美元,请他为她拍一套杂志级的照片,用来做她的 FacebookTwitter 头像,同时放在她的专业网站上。她说,她的目的是营造“个人宣传热点(personal brand buzz)”。

“这种照片并不是詹妮弗·洛佩兹的专利,”德薇说。“我也渴望自己能成为摇滚明星。”

看来有时候,手拿 iPhone 玩自拍还真就不行。

 

左边是艾米·沃尔(Amy Wall)的自拍照,右边是专业照片。

当下的时代,社交媒体给了每个人一个可以修饰的数字身份,所以有些注重形象的数码一族不满足于只是进行在线图片管理,他们开始不遗余力地去拍写真,他们的 Facebook 和 Twitter 头像都可以用在《Vogue》杂志上——因为都是些引人注目、魅力十足的个人写真。

何乐而不为呢?在 Facebook上,难道不是人人都能当明星吗?

“我们自打 岁起就在不停地翻看各种杂志,仰视这些光鲜靓丽的女人们,”德薇说。“现在我们也能通过社交媒体,打造我们自己的杂志了。”

当然,过去都只有政治家和贵族们才会拍这类肖像照,并且会画成油画。我们这些普通人一般也就拿高中年刊上的照片或者护照照片凑合用用,没有更高级的了。现在有点儿闲钱的人,就能把照相的活儿外包给专业人士,把一个精心修饰过的自己展现在世人面前。

 

吉娜·德薇

对于家住加州洛斯阿尔托斯(Los Altos)的软件工程师,34 岁的瑞秋·韦恩斯坦·皮特森(Rachel Weinstein Petterson)来说,拍写真的过程变成了重塑自我形象的过程。多年以来,皮特森一直在用 15 岁上大学时照的一张“保守的”影楼照作为自己社交媒体上的头像。但现在,社交媒体上的头像是一个人给别人的第一印象,她觉得那张照片不够用了。“我不想再随便拍张照片示人了,”皮特森说。“我想让别人看到以后觉得我很有自信,而且对自己定位很准的照片。”皮特森找到了湾区摄影二人组——海蒂·麦高希(Heidi Margocsy)和塔拉·巴克斯特(Tara Baxter)——请她们为自己拍了一套照片。在整个拍摄过程中,她换过的衣服比 Lady Gaga 开演唱会时换的还多。有一张照片是她走在加州金色的小山坡上,穿着白色蕾丝上衣,整个人被大风吹得好像一个流浪儿;而在另一张照片里,她穿着一身撩人的红色凯瑟琳·玛兰蒂诺(Catherine Malandrino)外套,俯身靠在仓库的墙上,变身极具诱惑的都市女郎。在她的 Google+ 头像里,她穿了一件演戏用的锁子甲,画着 Kabuki-esque 的彩妆,还戴着一顶金质头冠。她说,这张照片体现的是她内心的自我——“暗黑公主”。

“我想传递一种威严的感觉,”皮特森说。“我想让人停下来说:‘也许我想再仔细看看。’”

一张精致的写真照的作用可不止于此。它还会让人羡慕、引人模仿。“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在 Facebook 上看到自己朋友的照片时会说:‘天哪,我也想让自己看起来更棒,’”麦高希说。她开在加州佩塔卢马(Petaluma)的 In Her Image 摄影专为女性提供“信心提升摄影服务(empowerment photography)”。她说,她的公司每周基本上接待 到 位顾客,每拍摄一天的费用在 1050 美元以内。

左、右图分别是 Genavieve Shingle 请专业人士拍摄前后的个人照。

“社交媒体把我们带入了一个求点赞的世界,”麦高希说。“我的数百个客户都说,当她们发布的一张照片得到 100 多条回复时,她们的自尊心得到了最大的满足。谁会讨厌被人说‘天哪,你看起来就像个超级名模’呢?”

佩塔卢马的视频制作人温蒂·寇伯(Wendi Koble)就享受了这种待遇。当发布了一张自己穿着黑色薄纱装的照片以后,她的 Facebook 页面就爆掉了:“你要不要这么好看啊?我想看你穿运动服的照片”,“这是我看过的最棒的个人照了”,或者就只是一句:“好性感!(Va-Va-Voom)”

“这钱没白花,”她说。

和纹身一样,经过美化的头像照也可以作为生活重大变动的标志:一次分手、一个难忘的生日,职业方向的一次重大改变,等等。

瑞秋·韦恩斯坦·皮特森的个人版照片(右)和专业版照片。

对于在加州门多西诺(Mendocino)开美容院的艾米·沃尔来说,一张专业的个人照是她 44 岁生日的礼物。她拍了 套海报女郎风格的照片,包括一套大萧条时期风格的黑白照(让人想起来《纸月亮(Paper Moon)》这部电影)。她每次都只挑一张上传到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上去。

“我这是在吊他们的胃口,”她说。“每隔几个月我就放一张上去,这样我就能每隔一段时间被别人关注一阵子。”她说,从她开始发这些照片的时候算起,至少有 50 个自己的朋友也去拍了专业头像照。

对于温蒂·K·雅洛姆(Wendy K. Yalom)这样的摄影师来说,这简直是上天的恩惠。德薇在意大利拍照片就请的她。作为一个原本做婚礼摄影师的人,雅洛姆把个人形象摄影(personal branding photography)也做成了一项同样可以赚大钱的生意。她说,从 2010 年起,她的生意量暴增,从偶尔给朋友拍一拍,变成了每个月要拍十几个人。

许多客户都是企业家,他们想要更精致的头像照。

今年,纽约的律师 Genavieve Shingle 开办了一个企业家法律培训班,她不想再用那张乏味的公司证件照代表自己了。所以她花了好几天,带着两个摄影师(劳拉·伏尔帕奇奥[Laura Volpacchio]和米歇尔·海耶斯[Michelle Hayes])在纽约来回走,走到脚都断了,一会儿穿亮闪闪的衣服,一会拿着一大束粉色气球,在相机前摆出各种姿势,为的就是在她的专业网站和 Facebook 页面上推销自己。

“人们看中的是你这个人,这比你提供什么服务或产品更重要,”她说。“我做生意靠的就是真实的我,所以我想确保在社交媒体上能体现出这一点。”

确实,现在是一图胜千言的时代,正如肖恩·贝尔(Sean Behr)所说,要在 Facebook 和 Twitter 上严格区分“个人”和“职业人”也很难。贝尔是旧金山的一位科技企业家,他创办了一家名叫 Zirx 的代客泊车公司,最近请雅洛姆拍了一套尽显个人活力的杂志级照片。在照片里,他身穿一件 领毛衣站在旧金山的内河码头边上。他说,在科技圈里,糟糕的个人形象照对公司影响很不好,就算是自己的 Facebook 页面头像也马虎不得。

“社交媒体是线下交易真正的起点,” 38 岁的贝尔说。“公司的顾客会在 Twitter 上关注我,在 Facebook 上也会加我。如果他们在我的头像上看到一个穿西装打领带、假模假式的人,就会想,‘呃……我印象里他不是这范儿的啊。’”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