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DC 2014: 给第三方开发者的情书_智能_好奇心日报

李如一2014-06-05 06:57:17

硬件是苹果的利润来源,也是普通人关注的重点。硬件发布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能买到下一代 iPhone──用户、水货商和送礼者都关心,软件发布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能下载到 beta 版的操作系统,那只是 geek 的领域。谁知,一场为程序员开的,花两个小时讲了一堆软件功能、开发工具、甚至编程语言的主题演讲,能够让专业人士和爱好者们同样兴奋。

廿一世纪已经过去了 14 年,我们的集体文化高潮依然来自工具制造,这着实有点奇异。

观看今年的 WWDC 主题演讲有点像听基思·杰瑞特(Keith Jarrett)的钢琴即兴独奏,克雷格·费德雷吉(Craig Federighi)就是那个独奏者(添姆·库克是报幕员)。更准确地说,像是把杰瑞特历年来最精彩的即兴段落拼接到了一起。高潮迭起在这里不是夸张的修辞,而是 100% 的事实。一位女性朋友看到一半甚至在 Twitter 上说:

「索性把扣子再解开一颗?」

这是一场与硬件完全无关的发布会。硬件是苹果的利润来源,也是普通人关注的重点。硬件发布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能买到下一代 iPhone──用户、水货商和送礼者都关心,软件发布会告诉我们什么时候能下载到 beta 版的操作系统,那只是 geek 的领域。谁知,一场为程序员开的,花两个小时讲了一堆软件功能、开发工具、甚至编程语言的主题演讲,能够让专业人士和爱好者们同样兴奋。

库克例行在演讲结束时强调「这些事只有苹果才能做到」。我们至少可以确定有一件事确实只有苹果才能做到:推出一种新的编程语言,让没有编程经验和兴趣的爱好者们欣快地奔走相告:我们也可以开始写 app 赚钱了。

* * *

让 WWDC 的主题限制在软件,可谓名正言顺:毕竟这是「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不过,苹果在 WWDC 上发布重量级硬件也是常事:2010 年发布了 iPhone 4,2012 年发布了带视网膜屏幕的 MacBook Pro,2013 年发布了新的 Mac Pro。回想起来,虽然上述三款硬件产品都在各自的领域有重大突破,但人们对于今年的 iOS 8、OS X Yosemite 以及 Swift 编程语言的兴奋程度甚至超越了那些光鲜亮丽的工业设计品。

朋友打趣说要拉黑所有抱怨苹果这次没有推出新硬件产品的媒体,虽是玩笑,但也戳中了核心:如果你看不出这些软件特性的重要意义,那么你的观点恐怕也不必看了。在我看来,这是自 2007 年第一代 iPhone 发布以来最精彩、很可能也是最重要的一场苹果发布会。乔布斯在 2007 年说 iPhone 的技术领先业界五年,而 WWDC 2014 发布的这些技术也为苹果在未来五到十年铺好了路。

精彩首先来自意外。之前不论苹果如何保密,总归有小道消息流出。在 iPad 发布会之前我们已经知道会发布 iPad,在新 Mac Pro 发布会之前我们已经知道会有工业设计焕然一新的 Mac Pro。虽然人人都说库克治下的苹果对媒体更加开放,这回我们还是看到了大量意料之外的东西:我们知道会有 Healthbook,但不知道它其实叫 Health,长得样子也和之前流出的截图不同;我们知道苹果需要为 Objective-C 寻找继任者(如果你有听 IT 公论的话),但没想到 Swift 会这样毫无征兆地发布;最关键的是,我们谁也没有猜到苹果会将 iOS 开放到这种程度。

对第三方开发者而言,开放性是 iOS 8 最大的变化。输入法开放了,iCloud Drive 把苹果一直试图在 iOS 上隐藏起来的文件系统开放了(也终于把乔布斯当年对 Dropbox 创始人说的那句「Dropbox 只是系统中的一个功能,不是一个独立的产品」做成了现实),Touch ID API 把苹果的指纹识别技术开放了,PhotoKit 把苹果自带的图片软件向第三方图片 / 相机软件开发者开放了,系统全局的分享功能开放给了 Twitter、Facebook、新浪微博少数几家巨头以外的开发者……所有这些新功能无异于给第三方开发者注入了兴奋剂。在他们被 App Store 的不透明审核规则与任性限制搞得怨声载道的今天,这些功能背后的象征意义比它们本身更加重要。

开放首先是苹果渐进演化的结果。

人们总是期待苹果推出石破天惊、「(再一次)改变世界」的产品,忘记了渐进改革的柔性威力,也忘记了苹果的第一代产品几乎总是带有明显的缺陷:第一代 iPod 太贵、第一代 MacBook Air 太慢、第一代 iPhone 没有 3G、第一代 iOS 没有 App Store 没有拷贝粘贴……至于 2001 年的第一代 Mac OS X,不但慢到几乎无法使用,其彻头彻尾的变化也令大量老 Mac OS Classic 用户不适。但苹果总是有足够的耐心年复一年地对这些产品进行渐进式改良,在用户不知不觉间让它们完成蜕变。这个道理和任何练习都是一样:稳定而规律地小步前行,效果远胜于大跃进。

不知有多少人记得七年前的第一代 iPhone 是没有 App Store 的。2007 年,第三方开发者吵着要给 iPhone 写软件(还有一些直接越狱开写)。而自从 2008 年 App Store 上线之后,第三方开发者的抱怨就没有停过。为什么不能后台刷新数据?为什么软件之间无法互相通讯?为什么苹果不让我们写第三方输入法?慢慢地,我们发现这些要求都成了现实。苹果从来都有自己明确的路线图,大部分情况下不会在意科技评论员的说法或是竞争对手的动作。底层架构没准备好,硬件还不够快,电池续航力还不够高,这些都可以成为「不做某个功能」的理由。但现在不做不等于未来不做。在今年的 WWDC 上,我们看到了那个未来。

开放同时也是苹果管理层变化的结果。

在乔布斯治下,掌管 iOS 开发的是斯科特·福斯托(Scott Forstall)。从公开的资料(包括演讲视频、以及同事对他的评价)看来,福斯托是技术天才。工作勤勉,抗压能力极强,但缺乏个人魅力,且极度仰视乔布斯。他是 NeXT 时代的老兵,一路追随乔布斯,升任高级副总裁后全盘掌控 iOS 系统的开发,直到因为苹果地图事件被解除了职位。在那个时代,乔布斯的意志得以通过福斯托充分注入 iOS。

库克出任 CEO 后重整管理层架构。2012 年,原本仅仅负责 Mac 软件的副总裁费德雷吉升为高级副总裁,并接管了 iOS 软件部门。Mac 与 iOS 的软件开发归于一人治理,无疑是两套系统将要深度整合的信号。费德雷吉同样是 NeXT 老兵,但 NeXT 解散后一直在一家名叫 Ariba 的公司任首席技术官,直到 2009 年才回到苹果。可以想见,乔布斯那种恨不得把所有产品都当嵌入式设备做的思路,并没有对费德雷吉产生多大影响。他明白第三方开发者社群对于苹果的价值,不论 Android 的市场份额如何蚕食移动设备市场,他要保证全世界最好的开发者在未来十年仍然把 iOS 和 OS X 当作第一平台。

费德雷吉在 WWDC 2014 上的演讲令人惊艳。据 Twitterrific 的开发者克雷格·霍肯贝瑞(Craig Hockenberry)回忆,两年前的费德雷吉站在演讲台上时双手不住发抖。但你能指望什么?费德雷吉读的是电机工程与电脑科学,毕业后做了几十年技术工作。即便如此,他第一次上台就辐射出了苹果其他高阶管理人员不具备的某种魅惑力。

而今年的费德雷吉可谓脱胎换骨。他的演讲仍然没有乔布斯那种悉心安排的戏剧张力,只是平铺直叙地将新功能一一演示。但对于看惯了乔布斯的 asexual 黑色高领外衣和库克的纯黑衬衣的观众而言,标志性地解开衬衣头两颗扣子的费德雷吉传递着完全不同的情感体验。过去两年他一定没少参加演讲培训──手不抖了,也学会了尽量将按遥控器的动作融入到演讲的身体动作当中──所幸,这些培训并没有磨灭他的魅惑力与 earnestness。

是的,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Earnestness 是什么?是那种创造了好东西迫不及待要展示给大家看的心情。乔布斯是沉着而 earnest 的,费德雷吉是激越而 earnest 的。事实上,2007 年的一代 iPhone 之于乔布斯,正如 2014 年的 iOS 8 和 OS X Yosemite 之于费德雷吉,都是一个憋了很久的大招。

平心而论,尽管第三方开发者对苹果的 App Store 政策有诸多不满,但 iOS 7 无疑仍是最优秀的移动开发平台,在今天也依然是开发者的首选。手机游戏为 App Store 带来大量收入,而 Monument Valley 和 Threes 这样的精品游戏更是体现了优质平台的独特价值。就连批评 App Store 最用力的马可·阿蒙(Marco Arment),不也正在开发新的 iPhone 播客客户端吗?但苹果通过 WWDC 2014 向开发者们传递的信号是:我们有在听,我们有在改进。要做的事情太多,有时我们会比较慢,但我们依然 hungry,依然 foolish。

所以我们看到苹果终于把收购来的 TestFlight 整合到了开发者后台,让开发者得以更加方便地在正式发布前测试软件,看到开发者后台即将提供更加完善的统计工具,看到 App Store 里终于有了「App 合集」(App Bundle),可以为多个软件提供打包购买折扣。这些都是开发者们多年来在博客、Twitter 和播客里反复抱怨的痛点。

至于坊间乐道的「抄哭第三方开发者」,则基本不是问题。这不是苹果第一次挪用或借鉴第三方的设计或功能,但要举出一个真正被「官方」逼死的「同人」还真有点难度。iOS 的通知中心借鉴了 Android,Safari 的 Reading List = 山寨版 Instapaper?iCloud Keychain = 山寨版 1Password?当年 Reading List 发布的时候,台下的 Instapaper 开发者马可·阿蒙在 Twitter 上发了一条「Shit」,至今为止 Instapaper 还活得好好的(虽然已经转让给 Betaworks 公司),1Password 也完全看不出要哭的迹象。如第三方日历软件 Fantastical 的开发者迈可·西蒙斯(Michael Simmons)所说,被苹果抄袭往往并不是坏事,相反,苹果的庞大用户量可以增加这个软件的「认知份额」,亦即所谓「培育市场」。原本不知道什么是「稍后再读」类软件的人,或许会通过 Readling List 了解到 Instapaper。

今年的「抄哭」案例之一是 OS X Yosemite 上的全新 Spotlight。在 Mac 上,启动器 / 桌面搜索器类软件的始祖是 LaunchBar。2005 年,苹果推出了 Spotlight,但多年来并未悉心经营。随后,Quicksilver 与 Alfred 等后起之秀在专家用户圈内获得了较高口碑与市场份额。今年 Spotlight 大升级,搜索结果延伸至谷歌与维基百科,且均可在新 Spotlight 那个位于屏幕中央的窗口里以富媒体格式实时预览。这是否意味着 LaunchBar, Quicksilver 和 Alfred 没人买了?从过去的历史看,苹果自家的 Calendar 虽然也在不断渐进改善,但 Fantastical 仍然可以爬到美国 App Store 付费总榜第一位。「用苹果自带软件就好」的人,原本也不是会经常买第三方软件的顾客。

当然不能不提的是 Swift。iOS 和 Mac 上的御用语言 Objective-C 可以追溯至 NeXT 时代,换言之,它已经有超过二十年的历史。Swift 作为苹果发明的编程语言,也继承了苹果产品的传统:第一个版本的 Swift 简单而初级,面对大型软件开发项目有显而易见的缺陷。这也令部分程序员将它视为「玩具语言」。但正如苹果对 OS X、iOS 以及各个硬件产品的渐进改良一样,只要有足够多的程序员去用 Swift,所有的缺点和限制都可以慢慢去除。若 Swift 相对较低的门槛加上持续健康发展的第三方开发者社群能够继续吸引优秀而 earnest 的程序员,苹果将在未来的至少五年里继续锁定高端市场,并让我们看到更多精彩的、聪明的、与感人的创造。

这,想必就是 WWDC 2014 的口号「Write the code. Change the world.」的真义。

李如一,《好奇心日报》特约作者,字节社与 IT 公论创始人。

喜欢这篇文章?去 App 商店搜 好奇心日报 ,每天看点不一样的。