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零开始重塑教育系统有多难?_商业_好奇心日报

Claire Martin2014-07-08 16:50:00

越来越多的设计公司被请去为公司、政府和非营利组织建立各种复杂的制度。教育背景各异的跨学科团队正在围绕着核心使命做出设计决策。就如 IDEO 公司投身的秘鲁教育系统项目,这些决策正在打破传统的学校模式。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2011 年秋天,来自旧金山湾区的一支兼容并包的团队开始定期往来于旧金山和秘鲁首都利马。他们中有建筑师、机械工程师、民族志专家、视觉传达设计师和教育专家。

他们都是设计公司 IDEO 的员工,这家公司最为知名之处,是其“世界上第一台笔记本电脑设计者”和“第一只苹果电脑鼠标设计者”的身份。但现在,IDEO 被秘鲁商人卡洛斯•罗德里格斯-帕斯托(Carlos Rodriguez-Pastor)请来做一个新的项目:从头开始设计一个低成本私立学校网络,包括教室、课表、教师培训规划及其商业模式。

罗德里格斯-帕斯托最近接受采访时说,他“正在尝试打破传统的学校模式”:“我们想的是,与其在我们已有的认识上建学校,何不寻找一个新的角度呢?”

像 IDEO 这样的设计公司,正越来越多地被请去为公司、政府和非营利组织建立各种复杂的制度。IDEO 已经重构了新加坡发放工作签证的体系,也帮红十字会重新设计了筹措捐助的流程。美国消费者金融保护局(Consumer Financial Protection Bureau)和梅约诊所(Mayo Clinic)也让 IDEO 来设计相关制度,IDEO 还有一个非营利的子公司,专门为社会问题提供解决方案。

标有项目所涉元素的各种计划、草图和小册子布满了整个办公空间。

这类设计工作也得到了教育界的广泛认同。据罗德岛设计学院(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代院长普拉迪普·沙玛(Pradeep Sharma)介绍,这是一个正处在成长阶段的教学领域。近几年来,该学院的学生重新设计了罗德岛的投票制度,并在提交课程作业的过程中,对医院和停车制度提出了新的设计。

秘鲁的罗德里格斯-帕斯托是金融服务和零售集团 Intercorp 公司的董事会主席,他致力于改善祖国落后的学术现状。在经合组织(OECD)开展的全球教育调查中,秘鲁的得分常常在末位附近徘徊。

罗德里格斯-帕斯托要求 Ideo 设计出一套名为创新学校(Innova Schools)的教学体系,这套体系重视提高学习成绩,并且学费要让秘鲁新兴的中产阶级负担得起(大约每月 130 美元)。他还说,这套体系还必须在经济上有利可图,从而能很快在秘鲁(有可能的话也在邻近国家)涵盖最多 200 所学校,其中包括他最近并购的 所学校。

IDEO 此前曾设计过某个体系中的一部分——比如针对医院护士如何轮岗的设计——但还从未接过设计整个体系的工作。“我们当时的反应是,我们以前从来没做过这个,但是当然,我们可以运用一套流程来实现它,”IDEO 负责这个项目的珊迪·斯佩彻说。

过去,设计公司经常要依靠专业团队。建筑师会和其他建筑师合作、图形设计师们总会扎堆在一起,等等。但 IDEO 负责构思创新学校的团队“是个构成丰富的跨学科设计师团队,大家一起专注于这个体系,”IDEO 的 CEO、董事会主席蒂姆·布朗(Tim Brown)说。他还表示,在过去的56年里,制度设计已经占到了IDEO 所有业务中相当大的一部分。

斯佩彻是一位图形设计师,她拥有教育学硕士学位,在加入 IDEO 之前曾做过小学和大学老师。她和她的团队花了 个月的时间和来自创新学校的员工协同合作,对方的员工教育背景各异,包括了教育、金融、设备管理、人力资源和品牌管理等等。

他们的合作是从被斯佩彻称作“核心使命”的构思起步的,其他所有的设计决策都围绕着这个任务进行。这项使命的内容很是庞大艰巨:要打造秘鲁新一代的领导层。一些家长喜欢的游泳池并不能帮助实现这项使命,但对教师进行持续性的教育则会帮助完成这个远大的目标。

制度设计的一大挑战,就是在单个组成部分未联系到一起之前,制度的功用是无法体现出来的。“课程设置要深入研究、空间设计也要深入研究,”她说。“但想要形成一个系统,这二者必须真正整合在一起。”

利马的一所创新学校。

在创新学校这个项目中,罗德里格斯-帕斯托对于快速扩张的强调曾是个特别棘手的限制。比如,为一所学校招聘高质量的教师,和为 200 所学校招聘高质量的教师,显然前者要容易得多。

所以 IDEO 团队想出了一个“融合式学习模式(blended learning model)”,它依赖的是技术驱动的个体学习和老师指导的群体学习之间的结合。设计团队设计出了有滑动墙的教室,因此两个稍小的教室可以变形成一个大教室,这样在个体学习阶段,一个老师就能同时监管两个班级。

斯佩彻和她的设计师们还建议说,创新学校可以帮本地大学招来讲英语的教授,以便用英语培训未来的创新学校的老师们,并建立每日课程计划数据库,为这些老师提供指导。“在这些教学楼里上课的老师们背后,是一整套复杂的基础设施在支撑他们,”斯佩彻说。

制度设计的另一个潜在困难,是它无法把由于人的存在而存在的怪癖考虑进来。正如罗德岛设计学院的沙玛先生所说,“人应该是创造复杂成果的简单因子”的假设是有缺陷的。“人是远远复杂得多的因子,他们会有自己的想法,有好有坏。”

为了处理制度在秘鲁运行时出现的各种问题,创新学校的管理者和 IDEO 团队还会定期召开情况跟踪会。

在 IDEO 完成对创新学校的设计后近 年的时间里,它已经成长为了一个包括 23 所学校、服务于 13500 名学生的教育体系。据一位创新学校管理者说,去年,在这个体系里的二年级生中,61% 的人精通数学,而秘鲁国内的平均水平是 17%;在阅读理解这一项目上,前后者的数字分别是 83% 和 33%

据罗德里格斯-帕斯托预计,创新学校 2014 年的收入将达到 2200 万美元。他对 IDEO 的表现非常满意,于是又在他掌控的其他公司的项目中,与 IDEO 进行了合作。他还创办了一家集团内部的设计公司,称它是“我们自己的迷你 IDEO 团队”。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