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个为男人们设计的玩具,Kikkerland有点古怪,有点神经_设计_好奇心日报

张云亭2014-05-05 22:42:06

每当一位设计师有了古怪的点子,他们就会找到Kikkerland。英国设计师Chris Collicott原本只是Kikkerland在制作玩具原型时的合作者,他曾在伦敦、好莱坞有过丰富的模型经验。当他看完一部关于英女王的电影后,他对Jay说,他决定做一个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玩具。只要把它放在阳光下,就会看见女王摇手,与这位女王在现实中的姿势相似,却看起来带着些许滑稽。

Jay Lee在笔记本上先是画了一个正方形,然后加了4只脚,两只手高举,头是一个发条,几秒钟内,他完成了一个机器人的创作,然后抬起头对我说,“我们的Wind Up就长成这样的。”

在此之前,我已经拥有一款Wind Up,它是一个朋友送我的礼物。当我把它上紧发条,它就会像一只抽风的神经病一样在桌子上旋转。

我告诉他,“它太古怪了!”

Jay笑着说:“的确如此,我们所有的产品都是这样。”他是美国礼品玩具公司Kikkerland的全球设计总监,韩裔,长得比亚洲人更高大壮实,来到北京是为了参加与北京设计周合作的“2014中国设计挑战赛”。而他在纸上画下的这个机器人,是这家公司自诞生之日起至今,最畅销的一款产品。迄今,整个系列已经拥有了23款产品。

这个玩具奠定了这家公司“怪玩具(Cult Toy)”的风格。此后,他们与约33位设计师合作,每位设计师所设计的产品都古灵精怪。“我们所有的设计产品都应该是有故事的,这故事需要触动情感。它是有功能的,但绝非仅仅只拥有功能。”Jay说道。

AWIKA Wind Up

事实上,创始故事就是由这个发条机器人开始的。创始人之一Jan van der Lande是荷兰人,一开始,他从荷兰进口设计玩具贩卖到纽约,那时,Jan van der Lande骑着他的自行车在纽约的大街小巷穿梭送货,那是1992年,他在纽约上西区租了一个地下室作为仓库,自己则住在一艘船屋上。他将这样的荷兰式生活方式维持至今。

Jan曾经在SoHo区的91画廊工作,这是一个专门售卖设计作品的画廊,他因此认识了许多的设计师。他也从荷兰寻找那些刚毕业的年轻设计师们,比如 Hella Jongerius和Richard Hutten,这两位设计师的作品都是通过Kikkerland介绍到了美国。1990年代初期,许多设计师都只能通过设计品商店和博物馆商店来小量贩售自己的作品。其中一个商店名叫 Mxyplyzyk,位于曼哈顿的西村,是Kikkerland的长期客户,也是这家公司重要的资源来源。商店老板 Kevin Brynan介绍Jan认识了许多的设计师,他后来也加入了Kikkerland。正是他介绍Jan认识了 Chico Bicalho,这位设计师从唐人街买来了一个发条玩具,自己改装成了一只机器人。Jan迅速决定与他合作设计生产这款玩具,并在中国找到了一家老玩具厂商来制作生产。Wind up成为了这家公司自己设计制作的第一款玩具。

2006年,Jan认识了自己的邻居Jay,并雇佣他成为了Kikkerland第一位全职设计师。现在Jay带领公司6名全职设计师,他们更多的工作是负责产品开发和制作,挑选设计师并与他们合作。出色的合作者如David Dear,他毕业于罗德岛设计学院,是一个年轻的设计师。有一天,他有了这样一个想法,要做一个“彩虹制造机”,于是,他就这样去做了。而这个放在阳光下就会收集太阳能,让水晶在墙上反射出彩色光芒的小玩具,迄今仍然是Kikkerland销量榜第一。

每当一位设计师有了古怪的点子,他们就会找到Kikkerland。英国设计师Chris Collicott原本只是Kikkerland在制作玩具原型时的合作者,他曾在伦敦、好莱坞有过丰富的模型经验。当他看完一部关于英女王的电影后,他对Jay说,他决定做一个伊丽莎白二世女王玩具。只要把它放在阳光下,就会看见女王摇手,与这位女王在现实中的姿势相似,却看起来带着些许滑稽。“没错,我们的玩具就是要让人们开心的。”Jay说。“不管哪个设计师来,我们都会跟他说,我们希望做不一样的。我们没有形式,设计可以改变和死去,但我们不会。因为我们没有规则,做任何我们爱做的,只要它看起来是让人开心的。”

Zecar 飞轮车

他的说法并不完全准确。最起码,他们热爱使用塑料和金属材质,尤其是塑料,究其原因,在于这种材质更好开发。“它看起来很’Rock n Roll’,可以有许多形式和色彩,而且它是有趣的。况且,我们的产品不贵,因此塑料是一个很好的选择。”Jay说。他正在考虑多增加木头制产品,但因为木材相对塑料更昂贵,他在开发过程中尤为谨慎。

采取这样的产品设计策略,也是因为它的设计大多都是与独立设计师或设计公司合作完成,合作的设计师中,很难有长期为Kikkerland服务的设计师,它看起来使得产品不得不依赖寻找大量的新手来完成。Jan曾对著名设计网站Core77的记者坦言:“纽约是一个人来人往的城市,很难让一个工业设计师长期坚持留在这里。许多设计师最后都选择去为更大的公司工作。”而这件事的另一好处在于,其自由的合作方式,为他们带来了丰富的创意。

这是一家典型的全球化礼品制作公司,它一度在中国拥有超过50家制造工厂,现在主要集中在其中一家;它每6个月就设计生产出150款的新产品,几乎每天都有新品问世。它在全球800家店铺售卖,其中大部分都是买手店铺、设计品商店,以及博物馆和美术馆商店,比如纽约当代艺术中心的设计品商店、BEAMS,真正属于自己直营的店铺只有一家,位于纽约第六大道。

它也和大百货公司Target、Bed Bath&Beyond合作,这些百货公司在激烈的竞争中太需要不一样的产品品牌来表现他们的品位和个性,Kikkerland的怪异风格正符合他们的需要,而且价格低廉。这家公司的产品都维持在几块到几十美金之间,没有更贵的了。在唯一售卖它的中国商店尤伦斯设计商店中,所有产品的均价都在100多块人民币左右。每年,它有10亿美金的销售额,其中,美国本土占了一半。其他则集中在北美其他地区和欧洲,10%的销售额在亚洲和拉美。

“但我们绝对不会去沃尔玛。”Jay摇摇头。他在本子上画了一座金字塔,他认为,金字塔顶端是像纽约当代艺术中心的设计品商店这样的客户,他们销量少,但可以吸引全球买手的关注。逐渐往下,是买手店、精品店,以及百货公司,销量相应会越来越大,但品牌效应会越来越低。“当每个人都拥有的时候,产品就会死掉。”Jay在金字塔下面画了一个倒影,用以象征死掉的产品。

古怪风格是这家公司特立独行于玩具市场的原因。迪斯尼、芭比都还是给小孩子玩的玩具,因此,他们有固定的角色、人物形象和规则。如果要对比,也许丹麦玩具公司乐高覆盖了部分成人消费者,但它仍然是传统玩具风格,没人认为玩乐高玩具就精确地代表了某一类人。而Kikkerland的受众则更多是成年人甚至男性消费者,他们某种程度上都有些nerd和稀奇古怪的气质,不妨想象一下美剧《生活大爆炸》里的Sheldon Cooper,他看起来就是Kikkerland的典型用户。

除了玩具外,Kikkerland也开发了一系列生活用品和厨具,比如长得像木头的枕头,长的像Jay自己的人形书签,以及奇怪形状的usb接口。与之同样受欢迎的是英国生活用品设计品牌Suck UK,也走了类似风格。这家公司由设计双人组Sam and Jude组成,以创意生活家具为主,设计出了泰迪熊身子的台灯,绿色阿拉丁神灯精灵的瓶塞等精彩产品,在日本和英国尤为受欢迎。

但要获得中国市场的欢迎,也许还需要一段时间。与北京设计周合作的“2014中国设计挑战赛”是这家公司了解中国设计和本土市场需求的第一步,在这场比赛中,优胜者的作品将被挑选出来由Kikkerland生产,并在今年的北京设计周上销售。此前,他们在韩国和墨西哥举办了类似的赛事,也生产了一些产品,借此,他们希望让当地人了解自己的品牌和产品。这种营销方式在Jay的家乡韩国已经获得了一些成效,通过这次设计竞赛,他认识了一些本土的设计师,“当你进入设计师圈子,你的品牌就会慢慢传开来。”他说道。

毋需担心的是,互联网正在帮助它发掘这个市场。像Fancy、Quirky这样的网站正在聚拢这样一批创意产品的消费者,而Kickstarter这样的众筹网站则发掘了许多有创意的设计师和设计公司。购买这些产品的中国新兴创意阶层更愿意在家里放一个神经质的机器人,而不是一个迪斯尼玩偶。

“我们最大的担忧仍然是本土化,”Jay对我说。“在欧洲,人们看见‘女王’就能会心一笑,但在中国,他们认为这只是一个外国老奶奶。老实说,在世界设计领域里,我们根本不知道中国设计。当然,也许有一天,中国设计会成长到一个爆发期。但现在的中国设计和市场关系很少。” 

此外,中国本土市场也和国外市场不同。“购买Kikkerland的中国消费者大部分都是儿童,他们的父母买这些产品是为了启发孩子的想象力。但在国外,Kikkerland的受众年龄群更广一些。”尤伦斯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说。

“我们想通过那些年轻的设计师来了解中国设计。人们也想知道中国设计是什么,中国的设计公司是怎样,年轻设计师是怎样的。”Jay说。他对于Kikkerland在中国的成长抱有希望。

调皮开瓶器

匹诺曹转笔刀

骷髅头螺旋开瓶器

彩虹制造机

太阳能摇手英女皇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