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本位_设计词典_好奇心日报

李如一2014-06-25 19:36:36

数字原住民(Digital Native)是马克·普兰斯基(Marc Prensky)在 2001 年提出的概念。普兰斯基认为,伴随着数字技术和新媒体长大的一代,和数字技术普及之前的一代人,分别属于数字王国的原住民和新移民。新移民的思维方式与习惯都和原住民大相径庭,而且和真实世界的新移民一样,数字王国的新移民也会有「口音」。当你的领导非要把 PDF 文件打印出来才能读时,他作为数字新移民的口音就露出来了。

从设计的角度说,我们可以大略将「以屏幕为设计对象」的设计师视为数字原住民(UI、软件交互、网页设计),把「以印刷品为设计对象」的设计师视为新移民(平面设计)。当数字王国的新移民用他们那不标准的口音开始做设计时,原住民们开始抗议(「平面设计师就是做不了 UI!」),于是就出现了「数字本位」这样一种立场和态度。当我们争论「拟物」和「扁平」时,当我们探讨「纸媒」和「新媒体」的优劣时,我们实际上讨论的是原住民和新移民之间的矛盾。

数字本位是设计师长期浸淫数字环境后形成的一系列美学偏好、趣味以及价值观。这种浸淫有时源自代际——1995 年以后出生的人,基本就不记得数字媒介高度发达之前的世界了——但有时也是自主选择的结果。一个生于 1970 年代、从小喜欢玩电脑的人,也完全可以充分领会并认同数字本位美学。

我们很难一个不落地陈列出数字本位设计的全部特征,原因之一在于它并不是一个「纯净」的概念;UI 和软件交互设计不可能也没必要完全忽视三次元世界的设计规则。正如真实世界中的原住民与新移民会不断冲突、和解、交融,并互相丰富对方一样,面向屏幕的设计和面向印刷品的设计也在不断相互取经。而正如移居别国的人很难把两种语言都学到同样精熟,大部分设计师也无法完全甩掉他的设计口音。

这就是为什么经常有人批评平面设计师做的网页设计「感觉不对」,也是为什么目前绝大多数的经典 UI 和软件交互设计都出自最典型的数字世界原住民——极客——之手。外语学习者经常搞不懂,为什么某个句子在以那种语言为第一语言的人读来有明显的语感问题,而自己却想破了脑袋。对于设计师而言,这种通过「浸淫」带来的身体性感知能力,和理性分析客户需求的能力同样重要。要掌握数字本位设计的秘诀,第一件事就是拥抱电脑和数码产品。只有像痴迷装订方法和印刷工艺那样去痴迷软件操作和极客们的玩具,你才有可能真正地融入数字王国。

(作者在其主持的科技播客节目「IT 公论」第七十八期谈论了数字本位的话题,欢迎点此收听。中国国内听众点这里收听速度更快。)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