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见者、创新者、破坏者_Best on the Web_好奇心日报

张晶2014-07-04 17:00:00

“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对阅读的未来影响都大,他到底想要什么?” Steve Coll 在《纽约书评》(The New York Review of Books)上如此发问。这篇文章同时也是对 Brad Stone 关于亚马逊的《The Everything Store》的一篇评论。

这同样是一篇关于垄断和反垄断法的故事。它和你读到的任何关于亚马逊的故事或许都有所不同。

在 1990 年代中期,亚马逊逐渐成为一个在线图书零售商,那会儿的出版社将它看作拯救者,因为亚马逊提供了连锁书店之外的另一种渠道选择。当时占据主导的地位的是两家巨型连锁书店——Barnes & Noble 和 Borders。当时有远见的一些出版商知道应该将亚马逊同时看作“有力量的零售伙伴以及一个危险的竞争者”,Brad Stone 在他的书中正是这样写的。

一开始的确是这样的,毕业于普林斯顿大学的他最初在华尔街做对冲基金,娶了个写小说的太太,对阅读充满热情,至少表现出来是这样,还雇佣了作者和编辑选择图书。他最爱的管理书中包括了沃尔玛管理层的传记和分析,并因其中“每日低价”的策略以及从供应商中攫取任何一点可能的利润的做法而深受触动。到了 2004 年,成长为更有力的竞争者的亚马逊开始和出版商签订越来越有利于自己的条款。如果出版商不对这些条款让步,它就修改算法让它卖的书减少出现的概率,不出一个月这些人就得又重新回到谈判桌前。那些曾经的作者和编辑也被算法工具 Amabot 替代了——图书更多基于消费者的购买记录而非编辑的推荐。

正是过去十几年这种极速扩张,一个问题被重新抛出,那些充分竞争和所谓的反垄断法,能多大程度上保护这些作家和出版商? 

如果你看了 Brad Stone 的这本书,中间采访了大量亚马逊高管,你可能会觉得亚马逊会就此收缩,改善一下和书商的关系。但事实上完全不是这样。今年春天,它又发布了和出版商关于提成的新条款,对不接受这一条款的法国出版商 Hachette Books 进行了移除预售链接的惩罚。

Stone 在书中也提出,“反垄断组织会来调查亚马逊么?或许会的,但亚马逊已经成为了这一法案的有力的风向标”。一个重要的事实是,过去几十年随着自由市场学说的流行,反垄断法案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法官和立法者更看重亚马逊给顾客带来的低价,而非商品的生产者从中蒙受的损失。

反垄断法也更倾向于对强势话语权的人有利。和经历过大萧条的罗斯福总统不同——当时他曾就 A&P (跨大西洋和太平洋)公司对一些小城镇的便利店带来的损害进行反垄断调查,如此大公司可以在华盛顿集聚广泛的说客公司,来维系对自己有力的条款,而那些竞争力更弱的书店、便利店在政治的话语权上大大减弱。

Coll 认为,事实上没有任何证据证明,高昂的书价抑制了人们的阅读热情。但信息价值的崩溃却在一瞬间发生了,一切都是免费而廉价的。“亚马逊的时代”就是在这种背景下产生的。

Steve Coll 最后给他的定义是,“远见者、创新者、破坏者”。

这个可能比世界上任何一个人对阅读的未来产生影响的人,去年收购了《华盛顿邮报》。即便他公开声称在意“新闻和出版”这类公共产品的价值。人们也无法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