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州在尖叫?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张晶2014-07-07 16:35:00

大概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关于旧金山租住成本越来越贵的讨论开始不断升级,矛头指向了那些“技术精英”——越来越多的硅谷大公司的工作人员住在了面积只有 49 平方英里的旧金山,还有 5000 家初创公司在这里落脚。

最新一期《纽约客》上的文章《硅谷在尖叫》(California Screaming)就集中描述了这一问题——“科技业让湾区变得越来越富裕,但为什么这么多居住者痛恨这点?”

初步的结论源自城市的“中产阶级化”(Gentrification)——这个词很难得到准确的翻译,它往往指的是一个原本有很多普通家庭或艺术家生活的地区,因为重建或调整带来的成本抬升,较富裕的人迁入,下层人迁出的现象。旧金山的很多街区就在经历这样的“中产阶级化”。

文章中先是提到了 Twitter——它是不多的将总部设立在旧金山的科技大公司,而且选择的是在声名狼藉的 Mid Market。它的到来改变了整个街区的文化。但它的随后上市,催生了 1600 个左右新生的百万富翁。这个城市开始大兴土木,迎合这些人对奢华住宅的需求。而像苹果、Facebook 和 Google 这样的公司会安排班车接送这些员工上下班,Google 还一度因占用公共车道而遭遇街头抗议。

同时发生的正是这样的另一幕。很多在租金稳定房子里住了几十年的人被驱逐——他们成为了那些街头的抗议者。一些街区面貌甚至发生了根本转变,少数族裔被新来的科技精英置换。这里面临着显而易见的住房短缺。数据显示,中等收入的人只能买得起六分之一的房产。

Wendy’s illustration for NY Times 

但也正是这些人,让这个城市重现了经济繁荣。文章中写道,在 Davis Symphony Hall 举办的 The Crunchies 颁奖晚宴上,硅谷最有声望的天使投资人 Ron Conway 发表演讲称,“这是在座的我们这些人,让这个城市的失业率从 10% 降低到 5%,减少了一半。”

Ron Conway 也并非完全是个傲慢的商人,他同时在那个被称作科技业的奥斯卡时刻的晚宴中呼吁,人们应该有所回报。而他个人也的确在发起一系列行动,来用自己的影响力改变这个并不友好的苗头。

作者 Nathan Heller 在分析了各种各样的现状和做法之后,发出了质疑——“一个注重效率和进步的社会会真的在公共机制上有所投入么?”他认为,“科技文化本来就是和公共机制背道而驰的”。公共机制需要更多人的更多讨论,而它注定没有效率。而城市本身也会发生变化,如果这种趋势继续蔓延,投资也会变得缓慢,“一个公司城最终会再一次成为,一个普通的城市”。

延伸阅读:

New Republic, "I left My Home in San Francisco" 

The Nation, "What't the media gets wrong about San Francisco's Gentrification Battles"

The Guardian,  "Geek-driven gentrification threatens San Francisco's Bohemian Appeal"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