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公司爱成都,理由有 6 个_商业_好奇心日报

王清 陈思吟2014-06-17 07:35:26

从伊藤洋华堂到无印良品,日企似乎特别青睐这座位于中国西部的城市。仔细探究你就会发现,原来它们有这么多“在一起”的理由。

日本企业究竟有多爱在成都这座中国西部城市扎堆?

丰田把新厂建在成都,伊藤洋华堂全球单店利润最高的超市也在成都。年前,优衣库就在成都最繁华的春熙路上开了店,无印良品也刚刚宣布了它们即将在成都开设海外最大店铺的消息,日本的三井住友银行也打算在成都落户一家全资小额贷款公司。最新消息是,高岛屋百货对成都也很有兴趣。

“截至目前,世界 500 强企业中有 38 家日企进入了成都,而在成都直接投资的日企更是达到 397 家。”仲量联行成都分公司零售地产部总监谢凌告诉《好奇心日报》。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这些进驻成都的日本企业中,很多都遵循类似的扩张路径:它们通常选择上海或北京作为进入中国市场的第一站,接下来就越过腹地,直奔成都,而不是广州或其他东南沿海城市。

为什么偏偏是成都?我们试图总结出以下 个理由来解释成都对于日企的吸引力所在。

1.对于日企来说,成都早就不是什么充满风险的新市场

其实日企和成都的关联最早可以追溯到 21 年前。1993年,太平洋百货作为第一家外资百货入驻成都。它的母公司太平洋建设集团之后被远东Sogo收购,带着非常强烈的日资百货的风格。戴德梁行董事、成都公司总经理巫保民仍然记得当年太平洋百货入驻时成都人蜂拥前往体验的场景。“太平洋百货让成都人对于百货商场有了颠覆性的认知,” 巫保民对《好奇心日报》说,“它的营业额从开业起一直很高。”

太平洋百货也是日企“上海——成都”模式的鼻祖。在进入成都之前,它在中国大陆只有上海徐家汇一家门店。

如果说太平洋百货的入驻是对成都人的一次启蒙,那么3年后紧跟着进入成都市场的日本零售商伊藤洋华堂则让整个成都零售市场的成熟度都得到了提升。

和太平洋百货仍然把它们在中国的第一站放在上海不同,伊藤洋华堂直接把成都作为它中国版图的起点。直到 1998 年,它们才在北京成立了分公司。

一个在成都零售圈广为流传的故事是当年伊藤洋华堂为了确定在成都的店铺选址和产品品类等重要策略,进行了巨细靡遗的市场调研。

它们的调研人员经常会跑到成都的一些大型居民区去“捡垃圾”——翻看垃圾桶里究竟是零散的蔬菜果皮多,还是包装食品多。这被认为直接关系着当地的消费习惯,比如人们究竟是更喜欢从菜市场购买生鲜还是选择超市的加工食品。连扔掉的洗发水空瓶也不会被放过,他们会一一记录下各品牌出现的频率。“日本企业做事的严谨和细致程度在当时引起很多讨论。” 巫保民说。

此外,由于伊藤洋华堂在成都采取了本地化的采购策略,让成都整个供应商的专业化程度都得到提升。“在日本,伊藤洋华堂的海鲜产品特别出名,但到了成都,它们就转变了策略,在本地供应商处采购生鲜货品。因为中国内陆城市的消费者不习惯吃海鲜。这一做法现在几乎成为商学院的经典案例。”《知日》杂志主编苏静告诉《好奇心日报》。

2.虽然有点不可思议,但成都和日企就是气味相投

“我觉得成都人热爱生活的态度和日本企业服务上的细腻特质有种天然的契合。”巫保民说。

关于成都人民如何敢于消费已经不是什么新鲜的话题了。当年私家车刚刚开始在国内兴起的时候,成都已经满大街都是车了。虽然这其中大部分都是奥拓,但成都的汽车保有量在当时和全国相比绝对是全国前茅。戴德梁行曾经做过一个免税品购买力的调研,覆盖全国 10 几个主要城市,结果显示成都人购买免税品的数量在全国能排进前三。

既然成都人如此热衷于花钱买享受,那么以质量和服务著称的日企自然成为了猎奇的最佳目标。

1997 年,伊藤洋华堂春熙店开业的同时宣布每晚 点后所有生鲜和面包全部 折出售。这一方面能用低价吸引顾客,另一方面也向市场传递了超市内永远只出售新鲜食物的承诺。这在当时的成都被人文是史无前例的创举。直到现在,不少成都人对伊藤洋华堂的评价还是“东西很新鲜”。

而让谢凌印象最深的另外一个细节是,在伊藤洋华堂超市的卫生间里,每个隔间都贴着印有电话号码的纸条。一旦发生卷筒纸用完,或者需要点女性用品等紧急情况,人们可以拨打这个电话,商场员工会马上为你送来。“后来成都很多其他商场也开始模仿这一做法,”谢凌说,“伊藤洋华堂为成都的零售业树立了全新的服务标杆。”

对于优衣库、无印良品这样的服装品牌来说,它们选择成都的另外一个理由是这里的消费者在体型和审美上比一些北方城市更适合它的产品。目前在成都最受欢迎的服装品牌还是日韩系的,比如 Basic House、依恋以及优衣库等等。而 Zara 的女装由于正装和职业套装的比例过高,多少遭到了成都人民的嫌弃。“在成都,曾经大家都觉得穿西服的不是卖保险的就是房产中介。现在尽管对职业装的接受度有所提升,但总体这里还是一座休闲之都,大家比较偏爱休闲装。”巫保民说。

3.成都有着惊人的市场辐射能力

在日本企业看来,成都所代表的市场容量远不止统计数据上的 1400 万人口而已。它不仅能覆盖四川全省 8000 万人,同时也是整个中国西部的门户,吸引着西藏、云南、贵州等周边省份的消费者。另外,成都本身就是个旅游城市,并且它是游客前往西部地区旅游的中转站。如果这样计算的话,成都的战略意义丝毫不比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差。2013 年,成都生产总值同比增长 10.2% 至 9108.9 亿元,增速超过了全国平均水平,其中第三产业增加值占 GDP 比重提升至 50.2%。

“从商业角度来看,成都在国内绝对在所谓‘第一梯队’里,可以和一线城市比肩,甚至成都的某些商业业态可能会超过一线城市的量级,”戴德梁行董事、中国区商业地产部董事甄仕奇告诉《好奇心日报》,“它能吸纳整个西部地区的消费,因此成都的人均消费能力和一些品牌的单店销售额不见得比北京、上海低。”

这也是为什么你会看到各种机构的研究报告如今发明了包括“一线半”、“准一线”在内的各种词汇来描述成都超越行政区划的商业价值。

辐射能力的另外一个好处是这里拥有丰富的劳动力,尤其是对于从事服务和零售的日企来说,成都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伊藤洋华堂和太平洋百货在成都零售业的地位相当于“黄埔军校”。最早加入这两家日企的那批员工,现在不少都已经独当一面,有的自己在其他三四线城市经营超市,有的则在学习了伊藤洋华堂的选址技巧之后,成为了成都第一批商业地产方面的专业人才。

4.发达的物流和仓储

日本大地震之后,丰田、索尼、东芝等企业就开始考虑把自己的工厂转移到日本以外更加安全的地方。它们最终都选择了成都。

这当然要得益于西部大开发的政策,让成都成为了整个西部地区的交通枢纽,也从很早就开始规划整个供应链和物流体系。目前,成都拥有许多功能完备的物流和仓储中心,覆盖从高端到地段的物流品牌,在整个西南地区是最齐全的。另外成都还是全国第四大航空城市,每天的空港都非常繁忙,进出口非常发达。这一点十分有利于丰田、索尼、东芝这样将厂房设在成都的日本企业。

5.抱团效应

如今,伊藤洋华堂在成都共有 家超市和 家 2011 年开业的购物中心。可以说在 1990 年代,太平洋百货和伊藤洋华堂在成都取得的成就是吸引其他日本企业纷至沓来的重要原因,而且它们在成都做的所有准备工作也让整个成都的零售市场变得更加成熟。

甄仕奇回忆起自己打过交道的日本企业,印象深刻的一点就是它们的协作能力非常强。“日本是一个有着商会传统的国家,日本零售商做事擅长抱团,相互合作能力比较强。” 甄仕奇说。比如在成都的伊藤洋华堂内就有优衣库的门店。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这些已经进入成都的日本企业,它们的办公室大都在同一幢或者邻近的写字楼内。“伊藤洋华堂的办公室和伊势丹但就是一墙之隔,和优衣库也就是一街之隔,员工相互之间有交流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巫保民说。成都的第一家北海道日式料理店就开在这个日企办公室扎堆的地方。如今成都和上海一样,有不少正宗的高端日料店。谢凌和同事也会经常光顾,因为觉得环境好,适合朋友聊天。和日料的流行类似,在成都,韩式咖啡馆现在也遍布大街小巷。 

6.机会,更多机会

如今,想要在上海拿到核心商圈的物业,你需要付出的可不只是高昂的租金,还有漫长的等待。而在成都,情况总体上要好得多。不少业内人士猜测这很有可能正是无印良品将产品和业务最齐全的门店放在成都的原因。

“品牌在一线城市面对的竞争异常激烈,而且一线城市的进入成本太高,房租、人力及相关成本增加过快。保守估算大约也会比进入成都高 成以上。” 甄仕奇说。

而再成都,天府新城等新区还拥有较多的物业选择余地,和若干年前的上海浦东新区非常类似。另外,当地政府对于外资企业的优惠力度也非常大。

此外,从 2013 年起,成都的优质物业进入爆发期。从 2013 年的万象城、莱福士,到最近的国际金融中心。接下来的 10 月,太古里也即将在成都开业。根据戴德梁行的报告,预计 2014 年成都将有 24 万平方米体量的优质商场入市。这自然会吸引一些零售品牌跟随着进入成都。

“未来成都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比如电子商务的部分。另外不少日本品牌也还未进入,尤其是吸引年轻消费者的日本潮牌。日企未来在成都市场也会更加细分。”谢凌说。

事实上伊藤洋华堂已经在成都推出了电子商务的尝试,消费者可以在网上下单,享受送货上门的服务。这大概也是日本企业能在成都扎根的核心原因——它们的创新能力和服务意识让它们更能在消费者中获得口碑和粘性。

题图来自:goo.ne.jp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