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吃的虾以后不会来自池塘_文化_好奇心日报

Hiroko Tabuchi2014-07-07 16:35:00

美国大多数虾都进口自拉美和东南亚的渔场,那里的劳工虐待、恶劣的工作环境、对生态系统的破坏,以及激素和抗生素的使用,长期以来都倍受环保和人权主义者关注。而在过去 5 年里,美国的小型室内养虾场已经从仅有的 2 家,增长到了现在的 22 家,而且还有十几家在筹备中。新型的虾农和养虾场正在改变着美国捕虾业的未来。

本文由《纽约时报》授权《好奇心日报》发布,即使我们允许了也不许转载。

来自马萨诸塞州斯托顿(Stoughton)的报道-——在波士顿南部远离繁忙港口的一间仓库里,半导体设计师、越南人詹姆斯•陈(James Tran)正在孵化一种你可能想像不到的东西:虾。

两年前,陈先生开办了这家名为 Sky8 的养虾场(Sky8 Shrimp Farm),他目前是美国逐渐增多的小规模、高科技虾农中的一员。虾农们互相竞争,为的是满足美国国内对炸大虾似乎不竭的、旺盛的需求。他们的方式既不使用有害化学品污染环境,又不依赖被指控违反劳动法的国外供应商。

“想继续用以往的方式捕虾是痴人说梦,”陈先生一边说,一边用手托起几只扭动的待运大虾。

他在越南的大家庭还在从事传统海边捕虾,这种方式通常被人与环境保护、食品安全和劳工问题联系在一起。但在 Sky8,虾在玻璃纤维做成的水缸里养到成熟,水缸配有先进的再循环、过滤和温控系统。

“我认为这一行业会飞速成长,”他说。美国人喜欢吃虾。2002 年,虾取代了罐装金枪鱼,成为了美国人均消费最多的海产。根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National Oceanic and Atmospheric Administration)的统计,2012 年,美国人均吃掉 3.8 磅虾,是 30 年前的 倍。但美国人吃大虾的习惯伴随着沉重的社会和环境负担。

美国大多数虾都进口自拉美和东南亚的渔场,那里的劳工虐待、恶劣的工作环境、对生态系统的破坏,以及激素和抗生素的使用,长期以来都倍受环保和人权主义者关注。从去年开始,一种细菌疾病在亚洲和墨西哥的虾场蔓延,使得虾的产量下降。最近的新闻爆料称,在泰国为虾场供应鱼粉饲料的船上,存在着奴工现象。

在马萨诸塞州斯托顿创办了Sky8养虾农场的詹姆斯·陈。

捕虾业也遇到了严重的困难,全世界的虾群都面临着压力。曾是虾出口大国的中国,现在也通过进口虾来满足国内需求。美国监管者也取消了今年的缅因湾捕虾季,因为研究表明,过度捕捞和海水变暖让虾群数量达到新低。对此问题而日益增长的关注催生了新一代虾农,像陈先生一样的养虾人想出了许多办法来减少他们对环境的污染。

虽然没有官方统计数据,但根据为养虾场提供设备和咨询的 RDM 水产养殖公司(RDM Aquaculture)的统计,在过去 年里,美国的小型室内养虾场已经从仅有的 家,增长到了现在的 22 家,而且还有十几家在筹备中。一些虾场是由陈先生这样的创业者开办的,其他的则是由已经靠庄稼和牲畜挣了钱,想进行多元化经营的农民开的。

“情况变化太快了,”蒙特利湾水族馆(Monterey Bay Aquarium)久负盛名的海产观察(Seafood Watch)项目研究经理皮特·布里德森(Pete Bridson)说。在所有可持续养殖或捕捞的海产中,他所在的海产观察项目对这些水缸里养成的虾给予了最高的评价。“我们看到有更多新的农场采取了封闭式集中养虾手段,而且在这方面一定会有市场。”他说。

对于新一轮美国养虾业的支持,也是政府和行业领导者提高水产养殖声望,扭转公众对养殖海产轻视态度的努力的一部分。而公众之所以有这种态度,部分是由过去对养殖海产的争议所致。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United Nations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的统计,按总量计算,2011 年,美国农民贡献了全球水产养殖产量的 0.8%。渔业官员估计,如果美国水产养殖产量翻番,将会创造 万个岗位,为农民增加 10 亿美元收入。

在由 个人运营的 Sky8 虾场,培育 万只虾苗要花大约 个月,要通过喂食鱼粉、海藻和海草,它们才能长到零售商和餐馆愿意收购的大小。(Sky8 虾场还开发出了不需要添加鱼粉的饲料。)虾场往水缸里装的都是大西洋海水,每次养完一缸都要经过过滤以后才会再利用。根据监管养虾业的美国食品和药品监督局(FDA)去年进行的检测,Sky8 不会添加抗生素、激素和杀虫剂。这些虾跑出去危害野生虾群的可能性也微乎其微。

伴随这种对细节的重视而来的,是相应的购买成本。陈先生每个月会向当地高端买家出货 1300 磅,每磅单价 15 美元,几乎进口冻虾的价格的两倍。尽管如此,他表示 Sky8 依旧在努力满足本地高端零售商和餐馆的需求。“我们亟需扩大生产力,”他说。

“他们是真正的先驱者们,向他们致敬,”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水产养殖项目负责人麦克尔·鲁宾诺(Michael Rubino)说。“我们正处在一个拐点上,公众对于水产养殖的认知,正在从‘这是个问题’,转向‘这是个解决方案’。”

作为长久以来的一道美味,虾最早在美国广泛流行始于 1970 年代,当时 Red Lobster 在它全国所有门店推出了爆米花虾球。亚洲养虾业的兴起,则大大提升了全球虾的产量、降低了价格,让普通人都能吃到虾。虽然美国推动商业养虾的尝试也始于 1970 年代,但这一行业过去一直在和廉价的进口虾作斗争。而且早期的虾场都建在露天的池塘或者海边,有时还会向脆弱的海洋栖息地排放废水。在与廉价进口虾你死我活的斗争中,以及对疾病的忧虑中,这些早期虾场举步维艰,产量自 21 世纪初就一直下降。

但现在,潮头转向了。根据贸易杂志 Undercurrent News 的统计,今年第一季度,美国进口虾的均价比去年同期高了 45%月份把 Red Lobster 作价 21 亿美元卖掉的达登饭店集团(Darden Restaurants)指出,上涨的购虾成本让这家连锁店的经营支出较2013年增加了 3000 万美元。

陈先生检查一只满是虾苗的水缸。

专家也说,消费者对可持续性和食品透明度的要求越来越高——尽管美国的虾农仍在努力让普通消费者相信,购买价格稍高的本地虾其实是合算的。

说起食物,一切就只围绕两件事:能否让我的生活更便捷,并且让我少花点钱?”消费者调查公司 NPD Group 食品行业首席分析师哈利·巴尔泽(Harry Balzer)说。“但我们确实希望能健康,我们对健康的渴望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迫切过。”

在距离大洋 9000 多公里以外的印地安那,住在风车村里的卡尔雷妮亚·布朗(Karlanea Brown)和她丈夫达里尔(Darryl)从 2009 年起,就把养虾作为了玉米和大豆以外的另一个收入来源。从某种程度上讲,现在的她已经成为了养虾业的布道者,在一个大谷仓里教授关于养虾的课程,并做与养虾相关的资助和推销业务。

到现在为止,他们开办的RDM水产养殖公司已经协助创办了 14 家养虾农场,养虾人来自各行各业:农民、银行家、电信工程师、入殓师,等等。布朗女士说,明年还将有 家或更多家虾场上线。

“既然我们自己能生产虾,美国就不该进口虾,”布朗女士说。“我们养的虾非常新鲜,它们出厂的时候,腿都还在不停地蹬呢。”

家住明尼苏达州埃尔金市(Elgin)的查德·阿克斯利(Chad Axley)去年开起了自己的虾场,借此从他勉力支撑的牲畜养殖业转型、补贴家用。“我觉得去做没人做的事,是靠谱的。”他说。

阿克斯利说,开办 Northern Tide Farm 需要他们在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做很多细致的研究,比如控制水中的含氧量。现在他们有8个水缸,虾场每月能卖掉最多 400 磅虾,阿克斯利用一个巨大的网把这么多虾一下子提起来。他现在正在建造他的第9只水缸,而且已经驾轻就熟了。

他面临的问题只有一个:怎么才能抓住虾。

“它们已经学会跑到另一头藏起来了,”阿克斯利说。“我现在得设陷阱才能抓住它们。”


翻译 is译社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