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语_娱乐_好奇心日报

陆云霏2014-06-19 17:00:00

在等待《权力的游戏》第五季的漫长的一年中,我们来学习一下“一路开着外挂”的龙之母所说的多斯拉克语怎么样?它的创造者 David Peterson 会跟你认真谈谈创造语言这件事,而且,这个世界上已经有很多种自创的语言了。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终于在“凡人皆有一死”的惊心动魄中结束了,对于还没来得及观赏最后一集的观众,我决定好心地绝不向你剧透泰温·兰尼斯特被小恶魔亲手杀死在了厕所里!噢,对不起,这件事太大快人心了,我实在忍不住。

恶有恶报虽然畅快,但是第五季到来之前,又是漫长的一年。有这么长的时间,学习一下多斯拉克( Dothraki )语怎么样?最近 A.V CLUB 对《权力的游戏》里各种异族语言的创造者 David Peterson 进行了访问。让我们来看看关于创造语言,他“老人家”(其实他只有33岁)怎么说。

“《权力的游戏》是我为之工作的第一部剧集”

在为《权力的游戏》系统编写多斯拉克语之前, David Peterson 在创造语言这件事情上已经花了十多年的时间了。当初制片方为了让剧集更完美而向“语言创造协会”( Language Creation Society )会员设立了一场竞赛,希望把 George R.R. Martin 在原著中写下的零碎的多斯拉克语拓展成拥有相当词汇量和语法的完整的语言体系。David Peterson 在两轮比赛中均告胜出——第一轮是会员评审,第二轮是电视制片方评审。这改变了他的职业道路。

当时,David Peterson 用了两个月的时间为多斯拉克语创造了1700多个词汇,完成了90%的语法,一共300多页的材料。

“我所做的,是是一门语言,而不是像一门语言”

为了让多斯拉克语真实可信,David Peterson 不仅为它创造了词汇、语法,甚至历史背景,更要紧的是创造了韵律。

当我们用电脑程式阅读一段文字的时候,我们听到的是一个个蹦出来的单词,完全没有人类说话时的韵律,但任何一种真实语言都有自己独特的音律。

因此,在纸上功夫之余,David Peterson 还自己录制剧集里的所有对白,教《权力的游戏》里的演员们“说得像真的一样”。

“语言之所以存在,在于说,在于写,在于思考”

语言不是一种物质,它之所以存在是因为它被使用——不论是用来说、写,还是思考。如果哪天说英语的人从这个星球上消失了,英语也就死了,虽然它可能还存在于书本里,人们也能尝试去复原它,但是最具精神内涵的东西已经彻底消失了。

在《权力的游戏》剧集里有很多使用多斯拉克语对话的场景,这就是这门语言能真正存在的关键。

“演员们把学习新语言当做一件严肃的事,这让我尊敬”

《权力的游戏》和 David 正在为之服务的剧集《抗争》( Defiance )里的演员都把学习他创造的语言当做一件严肃的事情,这让他感到惊讶。

在第一季中扮演 Khal Drogo (多斯拉克部落首领)的演员 Jason Momoa 对多斯拉克语的演绎就让 David  觉得,他就是 Khal Drogo 本人。不过很可惜,这个角色在第一季中就被 Martin 写死了。

 Khal Drogo 的独白,整整 2 分半钟的纯多斯拉克语演出

“怪异的是,我总是在他们的角色死去后才和他们交谈”

David Peterson 从未去过《权力的游戏》的片场,关于语言的训练几乎都是通过通讯工具完成的。不过当他们的角色在剧中死去后,David 倒总会跟他们见面聊上几句。

“ Jacob Anderson 说的低等瓦雷利亚( Low Valyrian )语最让我惊艳”

Jacob Anderson 扮演的灰虫子( Grey Worm )是一名向 Daenerys Targaryen (就是那个一路开着外挂的龙之母)宣誓效忠的无垢者。他是 Daenerys 的无垢者军团指挥官,也是她最相信的手下之一。 

David Peterson 表示,Jacob 的低等瓦雷利亚语说得比他自己还要好,好到“难以置信”。

并且,是的,Jacob 说的低等瓦雷利亚语是 David Peterson 为《权力的游戏》创造的另一种语言。

“‘旷世之战’是多斯拉克语运用到最顶峰的一集”

《权力的游戏》第四季的第八集魔山和红毒蛇的“旷世之战”无疑是整季的最高潮,这集中完全使用多斯拉克语对话的场景令人叹为观止。

而扮演灰虫子( Grey Worm )的 Jacob Anderson 令人惊叹的表演让 David 甚至想要为他单独写一个故事。

“为维斯特洛(Westeros)大陆创造一门通用语,这太难了”

维斯特洛( Westeros )大陆是《冰与火之歌》中的四块已知大陆中的一块,也是故事中绝大多数情节的发生地。既然有诸如多斯拉克语和瓦雷利亚语这些异族语言,维斯特洛是不是也应该有自己的世界通用语呢?

David Peterson 认为,当然可以有,而且在小说的层面上是可以实现的,但是对于剧集来说,这不太现实,观众不大可能为了这部剧集而去学习一门新的语言,即使有字幕翻译,在里面不断提示“下面这段话是用多斯拉克语说的,下面这段话使用瓦雷利亚语说的”也实在是太傻了。

所以,我们还是默认英语就是维斯特洛的通用语言吧。

“我最喜欢的一个词是 Daenerys Targaryen 在高等瓦雷利亚语里的姓氏 Jelmāzma ”

Jelmāzma ——源自于代表风的单词,Jelmio ,寓意 Daenerys 在风暴中诞生的单词——是 David 最喜欢的一个词汇。


“作为语言创造者,我们的成长需要三个阶段”

David Peterson 在成为一个名符其实的语言创造者之前,经历了三个成长阶段。在第一个阶段,你创造了你的第一种语言,并且认为它是世界上最棒的,但总有一天你会意识到它不能更差了;第二阶段你会从其他的语言中不断学习并且开始创造一门急于真实世界里语言的新语言;而到了第三阶段你的所有创造就不在基于已有的语言,而是“我想要做什么?”以及“我想要它看起来像什么?”

关于《权力的游戏》里的独特语言你或许还想知道的几件事

1.  多斯拉克语是由俄语、土耳其语、爱沙尼亚语、伊努特语和斯瓦希里语等语言里所得的灵感来发展的,迄今为止已有三千多个词汇,最长的单词是 athastokhdeveshizaroon,意为“源自胡说”。 

2.  David Peterson 为《权力的游戏》创造了多斯拉克( Dothraki )语、高等瓦雷利亚语,低等瓦雷利亚语等成体系的语言,和异鬼( White Walkers )以及羊族女巫等使用的一些简单的语言。

3.  你可以在这个 多斯拉克语网站 里系统学习多斯拉克语,里面有英-多斯拉克词典和语法指南。这个网站是由德国萨尔州大学语言学研究生 Richard Littauer 运营的。 

世界上最著名的自创语言

1.  克林贡( Klingon )语

克林贡语是语言学家 Marc Okrand 为电影《星际旅行 III:石破天惊》创造的。此后,诞生了一个克林贡语言学院(注册的非营利组织),克林贡语的大富翁游戏,一本官方克林贡语字典,以及克林贡语版本的《哈姆雷特》。

克林贡语以嘶哑、刺耳的发音闻名,目前世界上大概有不到20人精通克林贡语。

2.  纳威( Na’vi )语

纳威语是美国南加州大学教授 Paul R. Frommer 为电影《阿凡达》中居住在潘多拉星球上蓝色巨人们创造的语言。

3.  精灵语( Primitive Elvish )

精灵语是《魔戒》的作者托尔金( Tolkien )为书中的精灵族人创造的语言。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